[海外故事] 遇上麻烦的男人"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遇上麻烦的男人

[海外故事] 遇上麻烦的男人

时间:2011-08-19 来源:admin 点击:

  一家酒店二十六楼的窗台上站着一个男人,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爬上去的。窗台很窄,只有大概十八英寸宽,窗台位于两扇窗户之间,无论从哪个窗户伸手过去,都够不着那个男人。此时,男人背靠墙,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衫,领子翻了起来,看上去像是一个等待处绝的犯人。楼下的人行道上逐渐聚集起人群,渐渐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堵塞了街道,交警拼命疏散人群。二十六楼窗台上的男人淡漠地看着下面的这一切,似乎毫无兴趣。

  这时,酒店大楼里的人也发现了这个危险情况,不断有人从窗台边上的窗户里探出头来。最先出现的是一个侍者,他低沉着声音问男人,男人看了侍者一眼,显得不耐烦,说:“走开点。”过了一会,酒店经理助理的脑袋从那扇窗户里伸了出来,助理哀求地说:“我求你,别这样。”男人挥挥手,让他走开。经理助理嘟嚷了一句:“十足的傻瓜。”把头缩了进去。

  最后酒店经理出现了,那是一张胖乎乎的红脸,他审视了男人老半天,才发问道:“你待在那儿干什么?”

  这次男人答道:“我要跳下去。”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卡尔‘亚当斯。我在这儿干什么和你无关。”

  经理挤在窗台边,脸显得更红了,他劝说道:“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好好想想吧,伙计。”

  男人坚定地答道:“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你走吧,让我自个儿先待着。”

  接下来,窗户上不停地有脑袋探进探出,他们都口气婉转地跟男人说话,叫他亚当斯先生,那些人自报家门,有的是医生,有的是酒店管理人员,还有一个是神父。

  那位神父轻声地问:“为什么不进来好好谈谈呢?”

  亚当斯说:“没什么好谈的。”

  “那要不要我牵着你的手进来?”

  亚当斯答道:“不管你还是别人爬出窗子,我就跳下去。”

  “那你能不能把你的麻烦事跟我们说说?也许我们能帮你。”

  “你们帮不了,走开!”

  接下来一段时间,窗户上没有再出现谁的脑袋。后来探出一个警察的头,他望了亚当斯好一阵子,然后用嘲讽的口气说:“嗨,小子!我说下面的交通怎么堵塞了呢!我正在指挥交通,他们把我叫了上来,说是这里有个家伙威胁要跳下去。你不是真的想跳下去吧?”

  亚当斯抬头望着警察,审视着他的脸,答道:“是的,我要跳下去。”

  警察问:“为什么要那样做?”

  亚当斯苦笑地说:“我这人生来就喜欢做点不同凡响的事。”

  警察从口袋抖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把烟吐出窗外,感叹道:“你小子病得不轻呀。有家吗?”

  亚当斯悲哀地摇摇头:“没有。”

  其实就在不久之前,亚当斯还有一个家。就在昨天,他早离开家去上班,妻子凯伦站在门口对他说再见,但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他吻别,他们的婚姻已经很久没有亲吻了。亚当斯知道,妻子爱上了别人,那人叫史蒂夫,亚当斯有一次甚至看到他们在一家餐厅约会,但他没有说破,他仍然爱着妻子,他决心等妻子回头。但这天晚上六点钟,亚当斯回到家时,妻子凯伦已经不在了,桌上面有一只空荡荡的安眠药子,凯伦直挺挺地躺在沙发上,身边留下一张字条。

  字条写得很整洁,仿佛经过深思熟虑,上面说,史蒂夫告诉她,即使她离婚,他们也不能结婚,他只是玩玩而已。史蒂夫骗了她,抛弃了她……

  那天夜里亚当斯走出了家门,就这么顺着大街一直往前走,他自己也不知道想去哪里,想干什么。他这样一直走到半夜,走到天亮……最后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一个决定,于是他走到城市的这端,在这家酒店登记住宿,要了一间最顶层的房间。接着,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现在的事。

  这时,洒店楼下的大街上黑压压一片,挤满了好奇的观望者,刚才那警察正努力把人群往后赶,在亚当斯要往下跳的正下方清出一片空地。亚当斯看见消防队员支起了救生气垫,但他知道那是无济于事的,气垫救不了一个从二十六楼跳下去的人。想救他的那些人无论如何都够不着他,消防梯够不到这么高,头顶的屋檐也挡住了任何想救他的企图。

  亚当斯冷冷地看着下面的人群,他们似乎都在等待着:他还听见窗户里人们吵吵嚷嚷的,想找出什么方法吸引他的注意力,他甚至听见他们歇斯底里地给自杀求救中心打电话。

  窗户上又出现了一张脸,是那位神父,神父愁容满面地问:“我们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亚当斯答道:“你这是在浪费时间,神父。我想一个待儿会儿,好好想想。”

  神父的脑袋消失了,又只剩下亚当斯一个人。他看着下面的人群,心想,他们会采取一些什么复杂的方式来救他呢?绳索、梯子、气垫、软椅?他们会非常非常小心,因为谁也不知道他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终于,那警察又出现了,亚当斯知道他一定会出现的,因为他比别人更有义务来救他,所以还会再来试一次。

  警察坐在窗台边,显得很耐心:“你瞧,亚当斯,你帮了我一个忙啊。”

  “怎么说?”

  警察笑了起来:“你瞧,通常我得呆在下面指挥交通,可是现在因为你,我倒可以上来歇会儿了。下面那伙人都盼着你往下跳呢,都盼着你呢!”

  亚当斯看着他:“他们盼着我往下跳?”

  警察说:“那当然了,他们认定你会往下跳,都想亲眼看一看。你在这里什么也听不见,他们在下面都齐声喊着你跳,你不会让他们失望吧?”

  亚当斯往下看了看,说:“他们简直就像一群恶狼。”

  “说得对,为什么要丢弃自己的生命让别人高兴呢?”警察望着亚当斯的脸,感觉自己捕捉到了对方的一丝犹豫,“让那帮人见鬼去吧!”

  亚当斯似乎思考了片刻,终于说:“也许你说得对。”他欠了欠身子,后背稍稍离开了墙壁,可随后又靠了回去,双手捂住了眼睛。

  警察问:“你怎么了?”

  亚当斯眼里流露出求生的渴望,说:“我觉得有点晕,你最好伸手扶我一把,我一个人没法回去。”

  警察看了看下面的大街,对面的屋顶上出现了新闻摄影记者,照像机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警察可以肯定,这件事会成为早报的头号新闻,于是他对亚当斯点了点头,说:“你抓牢了,我马上过来。”

  下面的人群看见警察爬出窗户,站在窗台上,距离那个穿白衬衫的有麻烦的男人只有几步远,全都惊叫起来。他们看见警察慢慢伸出手。

  亚当斯也向警察伸出了手,说:“我知道你会上来的,所以我选了这个地方。”

  “你说什么?”警察一边问,一边努力在狭窄的窗台上保持着平衡。

  “其实我不叫亚当斯,史蒂夫先生,凯伦是我太太,你知道吗,她昨天晚上自杀了……”

  警察脸上立刻浮现出恐惧,他想往回抽身,但他的手被对方抓住了,随后他觉得自己忽然往前栽倒,一头栽向发出阵阵尖叫的人群。他最后意识到的就是,一只强装有力的手,像铁钳一样一直紧紧攥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