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 完美计划"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完美计划

[中篇故事] 完美计划

时间:2013-09-16 来源:admin 点击:

  1。我应该算庄主
  
  讲这个故事,要先说一个地方。那地方叫“饮马山庄”,以前是一个废旧庄园,现在基本上就只剩下这个地名了。陈嗣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后来,他事业有成,但妻子王丽红不想随他进城,就住在庄园遗址旁边的宅院里。渐渐的,夫妻感情出问题了,最终陈嗣承诺给予二十万元的经济赔偿,可王丽红还是不同意离婚,要不是必须回来拿上次忘在家里的一份材料,顺便再谈谈离婚的事,陈嗣是根本不想开车回来的。
  
  从城里到“饮马山庄”,车程两个小时,下了几天的雪,天地间白茫茫一片。陆续有车子从山里开出来,道路被车轮一轧,积雪被轧成了薄冰。陈嗣那辆“蓝鸟”车身轻,根本控制不住打滑的路面,最终滑进了路边的草丛里,熄火了。
  
  陈嗣打开车门拿出行李,锁好车门后步行上山。他想着还要走十多里的山路,忍不住咒骂起王丽红来。
  
  陈嗣正走着,后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一辆越野车慢慢地开到他身边,随即副驾驶的车窗摇了下来,一个帅哥大声问:“兄弟,到‘饮马山庄’还有多远啊?”
  
  陈嗣探头看看车窗里面,有两男两女,还有空座,就说:“我就要去‘饮马山庄’,可不可以捎我一程?”
  
  车上的人答应了。上车后闲聊,原来这几个人是自驾游去山上赏雪的,问路的是领队,车上的人称呼他“李队”。他们在地图上搜到半山腰有个“饮马山庄”,于是想今晚把车停在那里住一宿,明天继续爬山。
  
  陈嗣一听,笑了,说:“你们要去‘饮马山庄’?那儿可不是农家乐,不过我老家就在那儿,我应该算庄主吧?”
  
  车上的人一听,乐了,于是一路欢声笑语……
  
  2。这真是意外
  
  傍晚时分,一行人赶到了“饮马山庄”。屋里的王丽红听到车子的声响,便走了出来。那司机一见王丽红,不禁喜出望外:“王丽红,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啊!”嗨,原来两人是老同学,认识的。
  
  王丽红一见司机,也很高兴:“黄鹏,你……师兄,十来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玉树临风啊!”
  
  两人说话间,王丽红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羞涩之色,这个细节被一旁的陈嗣看见了,他心头顿时一颤,好啊,怪不得刚才觉得这黄鹏有些眼熟,原来就是王丽红相册里放在第一页、最大的那一张。据王丽红一次喝得半醉后透露,她在高中时暗恋了黄鹏整整三年!想到这里,陈嗣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动声色。
  
  凭空多了五个人,王丽红有点忙乱,她赶紧忙着张罗饭菜。陈嗣和黄鹏帮厨,李队带着那两个美女,拿着相机去山庄的周围逛逛。陈嗣去外面抱了一捆柴火回到厨房,看见黄鹏不在,随口问道:“你那梦中情人呢?”
  
  王丽红淡淡一笑:“十来年了,还啥梦中情人啊!他刚才见水缸里没水,就挑水去了。”
  
  陈嗣听了,心里一惊,紧张得声音都有点变了:“你……你怎么能让他去挑水?”
  
  王丽红说:“我要忙做饭啊,人家是客人,柴米油盐放哪儿都不熟悉,你抱柴火去了又没回来……”
  
  陈嗣愣了一下,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他连忙平静了一下神色,说:“哦,但是……”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正胡思乱想着,忽听外面一声惊呼,陈嗣条件反射,立刻往外跑,跑出几十米远,拐过山嘴一看,不由得心里一紧:
  
  只见栈道上那段将近两米长的水泥预制板已经断裂,湿漉漉的,断裂的水泥板滑落在下面不远的灌木丛里,而栈道上留下了很明显的人跌落下去的痕迹。看来是黄鹏挑水返回的时候,水泥板断裂后摔下去了……
  
  王丽红随后赶来,跪在悬崖边上,大声呼喊着黄鹏的名字,可是没有回音。李队和那两个女的也闻声赶到了现场,望着黑黝黝的深谷,他们也急得直叫着:“黄鹏—”
  
  李队试着探身向下看,想攀爬下去救人,可是被陈嗣拦住了,陈嗣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对这里很熟悉,他说:“这山谷据说深达百米以上,两边悬崖峭壁,从没听说有人下去过。下面的环境不是一般人可以掌控的。救人要紧,但自身安全也得注意。”
  
  李队沉思了片刻,走到了一边,掏出手机拨打110报案,让他们带人进来营救。
  
  几个人心急如焚,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李队的手机响了,110回电话来,说是赶来救援的人员发现半山腰有一段路滑坡了,那是进山的唯一通道,如今他们只能先抢险修路,等路畅通后,才能赶得过来。他们表达了歉意,让李队他们耐心等待。李队骂了一声,又试着拨打黄鹏的手机,可是和前几次一样,都没有回音。
  
  陈嗣看着李队和队员焦急的模样,回过头来,带着责备的语气,对王丽红说:“你怎能让他去挑水呢?你看,现在出人命了,咋办?”

[page_break]


  
  王丽红止住了哭泣,对陈嗣的指责充耳不闻,只是呆呆地盯着灌木丛中断裂的水泥预制板,浑身禁不住直打哆嗦。
  
  两个女的赶紧走来,扶起跪蹲在雪地上的王丽红,轻声安慰着。
  
  李队问:“你们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在离王丽红家一百多米远的地方有一眼泉水,夏天不干涸,冬天不结冰,而且水质清甜可口,于是王丽红家就把这泉水当做生活用水,只不过从家到泉眼那里得经过几米长的一段栈道。
  
  陈嗣把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水缸里没水,黄鹏自告奋勇地去挑水,却不小心摔下深谷……陈嗣说:“这真是意外,刚才我和老婆都在厨房里,是听到声音才赶来的。”
  
  李队点点头,说:“我也没讲你俩涉嫌谋杀。你们第一次见面,无怨无仇,杀他干吗?”
  
  李队说着,一边用手里的摄像机给现场摄像,一边让两个女的在附近转转。陈嗣猜想他们是不死心,还想找找能够到达深谷的路。不一会儿,两个女的回来了,对着李队摇摇头。
  
  李队叹了一口气,收起摄像机,招呼大伙返回屋里。
  
  3。恶魔般的男人
  
  一行人本来是兴致勃勃地相约着登山赏雪,谁知道现在一个同伴生死不明,大家的心情十分沉重。还是李队沉稳,他到厨房帮着弄了一顿简单的晚餐给大家吃,还安抚了几句,让大家一边休息,一边等救援队的消息。
  
  一会儿,陈嗣把李队他们安排进两间客房休息,然后和王丽红回到了卧室。
  
  王丽红从刚才吃饭时起,就一直沉默不语,陈嗣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房间里的气氛一时压抑极了,两个人也都没有上床休息的意思,这么干坐了许久,王丽红才开了口:“我就是想不明白,那黄鹏为什么不是滑倒失足摔下去,而是踩断了水泥预制板跌下去?要知道,那水泥预制板厚度可有12厘米,而且还是两个月前你新换的,怎么说断就断了呢?”
  
  陈嗣抬起眼皮,盯着王丽红的眼睛,说:“这人世间的意外,谁又能预料到呢?你有什么想法?”
  
  王丽红瞪了陈嗣一眼,眼窝里湿漉漉的,一眨,泪滴就滚落了下来:“他……是不是替我死的?”
  
  陈嗣走上前去,拥着王丽红的肩膀,柔声说道:“你怎么胡思乱想呢,这完全是意外,虽然他是你的初恋,可是不要让情绪影响了你的判断。”
  
  王丽红挣脱了陈嗣的拥抱,她怒视了陈嗣许久,一开口,竟然说出了一番陈嗣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话来:“你可是名牌大学土木工程系的高才生,要想在一块水泥预制板上做手脚,还不是不费吹灰之力?我俩都知道,这山上少有人来,更不会有外人通过那条栈道去取水,可以说那块水泥板是我挑水时候专用的,也可以说,是你专为我而安排的!”
  
  陈嗣禁不住变了脸色,没想到这个高中毕业的小女人,竟然有如此敏锐的眼光和判断力,竟然会猜得到他内心深处最得意的谋划!
  
  王丽红比陈嗣大三岁,他俩是在深圳打工的时候认识的。王丽红发现陈嗣在土木工程方面有天赋,就鼓励他重新参加高考读了大学,而且用自己打工的钱来供养他,直到毕业。后来,陈嗣在省城上班,前途无量,并且结识了一个才貌双全、家境富裕的女人,于是就想和没学历、没容貌、没见识的王丽红离婚,没想到王丽红坚决不答应。眼下的陈嗣,需要的是一刀两断,而不是阻碍他享受新生活的绊脚石,渐渐的,他便动了杀心。
  
  可是此刻,陈嗣自然不能泄露出隐藏着的心机来,他立即换上了一副笑脸,说:“老婆,你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事,被吓着了,我不怪你胡乱猜想。其实,你想想,我哪会害你呢?我们之所以分手,是因为彼此长久不在一起的缘故。虽然遗憾,但即使分开,也可以做好朋友,我哪会要你死呢?”
  
  王丽红听见这个“死”字,眼光变得恐惧起来:“黄鹏死了,你……你已经杀死一个人了,我要去报警!”说着,她转身就要往门外跑去。
  
  陈嗣一把抓住王丽红的胳膊,恳求道:“丽红,你先冷静下来,不要冲动啊!”
  
  王丽红一边竭力挣扎,一边泪流满面地哭诉着:“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陈嗣,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都不能夺走无辜者的生命啊!你不就是要离婚吗?等我去报了警,等我们赎了罪,我就和你离婚,让我去报警……”王丽红由于激动,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陈嗣早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们的话可千万不能被客房里的人听到啊!
  
  陈嗣没等王丽红说完,就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没想到王丽红力气不小,一口咬伤了陈嗣的手指,还推了他一个踉跄。眼见王丽红就要打开门了,陈嗣鬼使神差地伸出双手卡住了她的脖子,他的双手神经质地越卡越紧……
  
  王丽红的双眼惊恐地瞪着,她不相信眼前丈夫的面目竟然会变得如此陌生。陈嗣的双手丝毫不放松,他心虚地为自己辩解:“丽红,你可不要怪我,如果你肯早些和我离婚,哪来这么多问题……”
  
  渐渐的,王丽红闭上了眼睛,她似乎是不想再看见眼前这个恶魔般的男人了,一会儿,她的身体瘫软了下去……

[page_break]


  
  4。一点嫌疑都没有
  
  陈嗣轻轻地把王丽红放在地上,给房门下了小锁,侧耳一听,外面没有动静,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王丽红宁死不离婚,逼迫他精心设计了一个“不在现场”的迷魂阵。原先的谋划是十分缜密的:陈嗣知道王丽红几乎每天都要经过栈道去泉眼挑水,于是计算了王丽红的身高、体重,以及一担水的重量,加上王丽红一双脚踩在上面的压强这些数据,运用自己在土木工程上的专业知识,算出了水泥预制板的使用疲劳极限,给王丽红量身定做了一块水泥预制板,在两月前带了回来,借口对栈道作“维护”,偷偷换上。如果不出意外,王丽红会在两月后的某一天,因为水泥预制板断裂,而掉下深谷“意外死亡”。
  
  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今天突然来了这么几个不速之客,那个黄鹏,在一个错误的时间,来到一个错误的地点,错误地去挑了一担水,结果错误地成了王丽红的替死鬼。
  
  看着躺在地上的王丽红,陈嗣一时手足无措,这情形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与当初的计划大相径庭。陈嗣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大好前途被摧毁殆尽;似乎看到在城里翘首以盼的女朋友离他而去。陈嗣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打气:不能这样,得快些想个办法,彻底解决王丽红这个麻烦!
  
  陈嗣稳了稳手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低下身去察看躺在地上的王丽红,还学着电视里看到的样子,颤着手去摸摸王丽红颈部的动脉位置。天啊,竟然还有微弱的搏动,王丽红原来只是昏了过去!
  
  高才生的脑子到底非同一般,陈嗣很快想出了一个办法,依此而行,可以完美地解决王丽红和黄鹏这两个大麻烦。陈嗣找来了两根绳子,然后扛着王丽红,悄悄地打开了房门。李队他们房间的灯光已经熄了—看来他们因为疲倦和恐惧,早早就钻进了温暖的被窝。
  
  陈嗣借着雪地的微光,蹑手蹑脚地来到屋子旁边的树林里。他将一根绳子穿过王丽红后腰的皮带,越过一根横生的枝桠,然后打了一个结,让她就这么被挂在空中。接下来,陈嗣再用另一根绳子,绕过枝桠做了一个绳圈,绳圈的下头松松垮垮地套住王丽红的脖子……
  
  将一切搞定之后,陈嗣再掏出随身带着的小刀,轻轻地在承受着王丽红体重的那根绳子上割着,直到听见了绳索发出将要断裂的声音。陈嗣做好这一切,听了听四周的动静,然后捡起一根树枝,一边扫着雪地上的脚印,一边倒退着轻轻返回屋里。
  
  就这样,直到陈嗣离开为止,王丽红都还活着,只是被挂在枝桠上昏过去而已。陈嗣知道,几十分钟过去,那根穿过她皮带的绳子因为被割伤了,最终再也无法承受王丽红的重量而断掉。与此同时,王丽红的身体会掉下来,原本套在她脖子上那根松松垮垮的绳子却勒紧了,这样,王丽红就会被活活吊死。如果王丽红在绳子断掉之前醒来,那么她就会挣扎,这也会让那根绳子立即断裂……所有这一切,都会让现场表现出“自杀”的绝对真实感。陈嗣心想:王丽红,你这次是死定了,不会再有人做你的替死鬼了!
  
  紧接着,陈嗣便进了屋,敲了敲李队的房门。门开了,陈嗣神色镇静地对李队说:“我刚才和老婆吵架了,今晚来和你挤挤。”
  
  李队说:“我一直睡不着,想着黄鹏……唉,刚才是听见你们吵了几句,怎么了?”
  
  陈嗣随手关上了房门,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没什么,我就是埋怨她不该让黄鹏去挑水。她也很内疚,一直自责不已。”
  
  李队说:“这是意外,谁也无法预料,你们不要自责了。刚才救援队联系我,说是明天一早就能进山。”
  
  陈嗣点点头:“嗯,但愿吉人自有天相。我老婆又是伤心又是内疚,我也能理解,因为……黄鹏是她的初恋啊,唉……”
  
  李队也叹了一口气,两人钻进了被窝。陈嗣一直睡不着,虽然自己的计划十分周全,但他不知道最终能不能成功。如果王丽红果真死了,那他陈嗣是一点嫌疑都没有的,因为他整整一夜都和李队在一起。不过,从树林那边一直没传来什么动静……
  
  5。李队笑了
  
  清晨,陈嗣起床了,他到王丽红住的房间里转了一圈,故意大声叫了起来:“老婆,你在哪里?老婆……”
  
  李队站在门口,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怎么了?”
  
  陈嗣装出十分慌乱的样子,紧张得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我老婆不见了,被窝都是冷冰冰的……我去那边找,你们帮我去这边找一下……”说着,他向屋子左边的树林跑去。李队“嗯”了一声,带着闻讯打开房门的两个女同伴,往另一个方向找人去了。
  
  陈嗣一边呼喊,一边钻进树林,他很快看见王丽红吊在树上一动不动,压在心上的那块石头不由得落了地,一阵欣喜涌上心头,他强压住喜悦,装模作样地惊叫起来:“老婆,你怎么这样傻啊……”

[page_break]


  
  李队他们三个人闻声赶来。一看,陈嗣正弯下腰,想捡起那根掉在地上的绳子,李队喊了一声:“别破坏现场!”说着,他把手里的摄像机递给身旁一个女的,让她帮着摄像,陈嗣见此情景,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由得紧张起来。
  
  李队走上前去,他身材高大,抱着王丽红的身体解开绳套,把她放在地上,用手指压压她的颈动脉,再翻看了一下她的眼睛,叹了口气,说:“没救了。”
  
  陈嗣挤出了几滴眼泪,悲声切切地说:“老婆,都怪我啊,我不该埋怨你。黄鹏是意外啊,我们都没有责任,可是你怎么就钻了牛角尖呢……”
  
  李队说:“看样子是上吊自杀,不过,我们职责所在,要有确切的结论。”
  
  陈嗣一听,愣了,“职责所在”,什么意思?你们是自驾游来山上赏雪的,这死人的案子,和你们有什么“职责”关系呢?陈嗣眨巴着眼睛开了口:“请问你是……”
  
  旁边一个女的说:“他是市刑警队的队长,李队。”
  
  啊,晴天霹雳,陈嗣的脑袋“嗡”的一声响……他听他们都叫“李队李队”的,还以为是这个自驾游登山队的队长呢,没想到竟然是市刑警队的队长!那么,那两个女的自然也是警察了!早知道这样,昨天要不要对王丽红下手,他还要三思而后行呢,现在骑虎难下,但愿这个李队不会发现什么破绽。
  
  李队低着头仔细看了一会儿,眉头皱了起来。他再看看王丽红脚下的那根绳子,站起身,踮着脚,看了看那根枝桠,不由得点点头。
  
  陈嗣心里发毛,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他眼珠一转,立马哭着冲上去,抱起王丽红的身体就要跑:“她没死,我要送到医院去……”
  
  李队一个箭步冲过来,把陈嗣摁倒在地,掏出手铐铐在他的双腕上:“你别装了,我相信王丽红不是自杀,而是被你谋杀的。还可以推断,黄鹏的死也不是意外!”
  
  陈嗣挣扎了一下,喊道:“你冤枉好人,警察打人啦……”
  
  李队抓起一把雪塞进陈嗣的嘴里,冷冷地说:“我发现王丽红脚下竟然没有垫脚的石块之类,我很奇怪,她上吊自杀,是跳跃着去做绳套,然后又跳跃着把头伸进绳套里?”陈嗣听了,后悔极了,当时自己只顾把王丽红抱着吊上去,怎么忽略了这个细节呢?
  
  李队继续侃侃而谈:“枝桠上除了上吊的绳子外,还有一根多余的绳子,这也很奇怪……”陈嗣躲闪着李队犀利的目光,强作镇静地说:“或许……她是先用那根绳子上吊,结果断了,于是再换了另外一根?我怎么知道!”
  
  李队笑了笑,说:“连上吊的绳子也有备用的,看来是存了必死之心啊!你看看雪地,没发现树林里还缺少一样不应该少的东西?”
  
  陈嗣闻言,心里也猜中了八九分,果然,又听李队接着说道:“如果我记性还算好的话,应该会想起我们跑过来的时候,雪地上只有一行你的脚印。而昨天傍晚之后再没下雪,那么,王丽红要到这树林里来自杀,怎么没留下脚印?难道是飞过来的?”
  
  陈嗣无法回答李队的问题,片刻后,他强硬地抬起头:“昨晚没下雪,是你一句话就能算数的?我不管你说什么,既然你是警察,相信应该能对王丽红的死亡时间做出准确的结论;也请你记住,我昨晚来你房间的时候她绝对没死,这一点,相信你们通过尸检是可以断定的,而后来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李队点点头,说:“这一点可能是真的,但我现在还可以告诉你一个对你非常不利的证据—你看见我们停的那辆车没有?”
  
  陈嗣顺着李队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他们昨天停在房屋旁边的那辆越野车。李队继续说:“那车上,黄鹏刚安装了一个最新版的行车记录仪。它有一个功能就是‘移动侦测’,凡是在它的摄像头范围内,景象产生了任何移动变化,它都会自动开启并录制。”
  
  陈嗣条件反射似的张大了嘴,满脸惊愕。
  
  李队说:“存储卡是16G的,它的红外线录制功能,相信已经把昨晚树林里的一切活动都保存下来了。”陈嗣想说什么,可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李队想了想,又说:“现在的问题是你杀害你妻子的动机,如果仅仅是因为你们的感情纠葛,应该不会在家里有这么多客人的情况下铤而走险。我想,很可能是与傍晚黄鹏的坠谷有关。如果真是这样,那黄鹏的遇险也与你脱不了干系啦!”
  
  李队旁边一个女同伴说:“可是我们按你的要求,在黄鹏坠谷地点的附近仔细检查过了,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
  
  李队沉思片刻:“或许,我们可以把那块水泥板带回去再检查检查。”
  
  陈嗣听到这里,浑身瘫软,站也站不稳了。
  
  就在这时,天上忽然传来一阵轰鸣声,一架小型直升机飞下了深谷。不一会儿,李队的手机响了,他一接听,顿时大喜:“黄鹏没事?那太好了,天佑好人啊!”原来,黄鹏掉在了谷底厚厚的植被和积雪上,然后滚到了谷底的温泉边,才让他没被摔死、没被冻着,真是大难不死。
  
  陈嗣看着越野车,想着那个摄像头,又想起水泥板、那根绳子和脚印,这些数不清的证据像是扑面而来的雪花一样,压得陈嗣说不出话来。他不禁叹了一口气:唉,我那么高智商的布局,怎么不如老天算得周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