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堪的友情"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友情文章> 难堪的友情

难堪的友情

时间:2014-08-29 来源:admin 点击:

  我与许蝉是在大学时相识的。
  
  我们那时都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勤工俭学,常在一起帮着系里的老师整理资料,或者做校对,后来便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我记得有一次缴纳学费时,许蝉的母亲生病住院,不仅把刚刚凑齐的学费全部花掉,而且还欠下了一大笔钱。按照规定,学校只能给许蝉减免一部分学费。当我得知许蝉因为此事独自一个人哭了一场时,我把她恶狠狠地批了一通,随后交给她4000元钱,笑说:“这是我借给你的,记住哦,归还期限是一万年。”许蝉在我强作嘻笑的镇定中抱住我,再一次用丰沛的眼泪把我也弄得眼泪泛滥。
  
  这笔钱,许蝉在毕业前是没有能力还上的,但她用加倍的好来偿还这份友情。我偶尔一次提起喜欢吃哈密瓜,她就在暑假专程跑回家去,从自己家里摘了最大的两个,连夜坐火车背了回来。我抱怨冬天洗衣服不方便,她便悄悄地将我的一堆脏衣服洗干净。常有同学开玩笑说:“即便是男朋友,也比不上许蝉对你好呢。”
  
  成绩优秀的许蝉,在毕业后被学校保送到北京的重点大学读研。我则在父母的帮助下进了一家银行工作。在读研的三年里,许蝉没有忘记我,我们彼此通过网络和电话频繁地联系着。许蝉在研究生毕业的那一年,没有吱声,便将4000元汇给了我。我也没有吱声,用这钱买了机票,独自飞去北京,祝贺她顺利找到了工作。
  
  已是三年没有见面,许蝉执意要我留下来陪她多住几天。三年的时间,并不长,却很鲜明地在我们身上刻下了印痕。许蝉再不是那个羞涩自卑的女孩,她不仅结交了许多比我优秀的朋友,思维和观念与在小城市的我也有很大的差别。我也不再是那个又傻又笨的少女了。我与许蝉喋喋不休谈起的,除了房子、车子和钻戒,便是周围人的收入,自己的风光与得意。第一顿饭,我迫切地将自己男友显赫的家境及工作的前程,眉飞色舞地讲给许蝉听。我以为许蝉会像以前一样,将我的每一句话都认真地倾听,且记到心里去。但她眼神飘忽,神情淡然,甚至屡次在我说到最兴奋的时候将我打断。与许蝉的几个精英朋友吃的第二顿饭,我则成了配角。为了显示我和许蝉的交情深厚,我在她的朋友们面前卖弄了许多证实我们之间友情坚不可摧的往昔。其中,包括我曾借过许蝉N次钱,赞助了她一次归还期为一万年的学费。她的朋友,在我讲述的深情厚谊面前,投来或深或浅的钦佩的目光,但我没有注意到的是许蝉的脸色黯淡下来了。最终,她冷冷地打断我:“那些过去的旧事,提它干吗?还是谈些更有意思的话题吧。”我原本兴高采烈的,顿时愣在那里,场面很尴尬。
  
  我决定提前几天返回,许蝉没有挽留,只是轻轻哦了一声,说:“那也好,我们都挺忙的,以后有机会再相见吧。”我们彼此都明白再相见的机会很少。或许,将这份情谊放到回忆里是更完美的方式。都说相见不如怀念,原来真的是这样。
  
  坐火车回来的路上,我想起那个夸夸其谈到唾沫飞溅的自己,我这样忙不迭地说自己帮助过朋友的事情,不过是因为我的自卑。曾经比我差很多的许蝉,跑到我的前面,且将我远远地落下,我这个自称是她最铁的朋友其实是不能容忍的。我们两个原本完好无损的情谊,因为一个人的惶恐和另一个人的遮掩,终于生出难堪的裂痕。那曾经代表着我们至高情谊的恩情与回报,就这样漠然拦住了我们牵手同行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