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已婚女人的智慧"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指定官网> 一个已婚女人的智慧

一个已婚女人的智慧

时间:2014-09-22 来源:admin 点击:

  男人的外在气质是妻子倾尽心血为他织造的一件衣服,扔掉这件衣服,就露出了男人本来的面目。
  
  悄悄地收拾伤口
  
  黎春和严开是大学同学,他们真的相爱过,也收获了爱的果,毕业后,结了婚。黎春进了一家公司,严开考了研,继续读书,毕业后留校任教。再几年,儿子出生了。再几年,他做副教授了,教授了。而她,每况愈下,先是公司经营惨淡,然后破产,她失业了,再寻职业,年龄不合适了,郁郁里,人就寡欢了。
  
  严开说,别出去碰壁了,有我呢。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温暖着呢。她感动着,像是软软欲倾的人生,有了树的依靠,就此,在家相夫教子,日子平静得像涓涓流水,她以为日子能叮咚有声地永远这么快乐下去。
  
  可渐渐地,严开应酬多了,话少了,回到家来,懒懒地一坐,好像,她是这家里的一瓶假花,蒙了尘。
  
  隐隐的不安,像小小的虫子在她心里拱啊拱,她承认自己不厚道,偷看了他的手机,有很多短信,不该是她这做妻子的应该看到的,可居然地,他就这么明目张胆,不删。
  
  她想,或许,他就是为了让她看见吧,因为有些话,他不想主动说出口,希望她能窥见,然后质问,然后他摊牌,说对不住她,再然后,他不需要她的原谅……
  
  她没质问,仿佛从未偷窥过他的短信,没事人一样继续把他的衬衣洗得洁净,晒得芬芳,熨烫得平整,将他的袜子洗得蓬蓬松松,递过去,看他平静地享用这一切,仿佛,她只是一个被雇进这家的称职佣妇。
  
  她的心是疼的,只是,这疼不能给他知晓,否则,她就要收拾伤口。她不想离开,因为想过了,离开会更不快乐,还爱着他,就算人离得开,内心依然会纠结不甘。
  
  轻轻地抹一道油痕
  
  既然发生了,总要解决的。
  
  黎春上网,看他的博客,顺着链接,找到了那个女孩子的博客,是他带的研究生,那么年轻水灵的女孩子,在博客里赞他儒雅博学,赞他绅士气质,浅色的衬衣不见一丝褶皱,鞋子干净得一尘不染……
  
  她的心更疼了,没承想自己的劳作,竟成了女孩子爱他的原因之一。
  
  她想过不再如此精致地打理他了,可不成,他是个爱体面的人,又习惯了。她想过给女孩写邮件,留言,可每每敲下几句话,就梗住了,怕是激起了女孩的逆反,更难收场……最终,还是默默退出了博客。
  
  她告诉自己,这是事关一生的一场战斗,她必须有耐心,像有经验的老猎人为守候一只危险而矫捷的豹子一样耐心等机会。
  
  等待的日子,她心如油煎,面如静水。直到某天,女孩在博客里开心地写道,终于有机会和亲爱的他去外地过几天神仙日子了。她的心很痛,却音容平静。
  
  果然,严开用惯常的漫不经心口吻说,要带着几个研究生去外地研习,让她帮着收拾一下行李。
  
  她说好啊,心里,万马奔腾。给他收拾行李,习惯性地给他的皮鞋打油,或许是因为心不在焉,鞋油不小心挤多了,蹭到了鞋子的里面,黑黑的一长道,像她心口上的伤疤那么触目惊心。她慌慌地去擦,越擦污痕越大,知道他是个完美的人,这又是他最喜欢穿的一双鞋子,她急得快掉泪了,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反倒把鞋油又抹到鞋里一些……
  
  她把雪白的袜子递给他,看他穿上,看他拱进鞋里,然后,她用最快的速度,拖起行李箱说要送他去火车站。
  
  他说送什么送,几天就回来了。
  
  她笑着说已经很久没感受过别离的滋味了,反正在家闲得无聊。
  
  他由了她,反正,带的研究生又不止一个,想必不会引起她的警觉。
  
  默默地脱去那件外套
  
  在候车室里,黎春亦步亦趋地跟在严开身后,和几位研究生碰了头。她温婉地笑着,任他一一地介绍给他的学生,介绍到女孩跟前时,她特意伸手,和女孩握手。待手快要碰到一起时,她突然羞涩而吃惊地缩回了手,解释说给他的鞋子打油打得,手上沾了鞋油没洗干净,不好意思和她握手了。
  
  女孩微微一愣,看看他脚上的鞋,又看看她,错愕地:您给我们教授打鞋油啊?
  
  她笑,说是啊,我就一家庭妇女,除了伺候他,还能干点什么?
  
  严开有点不自在地干干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她又叮嘱每天的换洗衬衣都在行李箱内,穿脏了带回来就行,自己不会洗也别麻烦别人,何况在外地也没电熨斗……啰里啰唆地说了好多,他有些烦了,忍不住,脸上都带了出来。女孩子杵在一边,表情越来越不自然,索性背对着他们,做出对候车厅内的某人某事很感兴趣的样子。
  
  她依然微笑着……直到车站人员提醒检票了。
  
  到了外地的当晚,严开溜进女孩的房间,问女孩为什么不理他?女孩不语,他揽她在怀哄着,习惯性地宽衣,脱下鞋子,雪白的袜子触目惊心地黑了大半,像掏煤工人的脚掌,很是煞风景。他懊恼地脱下来扔到一边,顺嘴说了句:蠢女人,能干好什么?
  
  女孩呆呆地看着他,半天才说,你可不可以不这样说她?然后哭了。
  
  静静地让出一条通道
  
  他们分手了。
  
  黎春能感觉得到,也去女孩博客上看了。
  
  女孩写了篇博客,挺感伤的:原来,绅士气质是妻子倾尽心血为男人织造的一件衣服,男人扔掉这件衣服,就露出了和其他粗鄙男人无二的粗鲁……女孩替她委屈,替她不值。
  
  看着看着,她笑了,流泪了,匿名给女孩留了言:许多年后,他一定会感激你让他保住了那件叫做绅士的外衣,别替他的妻子不值,爱情是女人的事业,婚姻像命运那么漫长而曲折,有点小插曲是难免的,关键是他妻子还爱他,他回来了,对她来说,这就是价值。
  
  后来,女孩回复:我知道你是谁……
  
  看着女孩的回复,她微微地笑了一下,自语:如果你爱的人很优秀,婚姻,仅有爱情是不够的,还要有心计。但,她没把这句话留在女孩的博客上,这是已婚女人的智慧:败落的情敌要退了,要保障退路畅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