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的姿势生死相拥"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指定官网> 以爱的姿势生死相拥

以爱的姿势生死相拥

时间:2016-02-27 来源:admin 点击:

  34岁的罗素娟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往单位方向赶,进电梯之前,她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她以为是丈夫杨松光发来的。杨松光去深圳出差已经数日,罗素娟甜甜地一笑,将手上还没吃完的早餐扔进垃圾桶,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手机,点开后失望地发现不是丈夫的,而是一条手机群发的新闻,标题是:车祸瞬间,他们的爱情以相拥的姿态永远定格。
  
  罗素娟鼻子一酸,心想真是伟大的爱情。刚要点开文章内容细看,电梯到了。罗素娟将手机放进上衣口袋里,快步走进办公室。一走进去就听到女同事花雪华的大嗓门,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招呼着办公室里其他几个女同事:“快点过来看,年度最感人新闻出现了。”
  
  大家听了一阵窃笑。罗素娟猜测她们谈论的应该是她刚收到的手机新闻。罗素娟凑过去扫了一眼花雪华的电脑:“花姐,又有什么大新闻了?”
  
  花雪华对罗素娟说:“今天凌晨4点在广深高速发生的车祸,一辆奥迪跟一辆大货车相撞,奥迪里面有一对夫妻,老公在千钧一发的瞬间伸出自己的手臂拥住老婆,网上说医生到场处理事故的时候,怎么掰也不能把那老公的手臂从老婆身上掰开。”
  
  罗素娟唏嘘地叹了一声:“做女人做到这份上,死也值了。”
  
  花雪华马上接着说:“可不是,这都成了头条新闻,点击率过百万呢,你瞧瞧这图片,够感人吧?”花雪华将图片双击放大给罗素娟看。
  
  罗素娟看了一眼,又看一眼,眼球忽然就定格了。图片里的男人侧身跟女人紧紧地相拥着,虽然只看到侧面,罗素娟感觉男人长得很像杨松光,她的心不由自主地猛跳了两下,但罗素娟再认真看了一下,男人身上穿着的那套灰色西服罗素娟从来没见过,罗素娟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杨松光从里到外所有穿的用的东西都是她在打点,这个男人不会是自己的丈夫。
  
  罗素娟深呼吸一口气安定了情绪,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快下班前,罗素娟的手机响了,接通之后听到对方这样一段话:“您好,杨松光是您的丈夫吗?他在广深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请您抓紧时间过来办理手续。”
  
  罗素娟眼前一黑,手机“砰”的一声掉在地上。怎么可能?罗素娟捂着胸口勉强捡起地上的手机拨打杨松光的电话,可惜一直都是关机状态。罗素娟脸色铁青,一步一晃地拿着手袋离开办公室。
  
  罗素娟联系了打电话给她的交警罗大千。罗大千一脸同情地带她到医院,在医院的停尸间,工作人员拉开冰柜,罗素娟看到了脸无血色的丈夫杨松光,他静静地躺在冰柜里,死前虽然遭遇了车祸时的强烈撞击,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恐惧,反而显得安详满足。
  
  但罗素娟的泪水瞬间就模糊了视线,脑海里浮现起早上看到的新闻,他和那个女人死前紧紧相拥的图片深深地刺伤了她的心,以一个妻子的直觉,她知道丈夫和那个女人绝对不会是普通关系。一个女人一生中最致命的打击,一是失去至爱,二是丈夫出轨。她一次全体验过了。
  
  待罗素娟哭够了,止住了眼泪,站在她身边的罗大千吞吞吐吐地说,和她的丈夫杨松光一起出车祸的女人叫江雪枝,他通知了江雪枝丈夫那边的人,但是江雪枝的丈夫目前还在国外学习,联系不上,她的公婆认为媳妇丢了家门的脸,拒绝认领江雪枝的尸体。罗大千说完指指旁边一个冰柜,表示江雪枝就在里面。
  
  “罗交警,麻烦你拉开,我看一眼可以吗?”罗素娟一脸幽怨地说。罗素娟实在很想看清楚勾引自己丈夫的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罗大千缓缓拉开冰柜,罗素娟看到了一张洁净普通的脸,这个女人并不年轻,大众脸,毫不出色,平凡得超出了罗素娟的想象。
  
  一直到罗素娟办好杨松光的后事,江雪枝的家人都没有出现。罗素娟挺解气的,心想这就是做小三的下场。她很想知道江雪枝是用什么手段勾引了杨松光,而杨松光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有外遇的。这十几年来她一直以为自己嫁得很好,生活得很幸福,一想到杨松光对她的背叛,她就心如刀割。
  
  为了解开这个疑团,罗素娟问罗大千要了江雪枝夫家的地址。接待她的是江雪枝的婆婆。她被问到媳妇时,嘴里口口声声地骂江雪枝是个疯女人,拖累了儿子不算,现在还害了人家的老公。老人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告诉罗素娟,她的小儿子已经将网上那条新闻给她看过了,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的大儿子如今还在国外,她不知道如何告知他真相,江雪枝的尸体是她主张不认领的,江雪枝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已经没资格再进这个家。
  
  罗素娟临走时留了手机号给老太太,请江雪枝的丈夫回来后联系她。
  
  1个星期后,罗素娟接到了一个叫庞海的男人的电话。他自称是江雪枝的丈夫,两天前刚从美国回来。
  
  罗素娟和庞海在一间茶馆见了面。罗素娟觉得这样跟庞海见面很尴尬,一想到自己丈夫跟他妻子的关系,罗素娟就坐立不安,很想快点结束会面。所以罗素娟一坐下来就开门见山,问庞海对江雪枝有外遇的事知道多少。
  
  “该知道的都知道。”庞海淡定地回答。“什么?”罗素娟睁大了眼睛,觉得庞海态度淡定得恬不知耻,自己的老婆跟了别的男人,他竟然没有一丝愤恨不满,这像话吗,难道是他背叛在先?罗素娟疑惑地望着庞海。
  
  庞海牵牵嘴角,笑容惨淡地说:“本来今天跟你见面我们应该相互揪着不放算旧账的,可是很奇怪,我对你没有一点抱怨,我觉得我们两个的处境太相像了,我们都是这段感情的局外人。”
  
  一番话说得罗素娟云里雾里。
  
  “雪枝和你丈夫杨松光是大学同学,他们曾经深深地相爱过。而我,是他们那段初恋的第三者。”庞海缓缓说道。罗素娟想不到出轨的背后还另有故事。
  
  原来,当年庞海和杨松光以及江雪枝都在同一所大学念书,3人是朋友,不幸的是庞海暗恋着江雪枝,但江雪枝却和杨松光相恋,庞海当时年轻气盛,为了得到江雪枝,他人为地制造了一个误会,让江雪枝误以为杨松光恋上了别人,年轻的江雪枝一时意气,毕业后迅速答应了庞海的求婚,但是多年来她一直忘记不了杨松光,庞海见到妻子如此在意杨松光,他意志消沉,在一次喝醉之后道出了当年的误会,多年来一直对初恋念念不忘的江雪枝得知真相后联系了杨松光,没想到杨松光也没放下过江雪枝,于是两人爱火重燃,江雪枝向庞海承认她和杨松光复合了,就算庞海苦苦哀求她不要离开,她也不为所动,就算庞海坚决不肯离婚,她也要和杨松光在一起。车祸那天,应该是江雪枝和杨松光私奔的日子。
  
  “既然知道了真相,请你不要责怪他们对感情的身不由己,一切都是我的错,如今网上已经出现了一些攻击雪枝的流言,请不要再追究下去好吗?”庞海动情地对罗素娟说。
  
  罗素娟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她既为这对痴男怨女的爱情感到悲伤,也为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懵懂而愤怒,生活在自己身边十几年的男人,竟然将另一个女人藏在心里十几年,这个打击对罗素娟来说是难以承受的。罗素娟流着泪说她不会原谅杨松光,也不会原谅江雪枝,他们伤害了两个家庭里另外两个无辜的人。如今他们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活着的人却要承受被伤害的痛苦。
  
  天下无不透风的墙,罗素娟的丈夫和情人生死相拥的图片已经在罗素娟的单位传开了,罗素娟每天上班进出单位大门都感觉到背后有人在指指点点,更悲惨的是这个时候罗素娟发现自己竟然有了两个月身孕。
  
  罗素娟难过得要窒息,这个孩子的到来,是她对杨松光的爱的延续,但同时也见证着杨松光对她的伤害,她把这个孩子留下来,就意味着她一辈子逃脱不了被心爱的人背叛的痛苦。
  
  罗素娟捂着还没有突起的肚子,心中悲痛不已,女人天生的母性让她无比渴望成为母亲,但理智告诫她,这个孩子留下来就是个黑色的无法磨灭的烙印,她不能原谅杨松光,无法原谅。罗素娟捏紧了拳头,她在家里痛苦地思考了两天,决定打掉这个孩子。
  
  杨松光的父母却从罗素娟母亲那里得知了罗素娟怀孕的事,两位70多岁老人搭乘二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车从广西赶到了广州罗素娟上班的单位,哀求罗素娟将孩子生下来。发现好奇的同事在偷听,罗素娟又羞又气,硬起心肠说她一定要打掉这个孩子。
  
  两位老人哭着在罗素娟面前跪了下来。婆婆嘶哑着声音向罗素娟赔不是,她说杨松光是家中独子,罗素娟肚子里的孩子是杨家唯一的血脉,她自己折寿10年也希望她生下孩子。
  
  一旁看热闹的同事让罗素娟觉得丢脸又伤自尊,罗素娟斩钉截铁地扔下一句话:“你们不用再求我了,我决定的事不会有任何改变,如果你们不想我打掉孩子,就让你的儿子复活吧,复活过来跪在我面前求我原谅,那么我会再考虑到底要不要生下这个孩子。”
  
  罗素娟回家之后,就打电话向单位领导请了1个星期假。再打电话托一个相熟的医生朋友定了堕胎的时间。虽然朋友知晓她的情况,也规劝了她几句,但她始终坚持那个想法:打掉孩子,忘记痛苦的回忆,重新来过。
  
  2010年10月12日,是罗素娟做堕胎手术的日子。罗素娟随便吃了几口清粥,收拾了几件随身衣物就下楼打车去医院。一辆白色轿车停在罗素娟面前,车窗摇下后,罗素娟看到坐在车里面的人竟是庞海。
  
  “先上车吧,我有话对你讲。”庞海将一脸不情愿的罗素娟请上了车。罗素娟黑着脸道:“你来找我干什么,一切不都已经结束了吗?”
  
  庞海将手机递给罗素娟,罗素娟一看,原来前几天公婆在她办公室门口向她下跪的图片不知被哪个同事传上了网,庞海已经知道了她怀孕的事情。他沉痛地说道:“我不想再作孽,不想一条无辜的生命被扼杀,所以我决定向你道出真相。”
  
  6个小时的车程后,庞海的车停在广州远郊一间破旧的平板房面前。这个贫穷的地方就是江雪枝的根,也是隐藏她秘密的地方。
  
  江雪枝的父亲江大光含泪向罗素娟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江雪枝原来患有母亲家族遗传的精神病!江雪枝的母亲也因为这个病,在江雪枝10岁的时候,忽然半夜病发,将江雪枝6岁的弟弟用刀刺死在床上,清醒后自己用一根绳子结束了生命。
  
  罗素娟听得心头发痛,这样可怕的像电视剧一样的不幸,竟然是真的。江雪枝大三时,第一次病发,才从父亲那里知道了弟弟惨死的真相。当年她还年幼,父亲只是告诉她弟弟和母亲都是意外死的,父亲同时告诉她,她也和母亲一样,不可避免地遗传了精神病,这个残酷的事实让江雪枝崩溃了,她为了不拖累恋人杨松光,决定要和他分手,但她了解杨松光的性情,断断不会轻易与她分手。于是将她患病的事实告诉了暗恋她的庞海,庞海不仅没有嫌弃她,还表示只要她愿意,他会做她一辈子的避风港。
  
  江雪枝感动之余愧疚地接受了庞海的求婚,毕业后两个人结了婚。但江雪枝结婚后每年都会病发,她被这个病折磨得偷偷自杀过两次,在她和杨松光见面之前的一晚,她打过越洋电话给庞海,她感谢庞海对她的宽容和爱护,但她已经对这个世界毫无留恋,她要走了,走之前希望能见到曾经深爱的杨松光一面。她要告诉他真相,不能让他到死都对她心怀怨恨。
  
  庞海说完这个故事之后已经泣不成声。为了维护妻子的名誉,他向罗素娟撒了一个弥天大谎,但是当他知道罗素娟无法原谅丈夫而要堕胎时,他意识到谎话不能再继续,如果罗素娟不能彻底谅解丈夫,他就等于间接谋杀了一条人命。
  
  在回去的路上,罗素娟一直没有说话。她沉浸在回忆之中,回忆她和杨松光生活的一点一滴,她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千遍万遍地思索追寻,都找不到半点杨松光有外遇的迹象,原来杨松光根本不曾背叛过她,他只是答应了一个曾经爱过的女人的请求,在她身体和精神都临近崩溃的时候,带她去深圳旅游,放松一下心情。
  
  罗素娟相信在车祸发生的那一瞬间,杨松光心里想的一定是她。但在生死相关的瞬间,作为一个男人要做的,是保护身边最近的人,这是天性,也是人性。
  
  7个月后,罗素娟在医院产下1个7斤8两重的男婴。照顾罗素娟的婆婆欢喜得眼泪直掉,收到喜讯的庞海第一时间提着果篮和一束康乃馨到病房探望。庞海紧紧握了握罗素娟的手,轻声说道:“谢谢你,素娟,谢谢你没有将真相公诸于众。”
  
  罗素娟幸福地笑了,保守江雪枝的秘密,应该也是杨松光的心愿吧,她如今是有子万事足,其他人笑话就让他们笑话去吧,总有一天他们会淡忘的,只要她心里知道,她嫁了一个世上最好最善良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