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故事] 谋杀案中案"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谋杀案中案

[海外故事] 谋杀案中案

时间:2016-06-04 来源:admin 点击:

  乡村谋杀案
  
  柏丽是村里的裁缝,大家都说她手艺不错。这天下午,柏丽去给同村的司本罗夫人送做好的衣服。说起司本罗夫人,早些年,她和柏丽都在一户有钱人家当佣人,司本罗是帮厨,柏丽服侍小姐,两人算是老相识了。
  
  这会儿,柏丽已经走到门口,她敲了好一会儿门,却没人回应。这时,柏丽看到有邻居经过,便问:“你见着司本罗夫人了吗?我来给她送衣服,和她约了三点。”邻居看看手表,回答道:“现在都三点半了啊。”
  
  柏丽疑惑地说:“奇怪,我敲了三次门,可没人答应。”
  
  邻居也感到奇怪,推开了院门,和柏丽一起朝里面走去,说:“我想司本罗夫人大概午觉睡过头了。”柏丽往窗户里张望,没想到这一看,她惊讶地叫了起来,原来,她竟然看到司本罗夫人的尸体倒在炉子前的地毯上。
  
  邻居的头脑还算清醒,她对柏丽说:“别慌,你呆在这儿,我这就去报案。”
  
  警官到了现场,觉得司本罗先生有很大嫌疑。调查发现,他们婚后曾拟过一份协议——司本罗夫人的所有遗产将由丈夫继承。这似乎证明,司本罗有充分的杀人动机。司本罗夫人原来是个花匠的妻子,生活不宽裕,可后来却开了一家很气派的花店。花匠得病去世后,她才嫁给司本罗——一个破了产的珠宝商。之后,他们转让了花店,拿着一大笔钱,来到了这个村子。
  
  半小时后,帕克警官去了马普尔小姐的家。马普尔小姐心思细腻,是村里的“业余神探”,之前曾相帮警局破过好几次案子。
  
  马普尔小姐已经听说了这起命案,她一见帕克警官,敏锐地观察到帕克的上衣别了一枚缝衣针。问起针的来历,帕克解释道:“这是在死者身边找到的。听说,见到一枚针把它捡起来,一整天都会有好运气。”接着,帕克警官问道:“死者的丈夫司本罗先生对我说,您两点半曾打电话给他,说有急事请教。这是真的吗?”
  
  马普尔小姐说:“当然没有,我从没打过电话给他。不过我佣人说,司本罗先生在三点一刻来过我这儿,可我当时不在家。”
  
  警官的判断
  
  再说警局这边,局长梅尔正在和检察官莱克讨论案情。莱克认为,案子就是司本罗先生干的。
  
  莱克说:“依我看,司本罗因为贪图妻子的遗产,下定决心要除掉她,好过舒服日子——最关键的是,司本罗说马普尔小姐给他打过电话,可马普尔小姐证实根本没这事,这就说明司本罗试图掩盖什么。”
  
  梅尔转着眼珠说:“你也许忽略了一种可能:司本罗被某个人故意支开了,而这个人才是杀掉司本罗夫人的真凶。对了,你去找马普尔小姐谈谈吧,她可能会为我们提供什么线索。”
  
  莱克没接话,而是把话题转到另一边:“局长,死者是从女佣开始做起的,那时,她的主人家发生了一起珠宝盗窃案,被盗的是价值连城的祖母绿宝石。这案子到现在还没破。据我调查,案发时,司本罗夫人在那户人家做帮厨。你不认为她和这案子有关?你知道,司本罗曾做过珠宝生意,她要是想脱手赃物,是个很好的幌子。”
  
  梅尔摇了摇头:“我不认为这有什么,祖母绿宝石案我也记得,但恐怕是破不了了。”
  
  莱克有些尴尬,敷衍了一句:“我的话只是个建议,局长。”
  
  就这样,莱克还是按照梅尔上校的要求,去找马普尔小姐谈谈。
  
  说实话,莱克不相信马普尔小姐会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找到马普尔小姐,例行公事般问道:“您能告诉我,村民对这个案件有什么议论吗?”
  
  马普尔小姐说道:“当然有很多猜测,有人认为是丈夫杀了妻子。再者,从谋财动机来讲,司本罗夫人很有钱,她丈夫确实能从她的死亡中得到好处。”
  
  这正迎合了莱克的意思,他点了点头:“如果他们最近吵架了……”
  
  马普尔小姐打断他的话:“问题是他们没吵架。如果他们吵架了,那么全村的人都会知道!他们家佣人是个快嘴婆,很快会把消息传遍全村。其实,最近我还听到有一种说法,认为是司本罗夫人的小情人干的,这个英俊的小伙子曾频繁出入司本罗夫人家。”
  
  莱克眼睛一亮,说道:“这是个有用的线索啊,足以说明她丈夫作案的动机——出于嫉妒。”
  
  马普尔小姐不动声色,问莱克:“检察官先生,破案光听这些流言蜚语就行了?难道你在案发现场就没发现任何线索?”
  
  莱克摇摇头。
  
  马普尔小姐不紧不慢地说:“我想,帕克警官应该能帮到你,他是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人。”
  
  莱克轻蔑地说:“现场并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痕迹。帕克又能找到什么线索?”
  
  马普尔小姐瞥了一眼这位检察官,说自己得出门去找柏丽了,和她约好了时间,要改自己的一件旧衣服。
  
  就这样,马普尔小姐送莱克出了门,自己则往柏丽家走去。
  
  案中之旧案
  
  第二天,马普尔小姐来到了警局,局长梅尔对她的突然造访感到很惊讶。
  
  马普尔小姐带着歉意说:“我来找你,是因为实在不愿再和莱克检察官谈这个案子。这位莱克检察官只相信自己,根本不把别人的建议放在眼里。更重要的是——帕克警官那里有破案的重要线索。”
  
  梅尔有点疑惑,他说:“帕克警官?什么线索?”
  
  马普尔小姐说:“他曾在案发现场捡起了一枚针。那枚针就别在他的衣服上,那天他来找我的时候,我就想到,很可能是他在司本罗夫人尸体旁拾起来的。”
  
  梅尔有些满不在乎:“一枚针,它能意味着什么呢?帕克昨天还和莱克谈到了这枚针。当然,照理说,他不应该碰现场的任何东西。可是一枚普通的针,能说明什么呢?”
  
  马普尔小姐认真地说:“哦,不,局长先生。在一个男人眼里,那是一枚很普通的针,可实际上,它是一种特殊的针,非常细,只有裁缝才会用。”
  
  梅尔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推理道:“难道说,事情是这样的:司本罗夫人要试穿新做的衣服,柏丽为她量尺寸,就把软尺围在了她的脖子上,柏丽把皮尺交叉,用力将司本罗夫人勒死了。然后柏丽走出房间,关上门,并站在大门口敲门,假装她刚到一样。可这枚针,却表明她已经来过房间了!”
  
  梅尔分析完,又疑惑地说:“可是这究竟是为了什么?杀人总得有个适当的动机吧?”
  
  马普尔小姐说:“在我看来,这两个女人之间,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梅尔迫切地问:“什么事?”
  
  “那桩祖母绿宝石盗窃案——坊间有传闻,这些宝石是司本罗夫人和柏丽当女佣时一起偷走的。有一件事一直无法解释:一个帮厨与花匠结婚后,他们怎么会一下子有足够的钱来开花店?很有可能,就是靠着她偷来的宝石。后来,司本罗夫人钱生钱,事事顺利。可柏丽却一下子把钱挥霍完了,到头来只做了一个乡下的裁缝。”
  
  梅尔马上接过话茬:“所以,你是说柏丽出于嫉妒,下了毒手?但这只是推测——如何证明柏丽就是凶手呢?”
  
  马普尔小姐自信地说:“这很容易。柏丽是那种一听到事实就会立刻崩溃的女人。看,我已经拿到了她用的皮尺。我昨天去她家改衣服的时候,悄悄地拿了出来。我打赌,柏丽一见到这条皮尺,就会立刻崩溃的,因为她会觉得皮尺能证明她的罪行!”
  
  果然,当梅尔把皮尺带到柏丽面前的时候,马普尔小姐的推测应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