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催眠缉凶"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悬疑故事] 催眠缉凶

[悬疑故事] 催眠缉凶

时间:2016-08-13 来源:admin 点击:

  李丽红毕业前夕,到S市精神病医院实习。刘副院长是李丽红父亲的朋友,所以对她格外关照,把她安置在了一楼给朱医生当助手。朱医生是精神病科的权威医生,副院长希望李丽红能跟着他多学点东西。
  
  从办公室出来,走到花园拐角,李丽红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女孩长得十分清秀,用小树枝在地上画着,一遍又一遍。
  
  李丽红问一旁的白医生关于那个女孩的情况。白医生叹了口气,说她是被警察送来的,警察发现她时,她手里握着匕首,浑身鲜血地站在墙角,而床上躺着一具尸体,正是她妈妈。在看到来人的瞬间,她拼命尖叫,接着就休克了过去,凶器上到处都是女孩的指纹,但审讯却一无所获,因为女孩已经痴痴呆呆,再没说过一句话。听人说,女孩以前学过画画,还得过全国一等奖。
  
  这个女孩子引起了李丽红的兴趣,从她的眼睛里,李丽红似乎看到了恐惧。精神病院人手少。当天晚上李丽红就被安排值夜班。翻看着病历,李丽红知道那个女孩叫陆晓婷,正是朱医生负责的病人。
  
  不知不觉,看完所有病历,已是凌晨,她终于支撑不住,裹了裹衣服,准备回家。刚走出办公室,却看到角落里有两间平房亮着灯,似乎有人影在晃动。深更半夜,那儿怎么会亮灯?李丽红好奇地走过去,发现门关得紧紧的,绕过门,她走到窗前,窗子狭小,但窗帘没有拉严。从窗帘缝里,她看到朱医生坐在一个台子前,而台子上半躺着的正是陆晓婷。李丽红吃惊地张大嘴巴,朱医生在干什么?
  
  陆晓婷闭着眼,朱医生声音低低的,似乎在为她催眠。
  
  “你躺在浴缸里,半睡半醒,你觉得舒服极了,真想永远地睡一觉……就在温热的水里,像在软软的床上,你手里的匕首朝着自己的手腕刺去……”
  
  李丽红感到震惊,朱医生竟然想在催眠中让陆晓婷自杀?这太可怕了,李丽红后退两步,一不小心,被脚下的杂木绊倒,她赶紧爬起来躲到房后,心跳得犹如擂鼓。门开了,朱医生出来张望,半晌,他关了门又回去了。
  
  回到家,李丽红倒头就睡,醒来已经是中午。父亲拎着几样小菜回来。吃着饭,她问父亲,知不知道三年前一个女孩杀死母亲的案子,女孩叫陆晓婷。
  
  父亲是刑警,有这样的案子他当然记得,果然,父亲点点头,说那个案子是同事办的,案子一直没破,办案人员在等女孩开口,可那女孩受了刺激,三年了,仍然没有说过话。
  
  再到医院,李丽红格外注意朱医生和陆晓婷。陆晓婷仍然喜欢用树枝画来画去,李丽红观察了许久,给她拿来了纸和笔。却冷不丁被朱医生拦住:“为什么要给她画笔?万一她伤到了自己或别的病人怎么办?”
  
  李丽红说笔是图画笔,没有尖,不会伤人的。朱医生冷冷地叫她把笔和纸收起来。
  
  走出朱医生的办公室,李丽红越想越觉得可疑,她决定铤而走险。找到刘副院长,李丽红开门见山,说陆晓婷三年没有开过口,应该换个医生,刘副院长有些为难,说朱医生一直主治陆晓婷,病情虽无起色,但也不好让别人插手。
  
  “我不想再跟着朱医生。陆晓婷在他手里一定治不好的。”
  
  “为什么这样说?”
  
  李丽红明白自己说漏了嘴,急忙说这只是自己的直觉。刘副院长叹了一口气,说他想办法把陆晓婷转给白医生,这样李丽红的实习任务就是配合白医生为陆晓婷治疗。
  
  尽管朱医生对刘副院长大发雷霆,可陆晓婷还是转给了白医生。
  
  在李丽红的建议下,白医生为陆晓婷单独设了一间病房。李丽红每天几次到她房里,给她拿来图画纸和各色水彩笔。“你可以画出你所有想画的,过去发生的事情也可以画出来,不管怎样,我希望能做你的姐姐或者朋友。”当李丽红把画笔送给陆晓婷时。陆晓婷看着她,眼睛里似乎有火花一闪,但随即熄灭了。
  
  午睡过后,李丽红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陆晓婷。她画了一所房子,画了一个在床上被捆着的女人,接着又画了一个哭泣的女孩。李丽红看着这些画,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当陆晓婷开始画第四张时,上面竟然出现了隐藏在黑暗中的怪兽。
  
  陆晓婷反复地画,翻来覆去就是这四张。李丽红心想,如果被捆绑的女人就是陆晓婷的母亲,那么哭泣的女孩应该是陆晓婷,可黑暗中的怪兽又是谁呢?
  
  “接下来呢?这个怪兽,它想吃掉谁?”李丽红耐心地开导她。
  
  陆晓婷突然拿起笔,用力在纸上画了一个图案,这个图案几乎让李丽红惊呆了。
  
  女人赤身裸体,怪兽正伏在女人身上撕咬着她的乳房,女孩惊吓过度,呆呆地站在床边。陆晓婷画完,扔掉笔跳到床上,一下子用被子蒙住了头。
  
  李丽红看着画,疑惑不解,突然她想到了个办法,既然陆晓婷对过去感到恐惧,那么为什么不试着为陆晓婷催眠,在睡眠中让她把事情的经过画下来?
  
  下班回家,李丽红问父亲,拜托他的事查得怎样了。父亲冲女儿竖起了拇指,说她猜对了,朱医生果然与陆晓婷的母亲有瓜葛,年轻时两人曾是情侣,后来不知何故分手,他一直未娶,在陆晓婷父亲死后,她母亲一度精神崩溃,曾到朱医生所在的精神病院治疗,他再度追求陆晓婷的母亲,却遭拒绝。
  
  “会不会因陆晓婷的母亲宁死不从,朱医生恼羞成怒遂生杀机?陆晓婷母亲受惊吓过度,被送到精神病院后,朱医生再度恐吓她,以至她的精神一直受到摧残,无法恢复。”李丽红分析道。李父叹了一口气说,这个案子时间太长了,当时办案人员一心认定陆晓婷是凶手,所以后来几乎再未寻到别的线索。
  
  李丽红久久地沉思着,现在她在心里认定,朱医生一定和陆晓婷母亲的死有关系。
  
  第二天,李丽红找到陆晓婷,握紧她的手说:“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你会轻松些。”
  
  说着,李丽红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开始为她催眠。陆晓婷缓缓闭上眼睛,右手在纸上慢慢移动,李丽红尽量放低声音,她看到陆晓婷的笔下出现了一个手握匕首的女孩,女孩躺在浴缸里,匕首朝着手腕,李丽红心里一惊,女孩要自杀?接着陆晓婷的画笔停在了一扇门前,再不往下画了。
  
  “你在门口看到了什么?还是听到什么?有人来了?他是否要杀死你妈妈?”李丽红忐忑不安,尽量保持着语调的平静。
  
  陆晓婷的手停了半晌,突然急促地画起来。她的手快速地动了一下又一下。很快画纸上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轮廓,那个男人举起匕首,朝床上的女人刺去。就在门外,一个女孩透过门缝,恐惧地睁大眼睛,血顺着女人的胸口喷出来……陆晓婷颤抖着,突然扔掉画笔,跑到床上躲进了被窝里。
  
  画纸上,是一个男人的肖像。李丽红拿起来几乎惊呆了。
  
  是刘副院长。
  
  这时门被推开了,朱医生走了进来。他疑惑地看着李丽红,再看看她手里的画,突然上前抱住陆晓婷,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好孩子,太好了,孩子,你终于想起来了,你当时真的想自杀,而不是想杀死你的妈妈,对吗?你看到了凶手,我知道你看到了凶手。”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丽红满脸疑惑道。
  
  朱医生抹了抹因激动而流下的泪水,说出了原委。
  
  他和陆晓婷的母亲是青梅竹马,后来他去了医科大学读书,陆晓婷的母亲当了工人。当他毕业正准备向心上人求婚时,却听到了她结婚的消息,为了她的幸福。他一直没去打扰她。
  
  可几年后,陆晓婷父亲去世,陆晓婷母亲精神恍惚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疗,而主治医生就是现在的刘副院长,当时他还只是个医生。因为垂涎陆晓婷母亲的美貌,背后有靠山的刘医生,曾数次非礼她,不得已,陆晓婷母亲病未痊愈就出了院,不久她竟死于非命。朱医生开始怀疑刘医生,因为他曾听到刘医生威胁过陆晓婷母亲,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看中的人,一定逃不掉。这三年,朱医生想尽办法要治愈陆晓婷,当他一步步就要接近真相时,刘副院长却把陆晓婷交给了白医生……
  
  “那天晚上,我看到你为陆晓婷催眠。”
  
  “陆晓婷因为疼爱她的父亲去世,母亲又长病不起,精神颇受打击,她躺在浴缸里,拿着匕首想割腕自杀,想不到她没死,却听到母亲的呼救声。姓刘的这个禽兽想强暴陆晓婷母亲,遭到反抗后。情急之下竟将她残忍杀害了。而这一切。都让陆晓婷亲眼目睹,她受到强烈刺激以至精神失常。我那天,是想引导她说出案发时的情况。”
  
  “你以为我是刘副院长派来监视你的,所以你才不让我接近陆晓婷?”李丽红问。
  
  朱医生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整整三年,花费了无数心血,现在终于找到了真相,抱着陆晓婷,朱医生百感交集。恶人一定会受到惩罚,真相终有大白之日,这一天,他终于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