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自古高手在民间"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自古高手在民间

[民间故事] 自古高手在民间

时间:2017-03-06 来源:admin 点击:

  褚友赞的两百精兵遭遇辽兵突袭后被抢走了粮草正无计可施时一个干瘦老头从天而降说是能帮他夺回粮草走投无路的褚友赞只得孤注一掷
  
  骑驴的怪人
  
  北宋年间,辽国王子亲率10万重兵,布阵雁门关外,守关主帅一边布置将士不分昼夜严加防守,一边派偏将军褚友赞带两百精兵,从内地押运粮草。
  
  褚友赞一行征得民夫若干,驱数百辆满载粮草的车马,星夜兼程直奔雁门关而来。眼看只有两三天路程就抵达本营,就见前方路边一棵大树下坐着五个挑担男人,担子扔在一边,正大敞着胸怀或坐或卧地歇凉。褚友赞并没在意,车队从大道上从容走过。没想到车队刚走过那棵大树一半,五个挑担汉子齐声大吼,手抡扁担的同时纵身跃起,朝着士兵砸来,那扁担原来是铁的!与此同时,路边树林中窜出百多名平民打扮的汉子,各执兵器,拼命冲杀。这些男人操辽国口音,个个武艺高强,出手凶狠无比,原来都是辽国兵士所扮。褚友赞一行猝不及防,哪里敌得过?片刻工夫,被敌方杀死十多名兵士,褚友赞一行只能落荒而逃,粮草尽数落入敌人之手。
  
  逃出二里多地,褚友赞这才喘过气来,收点残兵,两百人只剩下一百五十人。他做梦也猜不出这些辽兵是如何混过关隘,跑到后方夺粮草的。回想方才的恶战,面对锐气正旺之敌兵,褚友赞想重整旗鼓,夺回粮草,士兵却个个面露难色,都说没有胜算,追上去,恐怕也只能枉送性命。
  
  褚友赞长叹一声,没想到自己一个月前才因战功提拔成正七品的偏将军,首次办差使就砸了锅,回去如何向主帅交代?见部下全无斗志,他只好退一步,商量众口一词,把敌兵夸大成上千人马,他们寡不敌众,这样可以减轻罪过。
  
  正七嘴八舌议论着,只听一阵洪亮的大笑:“两百人对一百人却丢了粮草,可见兵在精而不在多呀。”
  
  褚友赞一伙吃了一惊,循声望去,大道上跑来一头没长尾巴的大叫驴,驮着一个白胡子瘦老汉,常人骑驴,双腿分跨,这老汉却是侧身斜坐,两条腿搭在一边,他手握一条尺把长的皮鞭,身背一只肮脏的蓝布包,鼓鼓囊囊的不知装着什么物件,刚才笑声就是他发出的。
  
  褚友赞未等接言,又听那老汉继续说:“你们这些当兵的见了鞑子,如何怕得像鞑子见了我似的?”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褚友赞一转念,这老汉语出不凡,或许当真有些本事。于是他和蔼地问:“老人家有何见教,末将愿闻其详。”
  
  老汉满意地笑了:“孺子可教也。你要是真能听我的指挥,我可以帮助你把粮草夺回来。”
  
  “此话当真?”褚友赞怀疑老汉是个疯子,在说醉话呢。但他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这叫病急乱投医。
  
  “军前怎敢戏言?”老汉说,“老夫已在山林中埋伏有两千精兵,招之即来,少时叫你大开眼界。不过,你也得把你的兵安排好,让他们暗暗尾随辽兵,伺机而动,而将军你得替我牵着毛驴,我让你如何,就得如何。若是做不到,咱们就各不相扰。”
  
  听说老汉有精兵,褚友赞心存一丝侥幸,这老汉难道是乔装打扮的援军首领,或者是占山为王的义士?管他,能夺回粮草比什么都强。于是,交代兵士尾随被劫走的粮草,并再三交代,切不可暴露。
  
  老汉对兵士说:“听到你们将军发出号令,大家务必奋力冲杀,到时夺回粮草,你们个个都少不了奖赏。”说罢,吩咐褚友赞牵着毛驴,沿着一条小道钻进了树林子。
  
  大显身手
  
  离开兵士老远,老汉忍不住笑出声来:“将军,我早就知道,就靠你这样的兵,是无法夺回粮草的。”
  
  “你是说,我带兵无术?老人家有何高见,求您指教。”褚友赞很虚心。
  
  “哪里。”老汉说,“你是不是刚升了官?升了官,部下却没得到丝毫好处,大家怎么可能拿性命去帮你换个前程稳固?所以,不战则已,战也必败。”
  
  “我许诺过,夺回粮草,每人赏银一两,官升一级。”
  
  “那就更不行了。”老汉摇头,“大家心里惦记着奖赏,谁还想死呀。所以,如果战,还得是败。”
  
  褚友赞品品老汉的话,还真有些道理呢。
  
  褚友赞平时是骑惯了马的,眼下却为个乞丐似的老头儿牵驴,一路上枝条划脸,荆刺牵衣,更是累出了一身臭汗。他心里发狠,这老头夸夸其谈,像极了街巷帮闲的作风,他若是胆敢耍戏于我,我首先扯腿把他一劈两半!
  
  这样一想,就听老汉说:“前面没路,只能钻树林子。你牵着驴,照直奔正东的山尖,翻过两道岭,可追上辽兵。”褚友赞偷眼观看,那老汉十分悠闲地稳稳坐在驴身上,那条小皮鞭在空中飞舞,不是打驴,而是打企图咬驴的蚊子和虻虫,一打一个准儿。
  
  老汉笑笑:“这驴脾气大,常人使唤不得。偏我就看中了它没尾巴。我帮它打蚁蝇,它就离不开我,任凭我驱赶。”
  
  褚友赞看得呆了,心想,老汉不但有甩鞭绝技,且巧驭倔驴,极有心智,此人不可轻视。
  
  翻过两道山梁,老汉说:“我们走到辽兵前面去了。我骑在驴上望得见,你却不能。”说着,吩咐褚友赞牵驴往山下走,去截辽兵。
  
  褚友赞也望见了粮草车队,他欣喜道:“原来你的精兵埋伏在这里了呀。此时以逸待劳出其不意地杀出,夺回粮草如同探囊取物。”
  
  老汉笑道:“你身为将军,怎么不懂得用兵之道,这种时候杀出,岂不坏了大事。”
  
  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怎么还坏大事?褚友赞大惑不解地望着老汉。
  
  “杀死一千,自伤七百。真正会用兵的,要大获全胜而不失一卒。”老汉继续教训褚友赞,“将军不用怕。你先在附近藏好了,别让鞑子伤着,且看我如何对付。”
  
  褚友赞先选了一处树丛藏身,心里想不明白,精兵不舍得用,要它做什么。想大获全胜,还想不折一兵一卒,自古以来没有过,这老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现在辽兵已看得清清楚楚,他想改主意,已经迟了,老汉已骑着驴拦在了一条岔路口中,直接迎着辽兵。
  
  褚友赞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老东西莫不是要出卖我吧?如果这样,自己除了自刎,没别的选择了!
  
  再说辽兵,自然不会把这样一个老汉放在眼里。老汉大喝一声:“听着,这条路是我的,尔等须绕行。不听劝阻,休怪我不客气!”
  
  褚友赞伏在草丛中哭笑不得,原来是这样的本事,那辽兵不疯不傻,会听他吓唬?说时迟,那时快,但见老汉把皮鞭插在腰间,左手从破布包里抽出一张很小的弓,右手抽出一大把很小的箭。老汉就那么悠闲地坐在毛驴身上,朝怒气冲冲的辽兵说:“哪个不听我的话,我射瞎他的左眼。若是射错了右眼,我就跪在地上求你们饶命。”话音未落,他已经射出三支箭,箭箭都中辽兵的左眼。在辽兵惨叫的同时,老汉十支箭已射出,让十个辽兵丢掉十只左眼!
  
  老汉哈哈大笑,笑声震得树叶哗哗响,如同大风刮过:“怎么样?你们是绕行,还是硬闯?”
  
  辽兵想老汉如此猖狂,附近必有埋伏,因此哪里敢再撑,匆忙把受伤的同伙抬到装草的车上,顺着另一条道逃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