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死人说话"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悬疑故事] 死人说话

[悬疑故事] 死人说话

时间:2017-03-15 来源:admin 点击:

  一、谨慎的惯犯
  
  张威是个抢劫惯犯,看着一脸憨厚,个子不高,也不壮实,甚至还有点显瘦,不过因为他不仅练过武功会点穴,又爱看侦探片,具有很强的反侦探能力,而且思维缜密,所以从前年开始干上这行就没失过手。
  
  每次作案前,他会先找准目标,而他找的目标都是清一色的有钱女老板。一般来说每干一票,够他生活好几个月。定好目标之后,他会花上好几个星期的时间掌握那女老板的行踪、特点,并观察好下手地点周围的环境、监控的布置、巡警规律、逃跑路线等等,然后制订周密的抢劫计划,包括遇到紧急突发情况的脱身办法,反复推敲确定没有遗漏的地方了才会去实施,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正因为这样,有几次即使碰到意料之外的事情,就差那么丁点被抓,最后还是让他有惊无险地机智逃脱了。
  
  这一次,他把一个刚到家门口的女老板从后面一掌击昏,正在翻找包中钱财的时候,突然传来警察巡逻车的声音,今晚的巡逻时间竟然比平时提前了10分钟。这时按原路逃跑已然来不及,于是他不慌不忙按照备用计划,迅速跑进附近的一个公共厕所。进了女厕所后,以最快的速度摘掉面罩,脱掉连衣裤,从身上的斜挎包里拿出一条连衣裙套在身上,又把运动鞋脱掉,换上高跟鞋,随后套上长发头套,对着手机屏幕擦上口红。最后从斜挎包里拿出一只女款手拎包,把斜挎包及换下的连衣裤一股脑儿塞进拎包,然后慢吞吞走出厕所,朝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走去。
  
  这会儿警察已经封锁了附近的道路,公交车站也站了两个警察,一有男性过来,就伸手拦住进行检查、询问,女人则一律放行。张威很沉着地走过去,微微低着头,故意扭着屁股大摇大摆上了车,在警察眼皮子底下逃脱了。
  
  张威住在这个城市近郊的一个村里,邻居是个70多岁的孤老太太,身体不太好。在村民的眼里,张威绝对是一个热心肠的厚道人,嘴上话不多,但经常会帮老太太干一些体力活,见人就憨厚一笑。他还多次借钱给村民救急。按照孤老太的话来说,张威是个可怜人,要不是遇上一个女骗子,骗了感情不说还骗光了张威的钱逃到国外去了,害得张威卖了城里的别墅还债,穷得只剩下几件衣服,哪会到村里干这四处收破烂的活啊。不过,这也给张威罩了一层保护色,警察即使怀疑,如果没有确凿证据,一找邻里打听就会打消怀疑。所以尽管人们对这蒙面抢劫大盗传得沸沸扬扬,但村里没有一个人怀疑到张威身上。
  
  这不有一次,张威又找到一个目标,跟踪了解了三个星期后,准备动手前却突然发起高烧,病倒了,两天后才退烧。
  
  隔壁的老太太见他病了,吃饭时间都会把他叫到自己家里,一起吃一点。张威怕时间长了夜长梦多,所以打算带病实施抢劫。走前,他故意跑到隔壁老太太家,敲门,说自己胃疼得厉害,这会儿卫生所也关门了,所以先找她要两粒止痛药吃吃。老太太被惊醒了,习惯性抬头看了下墙壁上的钟,嘴里应着:“来了,来了。都11点了,你咋突然胃疼了?”一边说一边爬起来开门找药,张威说吃了就没事了,让她赶紧回屋睡觉,说完就把老太太家的门关上走了。
  
  一会儿,老太太家的灯便黑了,又等了十几分钟,估摸老太太睡着了,一身轻装的张威才悄悄出门,推着摩托车跑到离村子一里地的样子,才骑上往蹲好点的地方赶。
  
  到了距离蹲点的地方还有半里地的时候,他把摩托车停在一个早就看好的隐蔽地方,然后快速跑向这个别墅区最东北角的一幢别墅。
  
  果然,不一会儿,那个女老板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张威毫不迟疑地从旁边的绿化带里蹿出来,对着女老板的脖子就是一掌,女老板随即晕倒在地。张威很顺利地从她的手提包里翻出一摞现金往自己斜挎包里一塞,依原路返回,骑上摩托车就走了。
  
  回到离村口一里地的地方,他下了摩托仍旧推着回到住处。摸黑进门,把钱藏好后,拾掇拾掇看没什么破绽了,才回床上继续睡觉。
  
  二、微露马脚
  
  第三天中午,张威吃了中饭正准备出门收破烂,没想到两个警察上门了。
  
  开始,张威有点不安,但转眼一想不可能露出破绽的,所以很镇定地请警察进屋坐。
  
  一高个儿警察问他,大前天晚上11点左右在哪里。
  
  张威说当时肚子疼得厉害,起床到隔壁阿婆家讨了两颗止痛药吃,不信可以去问她。
  
  矮个儿警察追问道:“你怎么就确定老太太家有止痛片啊?”
  
  张威憨憨地笑着解释,因为平时经常帮阿婆干点重活,知道她有偏头痛的毛病,备有止痛药的。
  
  两个警察一听,再打量了张威几眼,就跑到隔壁阿婆家求证了。
  
  自然,阿婆说那晚张威来讨药,自己起床时特意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正好11点。还补充说,张威可是个好人呐,怎么可能犯这种事,你们一定搞错了,可不能冤枉人啊。
  
  警察再往旁边几户人家询问,果然都众口一词,都说要是张威是抢劫犯,那这世上就没有守法的好公民了,而且还嘲笑警察就知道瞎折腾,有本事抓真的罪犯去,千万别让世上多一桩冤案出来!
  
  既然没有作案时间,那就不可能是张威干的。两个警察面对村民的冷嘲热讽只好悻悻地走了。
  
  对这事,张威还郁闷了一阵,明明自己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也没有遇到任何人,怎么会有警察找上门来呢?后来,才听人说起,那个别墅旁边的路上新装了两个监控设备,拍到了抢劫犯的背影。随后在城市的监控里寻找背影相似的男子,结果发现骑着三轮车的张威的背影相像度较高,所以就找到张威家来了。因为只是背影像,没有充分的证据,只能先调查。好在事前,张威在老太太家吃中饭的时候趁着老太太去厨房洗碗,把老太太卧室的挂钟拨快了一个小时,留下了不在场的证据,后来又找机会把钟拨回了正常。
  
  这件事以后,张威更谨慎了,而且决定歇一段时间。
  
  三、惊见女鬼
  
  过了足足半年,张威才再次开始实施酝酿已久的抢劫计划。当他自信地一掌击向那个女老板时,没想到对方敏捷地避开了,随后转身喝问他:“你要干啥?”
  
  张威一愣神,随即一拳就朝对方面门打过去,想在最短时间里把对方打晕。可惜他的拳头也落空了,对方反应很是迅捷。张威又急又怒,拿出看家本领再次一脚狠踢过去,对方还是往旁边一闪躲开了,然后回身就是一脚,随后一把抓落张威脸上蒙着的黑布。张威差点被踢到,吓出一身冷汗,见对方扯掉了自己脸上的黑布,心里陡然升起一股绝望之意,疯狂地拔出从不出手的匕首,狠命刺了过去,这一刀正好刺在了对方左胸心脏的位置,直没至刀柄。对方哼了一声就倒在了血泊中。
  
  张威再看了一眼刀的位置,确定对方不可能再活后,才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家里,心狂跳不已……
  
  一星期之后,刚要出门的张威竟然再次遇上了那一高一矮两名警察。
  
  这回,高个儿警察拿出一张逮捕证,说他抢劫杀人,已有证人,作为嫌疑犯他被正式逮捕了。矮个儿警察随即给张威戴上了手铐。
  
  张威还没回过神来,隔壁老太太已经急匆匆地迈着小步跑过来,嚷开了:“你们干啥,干啥呀?上次不来过了吗?干啥还要抓他?他是好人,好人呐!”
  
  两警察也不睬她,迅速把张威押向村外的警车。张威露出憨厚的笑容,回头跟老太太说:“阿婆,肯定是他们搞错了,我去去就回来啊。您别担心。”话语间充满了自信。
  
  进了拘留所后,警察很快对他进行审讯。张威思前想后觉得不可能有什么证人看到自己作案,那边监控是个死角也不可能拍到什么,所以拒不承认犯罪事实。
  
  这时,审讯他的警察冷笑了一声:“哼,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你不是要证人吗?等会儿就到。”说完出门打了个电话。
  
  不久,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警察推着一个坐着轮椅的人来到审讯室。
  
  警察问那个轮椅上的女人:“你看清楚了吗?那天晚上劫杀你的人就是他?”
  
  那女人点点头:“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就是他!”
  
  “你,你是人是鬼?!是鬼,没错,是鬼!”张威仔细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才是鬼呢!”那个女人呸了一声。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张威歇斯底里地喊起来。
  
  “你一刀刺在我左胸的位置上,不过你想不到的是我的心脏正好生在右胸,是右位心,几万分之一的概率,偏偏我就是那几万分之一哦!嘿嘿,你做梦也想不到吧?”女老板带着戏谑的表情说道。
  
  “原来是这样!几万分之一,几万分之一!真是天亡我也!”张威顿时就像被抽空了一般颓然低下了头。
  
  “你错了!法网恢恢,即使这次你真的把我杀了,你还是迟早会落网的!”女老板一脸的轻蔑。
  
  张威心如死灰:“我交代,我全都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