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夸大自己的苦难"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请不要夸大自己的苦难

请不要夸大自己的苦难

时间:2017-10-21 来源:admin 点击:

  不论多大,父母都认为我是个孩子。如今我似乎还是个孩子,或者说保留了孩子应有的许多个性和习惯,比如冲动、任性、孤注一掷。
  
  在他们眼里,一直以来我性格上最大的标签还是软弱,按我娘的话讲,屁大点事就不得了。
  
  很小的时候,手被开水烫或是被刀划,疼得不得了,我就大喊大叫,跺着脚,在房间里边跳边跑,任谁劝也不管用。
  
  我娘喊我说:回来啊,我给你上药。
  
  我却哭哭啼啼地往外跑,边跑还边喊:不要不要,疼死我好了。感觉要让其他所有人都知道我的疼,让其他所有人知道自己受伤了,这样自己的疼痛才会减少。
  
  受同学欺负,我会跟父母说;课堂上罚站了,我会跟父母说;课文没背好、铅笔被偷了、红领巾忘带挨批了,种种这些,也都跟他们讲。
  
  一天接着一天,我似乎习惯了用这样的方式去“骗取”他们的关注与心疼。我丝毫不了解他们的心情,只是觉得天大的事儿有父母撑着,觉得只要受伤了,跑回来抱着他们哭两声,他们总会想办法让我开心起来,获得失去的一切。
  
  人一旦形成了某些习惯,便很难轻易改掉。
  
  小学三四年级我仍然是这样子。端午节当天,满满的一桌子粽子和茶叶蛋,我随手抓起来一个,尝了一口,然后扔掉,把吃在嘴里的全部吐在桌子上,一点不剩。
  
  我娘愣在桌边,看着我的一举一动,默默地走到厨房。妹妹朝着我翻了个白眼,跟着跑了过去。
  
  “哥,你把娘给惹哭了!”没过一会儿,妹妹突然跑回来,恶狠狠地瞪着我大喊。
  
  我爹站在我旁边,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本以为他会打我,但他没有,只是沉默地站着,观望着一切。
  
  那一刻似乎整个房间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周围的餐桌、天花板、锅碗瓢盆都在打转,只有我一个人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一刻没有人打我骂我,但我知道自己错了,仿佛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又不知道到底错在了哪里。
  
  老实讲,从小到大父母亲口告诉过我的大道理很少,也不知道是他們不爱说这些,还是他们知道我可以渐渐领悟到一些。记忆中我总是通过他们的一些行为辨别是非,而后通过另一些举止领悟对错。
  
  也许是懂了一些道理,从那以后我对父母感觉亏欠,便很少再和父母抱怨一些小事,学校里的一些情况我也很少提起。
  
  那件事过去好一阵子了,突然有天晚上,我爹急匆匆地赶回来,一手提着一袋好吃的,一手拎着一把刀。
  
  娘和小妹都早早地睡了,只有我在客厅复习功课,看他开门进来,我兴冲冲地跑过去接下他手里的口袋直接奔向厨房,没顾上其他。
  
  走着走着,我想偷看他到底买了些什么,发觉塑料袋上黏糊糊的,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打开厨房的灯,才发现塑料袋上沾满了血,连里面装的苹果也被染红了。
  
  我被吓得不敢吱声,只是想径直跑向卧室,把我娘叫醒。
  
  爹似乎一早料到我的举动,从我进厨房那一刻就慢慢跟在我后面,等我走出来的时候,发现他正立在厨房门口,拦住我小声问我:“你娘你小妹都睡了吧?”
  
  我轻轻点了点头,仍惦记着刚才口袋上的斑斑血迹,不敢吱声。
  
  “来,帮我去那个小药箱里拿点酒精。”爹抬起一只手,指着客厅里的柜子说:“再扯点纱布过来。”
  
  “我还是叫我娘起来吧?”我怯怯地对他说。
  
  “叫你娘干嘛?你做不了吗?”他突然严肃起来,皱起眉头,一副司令官的模样,让我不得不顺从。
  
  按照他的意思,我准备好了酒精和纱布,又小心地帮他把手上的伤口包扎好。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血,帮他包扎的时候,我想象着自己的手也被砍伤,感觉一定不会像他一样镇定坚强。
  
  “你知道么?”等止住了血,他突然抬起头冲着我淡淡地说,“许多事是没有必要让更多的人知道的,尤其是令人担心的事。”我瞅他一眼又不敢多看,反正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盯着他的伤口听着他说。
  
  “不过是一个小伤,非要把你娘捅咕起来,她起来有啥用啊?”他反问我。
  
  “可是流了好多血啊。”我回答。
  
  “她起来,无非也是帮我包扎嘛。这个点去不了医院,她又不是医生,包扎手法跟你一样,也高明不到哪去。叫她起来反倒害得她提心吊胆,多一个人替我担心。你说,这么做有必要么?”他突然话语缓慢下来,变得很慈祥,是父亲,又是英雄。
  
  “那……我娘早晚都会知道,到时候咋办?”我支支吾吾地问他。
  
  “你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他用没伤的那只手弹了我脑壳一下,笑着对我说:“等她知道,我早没事儿了。那时候跟这时候能一样么?”
  
  我点了点头,释然了许多,迅速收拾好药箱,又仔细清洗地上的血迹,把刀藏好,把苹果清洗一番,销毁各种可能被别人发现的证据。
  
  第二天起来上学,我被娘叫醒后发现他早走了,再看看桌上摆出的一盘苹果,懵懂中觉得这并不是梦。
  
  “你爹昨晚上啥时候回来的?苹果他买的?”我娘问我。
  
  “挺晚的了吧,我也睡了。”我撒了个小谎,像个不动声色的英雄,从未如此成熟稳重过。
  
  从那以后的大半个月,每天晚上等她们睡了,我都会偷偷爬起来,在客厅守着爹回来,帮他换药,再清理“战场”。
  
  直到有天放学,看屋子里坐着两名警察,我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原来父亲那晚是和小区里收黑租的地痞流氓斗争了一番。
  
  我把当晚的事情仔细地描述清楚,又把藏在橱柜里的刀找给警察,我娘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仿佛很欣慰又很无奈。
  
  但在我看来,这件事就像是一张证书一样,裱在自己的心里。不是因为父亲勇斗歹徒之类的事迹始终我都参与其中,而是我第一次遇事不慌不忙不吵不闹,把许多令人担忧的事藏匿于心,像个有担当的男人一样。
  
  人总是靠着经历不断成长起来的,而那些发生在童年里的事情尤为重要,像是长在土壤里的根须一样,影响着以后的诸多行为。
  
  从那以后我仿佛变了个人,虽然也会和父母撒娇,也会说一些小孩子的话,耍一些小孩子的脾气,但很多事我更愿意藏在心里不说,尤其是悲伤难过的事。
  
  这些年,情绪不稳定,想要冲他们抱怨的时候,我通常都会想起一句话: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
  
  所谓长大,就是不再让爱你的人替你担忧。不知道有多少人明白这一点,并有多少人真正长大成人,不动声色呢?正如父亲所说的那样,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必须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那些令人担心的事。
  
  我们必须明白,这世上最关心你的人,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可以不顾一切奔向你拥抱你帮助你的人,就是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的恋人——这些真正爱你的人。
  
  所以当我们有困难的时候,也必须为他们着想。
  
  当我们没有倒下还可以支撑着站着起来的时候,我们不妨试着先坚持一下,把心中的困苦藏匿起来,等你站起来的时候,再告诉他们:当初我是有多么艰难,但现在已经好了,请你不要挂念。
  
  人总是喜欢夸大自己面临的苦难,而忽略别人对你的担忧。正因如此,我们常常喜欢抱怨,希望周围人都知道自己的困难才好,兴许这样困难就会少一点。
  
  可事实证明,并不会。很多时候一个人去承担,要好过许多人为你提心吊胆。
  
  最主要的是,他们的担忧时常并不会让你勇敢前行,反而是你前行路上甜蜜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