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怎样爱上婚姻的"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在线娱乐场> 我们是怎样爱上婚姻的

我们是怎样爱上婚姻的

时间:2018-03-30 来源:admin 点击:

  我们经历试探、猜忌、动摇、埋怨、争吵……爱上彼此,也会这样热热闹闹地爱上婚姻。
  
  诸事不顺眼
  
  两盘菜在两双筷子下变少,并不是多么好吃,而是只能如此。面对郑珊将热汤替换成的胡萝卜汁,顾楠很不满:“这么发展下去,你会不会某天只给我一碗米饭加一碟盐巴?”
  
  郑姗语气平静:“完全可能,如果我工作一天回家以后比现在更腰酸背疼,而有的人却视而不见端坐在电脑前玩得热火朝天。”
  
  “我可不是玩儿,我是在为我们家挣钱。”“算了吧,我只知道你拿走了我的钱,没见你挣回来一分钱。”“你懂不懂这是基金啊,基金能今天买明天卖吗?而且说什么你的钱我的钱,应该说我们的钱!”
  
  每次争吵都会归结到基金,基金成了无法沟通的壕堑,下次还得靠它结束论战。
  
  郑珊去开电视:“差点忘了,今天6进5,你说今天谁会留谁会走?”顾楠不屑:“谁留下都成,只要把你最痴迷的9号给淘汰了!”郑珊大叫:“你就见不得我开心啊?”
  
  郑珊继续说:“你昨晚闯的祸,我都没跟你算账,老婆睡旁边,老公独自发洪水,床单还没洗,要不领你看看证据?”
  
  “你这——”冲出这几个字,顾楠又闭嘴把不够慎重的话吞了回去。
  
  两人紧盯屏幕再未讲话,关电视已经12点多,郑珊一通洗漱,顾楠在卧室人事不省。生活的平淡与简陋,总让两人诸事不顺眼。
  
  突然的新鲜
  
  顾楠从杭州出差回家,刚下班的郑珊正在浴室洗澡。顾楠打开旅行箱,将相机塞进上班用的肩包,里面有很多余荟荟的照片。这个在异地邂逅的北京女孩,一起探访龙井村的两天时间里,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郑珊冒着热气出来了:“晚饭出去吃吧,家里没什么吃的。”
  
  两人坐进附近的餐馆,服务员上菜时,顾楠接到一条短信:
  
  “我买好了明天回北京的票。你走了,好像整个杭州城都死去了。我们还能见面吗?如果你的回答是‘不’,我可以立刻把票退了。”
  
  是余荟荟。顾楠的心瞬间充溢到膨胀、晕眩,他已经很久没听过这么激情的话了。他看了眼郑珊,又放回手机,像从云端降落凡间。
  
  “不回?”郑珊嚼着食物含糊地问。
  
  “不用,知道我去杭州出差了,哥们问候一下。”顾楠也夹一筷子。
  
  “嘿,简直比我这老婆还尽心。”郑珊笑。
  
  晚上,两人洗漱完毕进卧室,顾楠突然深情搂住郑珊,贴着她的耳根子:“跟我做爱吧。”郑珊“哗”地起了反应,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新鲜刺激,她的每个毛孔都张大了。她扭头看着顾楠:“你怎么了?”
  
  顾楠箍住她:“我想找回我们之间的激情。”
  
  原来性有魔法,郑珊散乱得像一地碎片,每一处碎片都散发着光芒。有洁癖的她第一次不急着去清理,久久地赖在床上。
  
  赴约也是理所当然
  
  顾楠觉得当然得赴余荟荟的约,躲起来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显得特不男人。
  
  到达她约的韩国面包店,余荟荟语言与视线同样热辣:“真不敢相信你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且就在北京……”
  
  每一句话都循循善诱,直击顾楠心脏。她说在龙井村时,她许了个让某男人爱上她、然后向她求婚、最后两人永远在一起的愿。
  
  “那个男人就是这个男人!”余荟荟俏皮地用食指戳到顾楠的胸口。
  
  对此顾楠毫无经验。包括郑珊在内,仅谈过三次恋爱的他,无论哪次都没有暧昧的调情和挑逗。三个对象都是从开始就预备真心实意永远走下去的,都符合道德标准和社会规范。
  
  结婚后生活中就只剩哥们情意,彼此发发黄段子还不敢给郑珊看,怕郑珊骂那些兄弟带坏自家老公,以后遇到朋友聚会,阻挠起来更加证据确凿。
  
  “你不至于被我吓着吧?”余荟荟快乐地笑起来。“我能说的,大概只有谢谢两个字了。”顾楠说得很郑重,一点没开玩笑。告别余荟荟独自搭乘地铁回家,顾楠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荟荟,我是一个已婚男人。”
  
  并非捕风捉影
  
  吃完午餐,刚踏进办公室的郑珊就听到一声惊呼:“这是在哪儿照的呀?简直一个大明星啊!”
  
  郑珊凑趣上前,众人围观的是余荟荟的新电脑桌面。照片上,余荟荟身穿浅粉的中式袄,在青翠欲滴的矮树丛中淡淡而笑,优雅而古典。
  
  “在杭州拍的哦。”余荟荟笑着回答。郑珊跟着问了句:“照得这么好,是谁照的?”
  
  笑意从余荟荟脸上褪色,语调瞬间降低:“一个有妇之夫。”
  
  众人哗然,追问着更多的故事内容。余荟荟并未和盘托出,受害者般大叫:“我的伤口刚结疤,你们就别再撕开来看了。”
  
  郑珊的心莫名狠跳两下:余荟荟去了杭州,顾楠也是!但又觉得荒唐,杭州又不止顾楠一个有妇之夫,这种概率也太小了。
  
  另一边的顾楠也在办公室翻看余荟荟的照片。余荟荟那透明而傻乎乎的眼神,得意洋洋又毫无心机的话语,都令他心动不已。
  
  心底泛着足以掀翻平静人生的暗流,但顾楠知道如果任其波动,世界马上就能美妙且恐怖。特别是一想到郑珊接获噩耗痛哭失声寻死觅活的模样,顾楠的心脏也紧缩成一团,怎么也不敢往下想了。
  
  一场斗智斗勇
  
  余荟荟和有妇之夫的事在办公室传开了。这天郑珊上卫生间,正好碰到余荟荟从隔间里出来,眼睛红红地和她打招呼:“郑姐。”
  
  “你哭了?”郑珊突发灵感:“因为那个有妇之夫?”
  
  余荟荟点头,像找到最知心的同盟,掏出手机伸到郑珊面前:“你看,他刚发来的。”
  
  “非常荣幸得到你的青睐。你是一个极有魅力的女孩,拒绝你才会让我感到痛苦。不过我们肯定这辈子无缘。我会把你的邮箱号手机号都删除,也请你把我的联系方式都删除吧!”
  
  发信号码让郑珊更近地凑到屏幕上,没错,这是顾楠的手机号!郑珊暗吸一口气:“这个人多大?干什么?有没有孩子?”
  
  “不知道。”余荟荟不停摇头。
  
  “我建议你再发一个短信给他,看他回不回、怎么回。”郑珊幽幽地开口。“那我说什么?”“问他能不能再见一次面,把事情做个了结?”余荟荟吐吐舌头,看似接受了郑珊的提议。
  
  晚上,收拾厨房的郑珊催顾楠去洗澡后,赶紧查看他的手机。虽无异常,但她给余荟荟发去一条短信:
  
  “今天晚上九点见个面好吗?”
  
  郑珊发完瘫在沙发上,觉得用尽毕生智慧。水声停了,郑珊照原样放好手机跑回厨房。随着“叮叮”的短信接收音传来,顾楠拿起手机啪地掀开,啪地合上、将手机搁回去,又快速拿起来做贼似地塞进大裤衩的裤兜里——不必等到明天威胁余荟荟,郑珊自己就揭开了谜底。问题是,该拿这个谜底怎么办?
  
  郑珊想不出其他恰当的举动,洗完澡径直上床睡觉。好久,顾楠在背后轻抚了她几下:“睡了?”郑珊想了想,假装睡了。过一会又轻哼一声,表示已微微惊醒。
  
  “怎么一洗完澡就睡了,招呼都不打。”顾楠问。“咱俩睡觉打过招呼吗?”郑珊答。“以前是不打,可最近不是不一样了吗?”顾楠说。“什么不一样?”郑珊睁开眼睛问。
  
  “说不好,”顾楠仰头凑近,“但是我挺喜欢这种变化。”郑珊笑:“无非性事频繁了,说不定还暗藏什么原因。”
  
  顾楠倒回床上没有辩解。郑珊仰头凑近:“我是不是说准了?”顾楠换了严肃的神色,扳住她的肩:“不要开玩笑,有的玩笑不能开,不吉利。”“怎么个不吉利?”郑珊紧接着问。“会弄假成真!”
  
  郑珊怵然一惊,败退下来。顾楠不是故意吓唬她,实际上顾楠说这话时,他自己也在隐隐害怕。
  
  结局很吉利
  
  郑珊早上刚进办公室,余荟荟就冲过来,把她拉到昨天的老地方:“郑姐,你看他昨天发的信,可我再回过去,他又关机。”
  
  郑珊从容地看一眼:“我想可能他发完又后悔了,只好关机。”
  
  余荟荟呆住,这分析完全不同于她的思路。郑珊拉着她的胳膊问:“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上床?kiss或拥抱?”余荟荟僵硬了一会儿,摇头:“没有。”
  
  “也是啊,要有,这家伙就是十足的流氓了,我会劝你打上门去。”郑珊如此解释着她问题的缘由。
  
  “那现在我怎么办?想办法跟他上床?”余荟荟像稚童一样讨主意。
  
  郑珊笑:“你别傻了,不跟男人上床的女人还有点儿魅力,一上过床,就没有底牌可以亮了。你就静观其变好了。”
  
  回到办公室,郑珊久久不能平静。看着余荟荟的背影,说不上是同情还是厌恶。但她正涌起一浪一浪的柔情,不把这柔情尽快传达给顾楠,她会淹死。
  
  郑珊拿起桌上的电话,给顾楠的手机拨过去。“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字正腔圆的回复。郑珊听此,握着听筒安心而甜蜜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