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不起的游戏"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客户端登录> 玩不起的游戏

玩不起的游戏

时间:2018-05-09 来源:admin 点击:

  那个在游戏里自由变换身份、随意背叛朋友的男人,在现实里又能真的值得信任和托付吗?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大概是在换第二份工作的时候开始喜欢上网络游戏的。
  
  别奇怪,作为城市年轻小白领的一员,我这个爱好并不算特别,网游也不像媒体上常见的负面新闻那样,让人五迷三道如中魔障。在我,以及我认识的朋友里,都理性地知道网游只是一个数字化的亚真实社会,里面是五彩斑斓的虚拟人生。我们奋身而入,只是为了在压力巨大的现实社会里,寻找一个释放自己的出口。
  
  所以,我和那些喜欢在游戏中扮演另一个自己的玩家不同,我很有节制,每天最多只上线3个小时,结交一些合心意的网友,也一直坚持在游戏中做真实的自己。
  
  来到这个服务器后的第3天,我遇到了他。
  
  简单来说,他是一名日夜与电脑和网络打交道的软件设计工程师,游戏技巧对他而言不是问题,是他手把手地教我怎么杀怪,怎么做买卖。
  
  每段网游恋情都惊人地相似,在深夜的游戏王国里,我们各自级别都飞速上升的同时,默契和感情也在急剧升温,半个月后,在照例收到他“晚安,好梦!”的讯息后,我终于跳出游戏本身话题,问他:你在哪个城市?
  
  窗口里跳出的一行字,让我心脏急促跳动、额角出汗。是的,我们在同一个城市。
  
  一整晚,我为他辗转难眠。
  
  他似乎也觉察出了什么,开始在服务区里召集同城网友聚会。
  
  那一晚过于热闹,以至时间冗长。他坐在我的身边,一边喝茶,一边吃点心,一边跟我说话。我则在心慌下表现得肤浅而脆弱,步骤凌乱心神恍惚。
  
  他比我大两岁,高大,戴眼镜,因为长年从事IT业,脸色有点苍白。但他笑容很有感染力,也像在游戏里一样照顾我,带我认识那些平时躲在ID背后的人。大家热烈地拥抱大笑,我被那种气氛完全地感动着。
  
  那天晚上回到网上后,在大家的起哄里,我们在游戏里结婚了。
  
  我爱你,虽然这是网络
  
  和无数有缘无份的网游情侣相比,我是幸运的。从聚会那晚开始,我们现实中的接触多起来。他的一切都那么适合我,我白天打电话抱怨永远做不完的工作,他总说,“乖,晚上带你去杀BOSS出气!”
  
  现实中的问题其实并不能真地在游戏中解决,但因为有他,我乐在其中。我们感情越来越好,简直成为了那个服务器的一段佳话。也是在那段时间,我们共同加入了游戏中的一个行会,叫做“永恒国度”。
  
  交往渐入佳境,休息日约会、逛街、吃饭、看电影不在话下,除此外,每天也都在游戏中见面,和朋友们并肩作战,在网络中互相写肉麻的情书。有时候在电脑前情意绵绵地道完晚安,我站在阳台上看这个城市,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也许女人天性都是浪漫的。我很投入这种生活,把我的喜怒哀乐透过网路传达给对方,也希望和他的爱情,如同那个我们都投入了无数心血的行会一样,能够如传说般“永恒”。
  
  但他的理智有时候让我觉得恐慌,我总怕失去他。这时候他就会笑,说傻丫头,我们双方父母都见过面了,你还怕我消失?
  
  我知道他在暗示我,我太依赖他了。但如果遇到他有事不在线,我在游戏里也只能是恹恹的。他在行会中出了名的不爱说话,只有参加战斗时才格外活跃,但我仍觉得幸福,因为和所爱的人共有着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
  
  假作真时真亦假
  
  在我们的行会日益强大,他的主号已经练到发光,并且拥有了无数顶级武器和装备后,我们相识一周年那天,他向我求婚了。
  
  ——这一次,他要娶我做现实里的妻子,一生的爱人。
  
  虽然底下结婚已经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但那一刻,他在行会聊天室说出这句话,伴随着准备好的戒指、花束、以及所有女法师们的热烈拥抱,我仍然幸福得发晕。
  
  不可避免地,我上网时间少了,买房、装修、酒宴预约……一系列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铺天盖地汹涌而来。我们开始同居,并为未来的幸福努力打拼。
  
  但我发现他开始有些躲躲闪闪的,有时候他开着窗口跟人说话,我一趴到他肩上,他就会把那个窗口关闭。我有点小在意,但我想,开始走向婚姻的生活是不一样的吧,应该多给对方留一点秘密。
  
  “我觉得网络真好。”在某一天深夜练级结束后,我欣喜地对他说,“今天我收到了索非亚的包裹,她给我们寄了一套漂亮梳子。”索非亚是游戏里我的闺蜜,在千里外的另一座城市。
  
  他不置可否,“网络嘛,玩玩就好,别太当真。”我怔了一下,没有网络的真实,哪来我们现在?但我想他当时正在打怪,应该是无心的一句话。男人都是一样,对于战斗和荣耀有着女人所不能理解的痴迷。他执着胜利,哪怕只是在一个游戏里。
  
  我还可以相信你吗?
  
  那场著名的行会战发生我们婚礼前一个月。
  
  被琐事折腾得焦头烂额的我,那天抽出了一整晚时间认真地参加战斗——大家都说要用这次胜利,来庆贺我们的婚礼。
  
  那次进攻的目标,是这个服务器里最炙手可热的一座城池。
  
  战斗开始很久,作为重要作战主力的他仍没有出现。直到我和同伴们一起艰难地攻下城楼,他依然处于“失踪”状态。
  
  我Q他,给他打电话,一概没有回应,就在整个行会的朋友都开始为他担心的时候,另一支实力强大的行会攻了进来。我只好收拾起不安,和同伴们一起守护城楼。但是很可惜,在那支全服务器最有历史、最强的行会面前,我们拼尽全力还是节节退让。
  
  其实输赢并没有什么遗憾,这样的战争每个月都会发生。只是在战斗最白热化的时候,一件惊人的发现令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震住了:他的身影出现在对方的队伍里,ID前赫然悬挂上了敌人的行会标志!操作一流的他,此刻正手起刀落地砍杀着曾经亲密无间的行会同伴!
  
  电脑前的我在那一瞬间差点晕厥过去。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这个和自己血肉相连的男人会背叛我和朋友——是盗号吗?不对,没有人会像他那么清楚我们所有人的角色装配和站位习惯。
  
  看着屏幕上代表他的那个高级刺客,我的头脑被愤怒、痛苦充斥,再也看不清种种质疑、惊呼、怒斥的呼声,也听不清音箱里嘈杂的打斗音效。公开频道上不断滚动战报,我的QQ和窗口里质问此起彼伏,当他夹在敌人的队伍里冲向城心时,我按了退出,直接断线。
  
  很快,他的电话追过来,我不想接听,无数次地按掉,直到几天后,我才和他通了话。
  
  然而,他不是来道歉的,他只是奇怪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那只是个虚拟的游戏,变换什么行会,怎样参与战斗,都只是游戏的一种方式,也是游戏的规则,把真实的爱憎和感情投注到那上面,不但荒唐,而且可笑。”
  
  我只问了一句话:“那你觉得,我和你之间的一切也是虚拟的吗?”他没有再说话,我静静掐断了电话。
  
  在游戏里没有信任吗?那么,现实呢?我无法分辨出这个男人的真假。觉得很多曾以为固不可灭的东西,被他践踏和侮辱了。我越想越可怕,我们共同买的房子、车子,我出了大半的钱,然而却是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想法纷纷冒了出来,他是在算计我吗?他心机那么深,还有什么瞒着我?
  
  到底是谁在玩游戏,谁又在被游戏玩?
  
  行会里的朋友我再也不敢接触了,无论是他们的愤怒还是同情,都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小丑。我在删除自己那个人物前,重温我们之前的一些对话,开始渐渐明白,他玩这场游戏,仅是自娱自乐,而我,却想传奇与爱情永垂不朽。
  
  ——这一天,离我们的婚礼只有12天。
  
  可是,那个在游戏里自由变换身份、随意背叛朋友的男人,在现实里又能真的值得信任和托付吗?
  
  我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完全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要嫁给这个男人?
  
  采访后记:记者拨通故事里男主角的电话,那头传来激烈的音效声。他还在那个游戏里,不过换了一个身份。“我也不能理解,”他说,“我们在一起一年多的感情,还比不上网络上一场游戏?现在我跟她说什么她都不相信,可游戏就是游戏,人生就是人生,她为什么要把二者混为一谈?”
  
  他们在网络上交往了两年,一大半的时间都在游戏中度过。也许对于他们来说,对对方,对网络,对人生,对伴侣的理解,远远不如对游戏技巧来得熟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