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爱情"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客户端登录> 仕途爱情

仕途爱情

时间:2018-05-09 来源:admin 点击:

  我和杨是在一次聚会上偶然认识的。杨是市政府的通讯员,性格开朗又风趣,第一次见面我们就互有好感,渐渐地,从朋友转为恋爱关系。
  
  起初,我父母对这段关系还是很认可的。一来杨家是书香门第;二来他的嘴巴很甜,我父母很受用。我家三代从商,父母认为和杨家联姻也算门当户对。
  
  恋爱后,他常常带我出入各种交际圈,现在看来,无非是和有钱有势的人吃饭、唱歌、蹦的、洗浴……那时,沉迷其中的我感到刺激又放松。纸醉金迷的爱情,是让多少年轻姑娘疯狂着的事啊!我觉得幸福极了。
  
  结婚是水到渠成的:我们相爱,门当户对,又有丰厚的物质基础——这简直是最完美的结局。我怎能不相信我们能够幸福地走完这一生,又怎能料到一脚踏入的,是个欲望的无底洞?
  
  金钱造就市长秘书
  
  母亲身体不好,婚后我便帮家里打理起生意,经常一个人出差在外。杨的生活方式一下子暴露在我父母跟前,分歧,自然产生了。
  
  杨的家境算不得十分优越,衣食无忧,仅此而已,但他的吃穿排场却不小。他的交际圈子越来越广,消费越来越“上流”,常常挥霍无度,那点工资已经成了杯水车薪。有时,我不得不向父母要钱贴补他,为此父母怨声载道。我安慰他们:“他在政府工作,而且还年轻,有着大好的前途,现在正是他广交朋友,蓄积力量的时候,再过个三五年,只要时机成熟,抓住机会,他就能青云直上,到那时候,我们全家都会跟着他沾光。”父母就我这一个女儿,杨的事自然也是他们的事,在我的劝说下,父母也渐渐听之任之。
  
  其实我非常理解父母的感受,他们只想踏踏实实地做生意,守住这份家业,过安稳日子,一辈子不愁吃穿。至于杨是否拥有显赫的政治地位,那是他们想没有奢想过的事。可我不,我认定杨是个有志向的人,坚信有一天会夫荣妻贵。
  
  一天,杨告诉我他的机会来了,脸上带着我从未见过的兴奋。他说上面新调来一位市长,秘书位置暂时空缺,而杨的一位朋友与市长颇有几分交情,答应替他疏通。杨说做领导的秘书是从政的一条捷径,只要侍侯个三五年,一旦领导调任就可能安排一个好位置。而且他有这个领导当靠山,将来的政治前途也一片光明。
  
  看到他眉飞色舞的样子,我也兴奋得不得了。我答应他,不管花多少钱一定帮他走好这一步。他说要想得到这个位置,至少也要20万,他的不少同事都在积极运作,他要抢在前头,而且要多下赌注,占得先机。
  
  那晚他格外温柔,他说那是他做梦都想要的机会,如果我能帮他实现梦想,就是他一辈子最大的恩人。
  
  然后他不停地要我。
  
  那一刻,我感到他是那么地爱我、需要我,而我将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成就他,并且终将享受他带给我的荣光。那是某种意义上的灵肉合一。
  
  我未经父母同意,直接提了20万元现金给他。
  
  几个月后他告诉我,他当上市长秘书了,我们成功了!我激动得一把抱住他。他说我们的好生活才刚刚开始,他的目标不仅仅是市长秘书,而是市长,只要有我在,他就对这个目标充满信心。我当即表示,一定鼎力支持他,这次给他20万,下次就给他200万。
  
  这不是胜利之光,是贪欲的力量。人狂妄地以为可以掌控一切,其实连自己的内心也满足不了。我想象不出自己着了什么魔才会说出那样义无反顾的话,我更不会想到,在成就他的政治前途之时,也在亲手毁掉我们的爱情。
  
  秘书夫人难言之隐
  
  一天,他对我说单位里比他级低的都是开车上班,他贵为市长秘书,却要打车上班,太没面子了,让我给他买辆商务车。说实话我迟疑了。我父母生意做这么大,积攒了上千万的资产,开的还是一辆普桑,我怎么下得去那个手,花得起那个钱?
  
  看到我的犹豫,杨发了很大的火,说我没远见,没主见,这样下去我是他从政之路上最大的阻碍等等。末了,他又搬出那套说辞,“我们是未来的市长和市长夫人”……这才是藏在我内心深处的魔鬼啊,它被唤醒了。
  
  我先斩后奏,给他买了轿车。
  
  父母知道后痛骂了我一顿,说我早晚会为了杨败光所有的家产,还说他当上市长秘书之后变得如此傲慢、虚荣,我偏还惯着他。我当时什么也听不进去,心想千万资产有什么好得意的,中国多的是,有个做市长的丈夫才是最光耀门楣的事。
  
  时间一天天过去,市长夫人的美梦没有成真的迹象,我却发现和杨之间渐行渐远。
  
  他从不向我谈工作上的事,即使我问也不说。他说这是做秘书最起码的常识,不能透露领导的半点隐私,即使是对自己的父母、妻子。他的日常生活变得很没规律,下班时间不固定,即使在家,也是接到二话不说抬屁股走人,一消失就是好几天,回来之后也不肯透露行踪。
  
  做市长秘书的夫人就是这样?那市长夫人呢?
  
  我渴望爱情,渴望杨多一点时间陪我,可是却常常失望。让他早点回来他不是忙就是不方便,偶尔呆在一起,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想和他一起分享,他却说那是官场上的事,说了我也不懂。我不明白,做领导的秘书就不能有幸福的家庭吗?难道为了保护领导的隐私就要做一个哑巴吗?我只想和他说几句话,想知道他快不快乐,顺不顺心,难道做妻子的连这点权利也没有了?
  
  为了避免争吵,我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生意上,帮助父母打点一切,后来干脆搬到父母家住。杨偶尔会过来看我,但他已不是从前的杨了,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傲气。若在社交场合,我会以他为荣,但那是我家啊,在父母面前又何必高高在上呢?
  
  每次杨一走,父母就喋喋不休地向我抱怨,“杨还不是靠了我们家才有今天的成就”“市长秘书无非是每个月两千多块工资的公务员而已,不如我们家一天挣得多,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父母的话象刀子一样割着我的心。在他们眼里,杨简直一文不值,那是我最不愿看到的。他是我的丈夫,我多么希望他是我永远的骄傲啊。
  
  欲望的圈套
  
  然而,我的梦破灭了。杨挥金如土、越陷越深。我忍着痛一次又一次满足他的虚荣心,一万、两万、三万……但他很快又会向我伸手。我问他钱都花到哪里去了,他满不在乎地答这是官场上的应酬,女人不该刨根问底。父母终于被他激怒了,勒令我不准再给他一分钱。但是,当杨再次张口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偷偷拿给他。他说过,官场之路好比徒手攀岩,我是他的妻子,难道我忍心看着他跌落下来吗?
  
  “如果官场这么难熬,可不可以退出来,只做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我哀求道。他骂我妇人之见,说再过几年,等市长调任的时候,他至少也是个正科级干部,到那时我又得后悔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没多砸些银子在他身上了……
  
  这就是我要的荣光和幸福?当欲望如此真实地崭露它粗鄙的一面,我真的绝望了。
  
  一天,他突然告诉我他可能做不成秘书了。我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他说他不能说,要我再拿20万元保住这个位置。我简直气疯了,告诉他我再也不会为他做那些该死的政治投资了。他急了,搬出他的朋友数落起我来:一个想当科长,娘家想都没想就给拿了30万;一个想当副局长,娘家拿了50万;只有我的娘家鼠目寸光,才20万,对于我家上千万资产来讲简直不值一提。
  
  这真是晴天霹雳!我才明白,为什么他们出入都是高级场所,上流社会,无非是想打点关系,铺就政治坦途。我想到我的婚姻竟也是这样的卑鄙勾当,不由得流下眼泪。我说,我们离婚吧,我不想做他的政治奴隶了。他一巴掌呼过来,打得我目瞪口呆。那是他第一次打我,我从未想过,那只给过我无数次爱抚的手有一天竟会重重地打在我脸上。这一巴掌,彻底打醒了我,也彻底湮灭了我对他良知的最后一点残念。
  
  经历了两年短暂的婚姻之后,我狼狈地逃回父母身边。
  
  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拥有爱情,也不知道有什么药,可以医治我绝望的伤口。有时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我家的财富造就了这罪孽,因为他也曾是一个温柔体贴的男人。
  
  身陷欲望的深壑,我们终于再看不清真正的彼此,然后,就这样陪葬了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