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那道窄门"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客户端登录> 走过那道窄门

走过那道窄门

时间:2018-05-18 来源:admin 点击:

  婚姻的疗伤期,要用耐心,用智慧,用宽容,用爱来渡过。
  
  一
  
  在发现丈夫高林外遇的当天,龚竹便把他赶到书房睡了。她不接受他的道歉,甚至不想看到他。但女儿还有两个月就要中考,决不能在女儿面前做个呼天抢地的怨妇。她一如既往地温和、微笑,她要维护好这个家,给女儿撑起一片晴朗的天。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有多痛,多愤怒和悲伤。
  
  早晨起来,龚竹跟以往一样做好了早餐,有女儿爱喝的果汁,有高林喜欢的小米粥。高林看着金灿灿的小米粥有些发愣。再看妻子,尽管眼圈上了很厚的粉,但还是遮不住一夜的失眠与伤心。女儿在饭桌上叽叽喳喳地说这说那,她是个阳光女孩。龚竹慈爱地听着,不时评价两句。高林很想插进去,但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突然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加入母女的谈话。那就微笑着听。这一点他做到了。
  
  然后,高林开车去公司,顺道送女儿上学。家里又空了。龚竹懒懒地收拾碗筷,她突然感到这个三口之家原来是很容易空的。她不能想象,如果女儿哪天回来,家里没有了妈妈,或者没有了爸爸,粉嫩的孩子怎么经得起这样的打击?虽说现在的单亲家庭很多,离婚也不稀奇,可是,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家里,还是让龚竹倒抽一口凉气。
  
  再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对这,龚竹有信心;可是那个男人还要爱女儿,不是一般的爱,而要视同己出,龚竹就没有了自信。女儿就是自己的生命,不能受到一丁点儿伤害。龚竹觉得一片茫然和伤感,似乎每一条路都没有出口。
  
  龚竹给闺中密友王雅秀打了个电话,还没说上两句,不争气的眼泪就下来了。王雅秀是个急性子,放下电话就驱车往龚竹家赶。坐在龚竹家宽大的沙发上,王雅秀声音响亮:离婚,坚决离!男人这个东西,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刹不住车的,这个,我比谁都看得透,你不要太软弱,用眼泪是对付不过来的,得用智慧和勇气!王雅秀的大喉咙让绝望中的龚竹感到生活还是宽敞的、生机勃勃的。然后,王雅秀陪龚竹去了女子美容中心,又去商场买了几套时尚的衣服,当然,一路上说了许多开导的话,出了许多可操作的主意。大半天就过去了。分手时,王雅秀告诉龚竹,把眼泪收起来,漂漂亮亮地过自己的生活。
  
  二
  
  回到家里,龚竹心里已敞亮了许多。虽然她不同意王雅秀的建议,但心里不再慌乱了。大不了离婚嘛,还怕什么?就像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还怕活着吗?还不能好好活着吗?所以,龚竹的打算是,为了女儿,为了夫妇俩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她要全力挽救自己的婚姻。老话说得好,百世修来共枕眠,夫妻一场,不容易呀。凭直觉,龚竹知道这段缘分并未完结,还有希望。如果,真的无望了,丈夫不能全身心地回到自己身边了,再走最后一步棋。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要做满脸愁容或怒气冲天的怨妇、弃妇,为女儿,也为自己。
  
  龚竹把另一间房收拾出来,把自己的一些物品搬了进去,让高林搬进主卧。龚竹说,你工作的压力大,应该睡得舒服一些。高林内心一暖,很想把妻子抱在怀里,哪怕拉拉她的手也好,但他不敢,也觉得自己不配,就问女儿问起来怎么办?龚竹说我会解释的,就说最近有点失眠,想一个人清静,你和我保持口径统一就行了。龚竹在说这些的时候,并不正眼看高林。这让高林心里既感激又难过。想想自己与另一个女人晓晓的纠缠,就觉得应该了断了,应该回到妻子身边,尽管自己很喜欢与她在一起的感觉。可是,人,得有良心,是不是?
  
  高林没有把自己与晓晓分手的事告诉龚竹,他怕龚竹不相信,打算过一段时间,待她完全平静下来再说。但是龚竹几乎是在当天就从高林的神色和看自己的眼光中感觉到了,因为他的目光不再躲避,言语自信坦然,龚竹相信他们已经分手了。这样细微的体会只能发生在夫妻之间。那么,是不是可以原谅他了?龚竹问自己,内心的答案是,没有那么快,毕竟,这是一种背叛,被撕裂的伤口还没有痊愈。
  
  三
  
  于是,女儿在家的时候,夫妻俩一起做家务,配合默契,又相敬如宾,女儿不在家时,两个人各在自己的房间,不相往来。晚上,高林减少了应酬,尽可能地早回家。饭后各在各的房间,女儿复习功课,龚竹画工笔花鸟画(一个老和尚的建议,可以平心静气),高林在书房看书。家里格外安静。
  
  有一回,高林有一本书不见了,刚才还在手里,一下子就放失手了,他四处找。龚竹本来不想帮忙的,看见女儿都在帮着找,也就参加了找书的行动。从书房到客厅到卧室,哪里都没有,怪了,龚竹站在楼梯上四下一望,就看见了放在小茶几上的淡蓝色封皮的书。高林对妻子说谢谢,我怎么就没有想到登高一望呢?真是太感谢了!女儿诧异地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突然问龚竹,你和爸爸是不是有什么事,怎么那么客气呀?龚竹说,要吵架才对吗?女儿摇摇头,一脸困惑,说,反正我觉得你们两个这段时间有点怪怪的,跟以前不一样。高林一下子有点紧张。龚竹平静地说没有不一样。
  
  女儿不甘心,把龚竹拉到自己的房间,问,妈妈你喜欢爸爸吗?龚竹说不喜欢怎么会有你?女儿说我是问现在。龚竹答非所问地说你爸为了我们一家人努力工作,辛苦赚钱,我们应当体谅他才是,我呢,管好这个家,你呢,学习好身体好。女儿对这样的答案很满意,乐滋滋地复习功课去了。
  
  高林对龚竹在女儿面前极力维护自己的形象心怀感激,因为女儿同样是他的心头肉,他深深地知道父亲在一个女孩子心里具有什么样的作用。他看到过有些夫妇在子女面前相互抵毁,结果给孩子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这样的阴影将伴随一生。他不想让女儿受到伤害,更不想失去女儿的信任。如果女儿都不相信父亲了,自己在商场的拼打又有什么意义!龚竹说既然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要那样做呢?高林真是无言以对。人,是不是太复杂了?
  
  四
  
  一个周末,高林对龚竹建议一家人去郊外散心。龚竹暗暗吃惊,好久都没有一家人一起出游了,之前的周末,高林差不多都给了那个叫晓晓的女子。龚竹本来不想答应,转念一想,女儿马上就要中考,也应该放松一下了。于是一家人欢欢喜喜上了车。
  
  到了一处农家乐,一家人下地去摘蔬菜,高林还挽起裤腿下池塘掰了许多莲藕,说要带回去送亲戚朋友。看着女儿在池塘里边快乐地指挥老爸,龚竹觉得心里软得不行,退后一步天地宽,原谅他吧。可是这心里的伤痛谁来抚慰?这样的背叛可以一笑了之?龚竹一走到这个坎儿上,就迈不过去了。她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是理智,一是情感,理智赞成原谅,情感无法接受。
  
  黄昏时,一家人返回。女儿在车上睡着了,她的头枕在龚竹腿上。看着女儿光洁的额头,毛茸茸的发际,心里充满柔情。前面,高林专心地开车。好长一段时间龚竹没有正眼看过他,他的头发长了,鬓角似乎有了几根白发。原来我们都不年轻了啊!想想当年两人是如何地相爱,发誓要一起走到地老天荒,龚竹的眼泪流了下来。高林从后视镜里看见了,悄悄把纸巾盒递了过来。
  
  车驶进了一个长长的隧道,黑暗中,龚竹猛然想起了一句诗:你,掮了你的十字架,跟我来!心里一颤,我迈不过去的那个坎儿,就是我的十字架么?我的婚姻要得到新生,就必须掮起这十字架么?如果是这样,还有什么不可以接受,不可以宽恕的?车出了隧道,黄昏的太阳,金黄的太阳,给大地抹了一片金色。龚竹的心里突然装满爱,对生活,对家人,对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