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子夫妻"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客户端登录> 样子夫妻

样子夫妻

时间:2018-05-27 来源:admin 点击:

  作秀做得太多,他们自己也开始分不清真假。
  
  如果恩爱婚姻只是部戏,他们现在是在戏里,还是戏外?
  
  只是想离婚,想想而已
  
  你们真恩爱。林静听见女友们说,语气和表情虽让有些夸张,但每个人都是真心实意羡慕她的好运气。如果婚姻决定女人的一生,那么林静抽的是上上签。
  
  这次聚会,是林静的一个女友发起的,要求每个人都带家属。顾航来晚了,因为加班,一进屋就忙不迭地道歉,然后坐在妻子身边。他的胳膊搭在林静身后的沙发背上,看上去,是一个非常独占欲和保护欲的姿势。
  
  你不是不来吗?她转过头,白了他一眼,眉眼里仿佛是说不尽的娇嗔。这个姿势让她微微调整了和丈夫的距离,在外人眼里依然亲密,但没有了肌肤的接触。
  
  顾航的胳膊没有跟着动。保持距离,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
  
  这个周末他们的安排很紧,有三场婚宴酒席要出席。每一场宴,都是这对恩爱夫妻的秀场。两个人总是盛装打扮,手挽着手步入酒店大堂,即便分开,也会回头做眼神交流。
  
  体面、幸福、默契像简·奥斯丁陛下的婚姻。没有人知道,林静想离婚,想了不只一天两天,但仅仅是想想而已。
  
  门当户对的搭配
  
  林静永远都记得那个让她心凉如冰的早晨。
  
  那个早晨,她醒得很早,顾航熟睡的身姿很性感,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做爱。她偎进顾航的怀里,骚扰他,却听见丈夫迷迷糊糊地嘀咕:“大清早又发什么骚?烦不烦。”话一说完,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但只愣怔了一下,就推开妻子,翻身继续睡了。
  
  林静呆了一下,然后穿上衣服做早饭。煎鸡蛋的时候,她的眼泪流进了平底锅。那个早上,自他们结婚以来,林静第一次只做了自己这份。
  
  这不是顾航第一次拒绝她了。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懈怠她呢?第二次升职时?第三次升职时?
  
  顾航当地税局副局长两年了。局长之位离他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步,看着近,远起来也可能永远都到不了。顾航的全部心思都用在了这上面,没有心情也没有精力去关注其他事。包括其中的想法。
  
  她能有什么想法呢?就算说出来,又会有什么效果?
  
  公公生病住院,虽然请了护工,但很多时候还是需要家属到场,比如那天医生安排的会诊。可那天,顾航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开,“你去就行。”他不当回事地安排妻子,就像对他的下属。
  
  “我有公开课,也走不开啊。”公开课是一个月前就定下的,区教委的好几个负责人都要来,校长非常重视。也许是妻子难得的坚持惹恼了顾航,他的声音里染上了几分薄怒和轻蔑:“不是早就让你转到后勤部门吗,非要当什么班主任,教什么主科。你这么要强,挣下什么来了?”
  
  林静以沉默应对。正当仕途的官员和重点中学的主科老师,这是小城里最流行的婚姻搭配。可她不想和自己的同事一样,变成成功男人背后无私奉献的女人,她有很多话可以反驳丈夫,比如“正因为房子车子都不是我挣的,你又对我不冷不热,我才不敢放松自己”,但她没有勇气说出来,那会毁掉现在的生活,以及外人眼里无比幸福的婚姻。
  
  顾航气得摔门走了。林静这两年总顾着自己的事业,拿家务琐事烦他,还没事找事地要玩些风花雪月的东西。他若不想理会,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开始时,他还打起精神敷衍一下,时间长了,厌烦渐起,连敷衍都懒得了。
  
  婚姻和前途捆绑在一起
  
  “离婚”二字,林静在由此夫妻吵架时,脱口而出过一次:“这样的日子过着没意思,离婚算了。”但说出来她就心虚,看顾航只把这话当不经大脑的气话,才松了口气。
  
  他们都需要这段婚姻为前途护航。官员有品德考核,因为外遇或离婚错失升迁机会的,大有人在。如果从利益层面分析,和顾航在一起,林静的好处更多:顾航的资源她可以分享,校长会因为她背后是地税局副局长这层关系,为她提供一些方便,评高级教师职称时她就比普通家庭的同事少了很多手续。
  
  何况,他们之间营造的恩爱形象给了周围人太深印象。他的上司下属同仁,都记得她,“副局和他老婆很般配。”他的儿子为顾航这个父亲骄傲,父母为顾航这个女婿自豪;她自己,在朋友圈中也疑问顾航收获了颇多的羡慕嫉妒恨。
  
  你已经达到的高度,不过是为更高的目标垫脚。有了婚姻,就要守住婚姻,人到中年闹离婚的女人,犹如过了季的打折品,只能以跳楼价处理,林静不希望自己落到那样尴尬的境地。可婚姻算来算去只剩下利益,它还能叫婚姻吗?
  
  她看过一句话,仿佛就是为自己的处境而写:“太多数秀恩爱的夫妻,都是因为夫妻关系出了问题,又不想别人知道才秀恩爱的。”秀得不让朋友们看出来是在作秀,是很考验演技的。林静觉得自己这两年越来越像一个演员,可惜他们的默契只在演戏时才心照不宣。
  
  假戏真做,哪里是假,哪里是真
  
  恩爱这部戏,演得多了,就明白它也可以是标准生产线产品,或像事先写好的台词本,可以具体到几分几秒该做什么表情。事先做好功课,演起来就不费力。
  
  这次参加的婚宴,是顾航曾经的老上司嫁女。作为上司一手提拔的人,顾航坐在最显眼的嘉宾席上。
  
  古时深宅大院里的主母,明明对丈夫失望到底、对那些侍妾们恨之入骨,可她永远只让人看到自己贤惠端庄的一面。那才是主母的姿态。顾航外面有没有人,林静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虽然累得不想再爱,但要在人前演出“我最了解他”,也不是不行。
  
  的确是她最了解他。这席上的虾,顾航认不出产地,可她在看到菜单时就向侍者打听过是产自北美深海并空运来的新鲜货,他不能吃,否则不到一刻钟就会从脖子到胳膊都长满小红点;他的酒量,也没有外面传的那样好,52度的白酒,一两容量的杯子,喝到第七杯就会五分醉了,她会在他的第一杯和第四杯酒前,给他碗里夹一些时令蔬菜、盛半碗汤,给他的胃垫垫底;什么时候该劝他少喝点也有技巧,怎么在他横脖子红脸说“我要喝、你边儿去”时,读懂他隐含的意思“我有点醉了,帮我看着点”,更需要丰富经验。
  
  越是细节,她必须做到越好,做得天衣无缝。多少小三,都是在这时窥见了蛋上的那条缝,像苍蝇一样叮上来。
  
  她了解顾航,顾航未尝不了解她。他时常会回头看林静碗里的菜,叮嘱她“不要老吃辛辣的,对胃不好”,会在别人倒酒前,先往她杯里斟满椰汁或橙汁,还会帮她挡酒,“她真不能喝,我代她。”甚至离席时,会主动帮她拿包,等着她的胳膊挽上自己。
  
  忠贞体贴,毫无破绽。林静觉得自己有时在精湛的演技面前,有些分不清真相了。如果不是真把一个人放在心上,怎么会把细节记得如此清晰?
  
  直到他们走进停车场,坐上车,缓缓驶进外面的车水马龙。顾航毫无表情的脸让她从迷惑中惊醒。他们各取所需,这才是现实。
  
  我们总是一体的
  
  暴风雨说来就来了。一个副科长贪污受贿,拔出萝卜带出泥,连老局长也被纪委请去,顾航自然也不能幸免。
  
  在纪委的那几天,顾航夜夜不能安睡。为官十余年,他没有贪腐,但也不算清廉,为了那些上上下下用的着的关系,睁只眼闭只眼为别人开方便之门的时候更不会少。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他担心有人趁机对他落井下石,怕有人从家人口里套出什么。
  
  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林静,他们是捆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但他们的感情,最近几年都不如利益的捆绑力量强大。如果没有利益了,婚姻还能存在吗?
  
  谣言满天飞,顾航收受了多少贿赂,在外面养了多少女人,传的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这个社会对官员的态度,羡慕有,误解有,仇恨也有,但只要官员被请去调查,怀疑总是主流。林静的同事们不问,不等于他们不知道;不说,不等于没有在背地里嚼过她的舌头。
  
  林静气笑了,虽然他们彼此含着怨气,夫妻感情降至冰点,但在外人眼里,他们总是一体的。她拉下一切脸面和尊严,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跑,为丈夫反映情况,向每一个领导陈述顾航的清白;她以一个妻子的身份,桩桩件件地列举顾航曾经多少次将那些不速之客拒之门外。
  
  几天后,顾航从纪委回来。临走时,纪委的那位领导对他说:“你有一位好妻子。”
  
  如果这是一部爱情童话,故事的结尾,必定是顾航回家后,紧紧抱住林静,两人或许还会留下劫后归来喜极而泣的眼泪。他们会反省自己对婚姻的冷漠,反省自己把仕途当做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或者自己选择了消极和放弃,不愿意付出更多。
  
  劫后归来的拥抱,有,但他们都在短暂的感动后收拾心情。对于两个已经走得太远的人,重建信任和爱情,任重而道远。
  
  这就是生活。林静想,共患难会产生感动,但感动不能当饭吃,甚至有些事不需要去改变,维持现状就OK。
  
  他们还得收拾剩下的烂摊子,还有更多场合需要他们手挽手出席,像橱窗里的模特,供人驻足观看,最后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