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从一场赌局开始"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客户端登录> 爱情从一场赌局开始

爱情从一场赌局开始

时间:2018-06-06 来源:admin 点击:

  两个人初次相识
  
  张一佳是在陪丁玥去医院看牙科时认识了田文鑫。田文鑫不是牙医,他是肝胆科医生,是丁玥找来的熟人,她说有熟人好办事。
  
  丁玥躺在椅子上补牙,张一佳和田文鑫退到走廊上等候。张一佳赶紧说:“田医生你去忙吧,丁玥也没什么事,我一个人等她就行。”田文鑫说:“没事,我陪陪你吧,你一个人在这里也无聊。”
  
  张一佳听了心里有些惊异,两个陌生人有什么话题呢?好在田文鑫健谈,并不需要她说什么,所以两人不但没有冷场,气氛倒是渐渐融洽。等丁玥出来时,张一佳对田文鑫已没有了陌生人之间的拘束,谈话间就已经像朋友了,本来张一佳也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女子。
  
  回去的路上,丁玥一边开车一边对张一佳说:“这个田文鑫家世好,又出国深造过,前途可是一片光明,为人也风趣幽默,怎么看都是人中龙凤,可我就是拿不下来,张一佳,你身上倒是有股不服输的韧劲,不如你来‘啃啃’?”
  
  没人回答她,丁玥回头,看到张一佳歪着头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晚上,丁玥请田文鑫和牙医吃饭。在酒店,田文鑫看到只有丁玥一个人到时,有些奇怪地问:“张一佳呢?她不会没来吧。”丁玥笑了说:“早就来了,一会你就会看到的。”
  
  丁玥喊服务员上菜,跟在服务员后面一起进来的是着一身职业套裙的张一佳。田文鑫赶紧起身让座,张一佳笑着说:“我是来给你们服务的。”原来张一佳是这家餐厅的经理,她一边熟练地斟酒一边轻笑着说:“我在这里打工5年了,是从服务员做起的。”
  
  4个人一顿饭吃得很愉快,散场时田文鑫说:“张一佳,给下你的名片,以后来吃饭你要给我打折。”
  
  那天晚上,下班刚回到学校宿舍,张一佳就听到手机提示音,打开是一个验证信息,请求加好友的人是田文鑫。
  
  恋爱时光开心美好
  
  再看到田文鑫已经是半个月后,张一佳刚好在前台背对着门看账单,一束香水百合就摆在了账本上。沁人心脾的馥郁让张一佳神情一振,转头一看便是田文鑫一张比花还灿烂的笑脸说:“借花献佛,病人家属送的,刚好到你这里吃饭,就给你带来了。”张一佳含笑接受,把他送到二楼包间门口说:“谢谢你的花,我很喜欢。”
  
  那晚张一佳下班出了酒店大门,就看到田文鑫站在一辆奥迪车旁,他对走过来的她说:“我送你回去,可不要拒绝,因为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一小时又十分钟了。”张一佳笑了,说我还真的没法拒绝你了。她打开门车,想坐到后排座位,却看到一大束娇艳的红玫瑰躺在那里。她只好坐到前排,并开玩笑地说:“你家是开花店的吗?怎么有那么多花呢?”田文鑫说:“我说那也是病人家属送的,你会相信吗?”“为什么不信呢?也许是人家看上你这个医生也未可知。”张一佳继续开玩笑。田文鑫停了车,转过头对她认真地说:“这一束是我刚去花店买来的,是送给你的。”张一佳愣住了,她说:“田文鑫,你了解我多少呢?”他望着她的眼睛真诚地说:“我知道你的一切。知道你是孤儿,从考上大学的那一天开始就自力更生。你每天去酒店打工,为自己赚取生活费和学费。你现在读的是酒店管理研究生,我还知道5年了,你在这个酒店没请过一天假,领导对你是称赞有加。”他的眸子亮如星辰,诚恳地说:“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陪伴你。”
  
  张一佳红了眼眶说:“是丁玥告訴你的吧?你确定不是可怜我?”田文鑫说:“不是可怜,是心疼你。”张一佳的心一下就热了起来。
  
  那晚,田文鑫把车停在校园里,他们坐在车上一直聊到凌晨5点,彼此都有相识恨晚的感觉。
  
  张一佳开始恋爱了,之前她觉得没有时间也没资格,那天晚上,她感觉老天对她不薄。以后很多个晚上,田文鑫不加班时都来接她。
  
  这段时间,张一佳觉得时间过得非常快。忙学习,忙工作,当然最主要是忙恋爱。每天晚上下班后才是她和田文鑫两个人的时光,虽然田文鑫工作也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也足够了,爱情和在一起的时间长短是没有关系的。
  
  爱情真相是个赌局
  
  后来有一天,田文鑫来酒店吃饭时把张一佳也叫进了包间,那是家庭聚餐,聚齐了田文鑫所有家人,张一佳毫无准备。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面对各种场面自始至终都能保持不慌不乱的状态。
  
  只是当她走进包间时,她还是有些惊吓到了,她看到酒店的老板也在座。田文鑫笑着给他介绍说:“这是我的父亲。”
  
  张一佳不知道这顿饭是怎么吃完的,平时的干练和自信都不知去了哪里,好在,没有任何人刁难她。
  
  张一佳打电话给丁玥,有太多的疑问要问她。例如,为何她自己没选择田文鑫。丁玥急急忙忙说没时间聊,就挂了电话。
  
  丁玥是张一佳的命中贵人,大学报到第一天,张一佳就失手把下铺同学的一瓶昂贵的香水打碎了,是丁玥看出了她的窘迫,替她赔了一千多块。在她到处勤工俭学赚取生活费时,又是丁玥托父亲帮她找到了酒店这个跟专业相关,收入还稳定的工作。
  
  大学四年,丁玥是她唯一值得信赖的朋友。她们彼此了解也彼此欣赏,张一佳喜欢丁玥的洒脱不羁,丁玥喜欢张一佳的坚韧不拔,都是各自身上缺少的东西。
  
  丁玥终于肯见张一佳了,她满面春风,气色极好,跟张一佳解释说忙恋爱了。于是张一佳开门见山问她怎么没选择田文鑫?丁玥看着她有些羞怯的表情大叫:“天啊,你真的和田文鑫在一起了吗?我真要佩服你的坚强勇气了,他父母很精明的,对未来儿媳的人选要求很高的,你要做好准备。”
  
  张一佳听了,突然间就有些悲伤,因为心底的隐忧被另一个人证实了。她说:“你从没告诉过我他家的背景。”丁玥说:“我上次看牙,从田文鑫看你的眼神我就有些猜到,果然晚上他就打电话向我打听你,我就激将他说你们不会成功的,然后他就跟我打赌,说他如果赢了就给我介绍男朋友。”
  
  张一佳惊得无法思考,爱情,她的爱情竟然是从一场赌局开始的。难怪田文鑫的家人不曾刁难她,人家是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
  
  赌局亦是爱的宣言
  
  张一佳不知该庆幸还是该反省,好在自己从来不是个张扬的人,酒店里没有人知道她的恋情,不然她就要羞得无地自容了。只是她心里难受,第一次恋爱竟然是这样开始的,自己小心谨慎,可第一次敞开心扉,就遇上这样的男子。当初就该知道丁玥喜欢田文鑫的,这两家条件才是旗鼓相当的。
  
  有两个星期没有见到田文鑫了,他发短信说医院这阵很忙,张一佳也没回,他这样冷处理对两个人都是最好的结局。
  
  晚上,丁玥喊她吃饭,说打赌赢的一方要摆一桌,依然在她上班的酒店。张一佳说:“你们吃吧,我就不參与了。”“你知道我是怎么认识田文鑫的吗?哈哈,你不会真的相信我们是熟人吧?说来你都不会相信,我人生里唯一一次相亲对象就是他。”丁玥在电话里乐呵呵地说。
  
  张一佳想,自己还是去做个了断吧。进入包间,人还没来,张一佳自斟自饮起来。酒入愁肠愁更愁,她一个女孩子,父母去世得早,一直靠表面的坚强努力生存着,内心的软弱只有她自己知道。
  
  田文鑫进来,坐在她的身边,张一佳有些恍惚,她记起第一次吃饭的那个晚上,田文鑫就在这里,也是用他那双含笑的眼神,俘获了自己。那个时候,还没有赌局。
  
  张一佳说:“田文鑫,我恨你。”他却拥住她说:“我爱你。”他接着告诉她,她是他爸爸三年前就看好的儿媳人选,是他不肯来见人。和丁玥来这里吃饭,看到她才知道。回去问了父亲,果然是。“丁玥跟我打赌是另有原因的,她第一次去看牙时就看中了我们医院的牙医,拖着我打赌是为了让我给她介绍的,现在两人都开始谈婚论嫁了。”
  
  正是冬天,桌上的火锅“咕噜咕噜”冒着热气,张一佳闭上眼睛,眼泪一下就下来了。田文鑫说:“真傻,这不是赌局,是势在必得的宣言。我错过了你三年的时光,以后的时光不会再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