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着脸参加婚礼"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客户端登录> 黑着脸参加婚礼

黑着脸参加婚礼

时间:2018-06-14 来源:admin 点击:

  林又阳要结婚了。
  
  婆婆通报这个消息时,我还没心没肺地傻乐了半天,小叔子要结婚,当然是大喜事。婆婆生活在故乡的小城,对我们这边的喜事流程不那么熟悉,作为嫂子的我,自然要义不容辞地担起责任。
  
  婚宴、司仪、礼宾……我只顾着自说自话,一抬头,却看见婆婆和林又夕正面面相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
  
  婆婆脸一红,艰难开口:“小颜提了要求,要结婚,必须有婚房。”
  
  “要婚房?那好说啊,租一套就是了,我们小区就有精装修的房子出租呢!”说到这里,我又自告奋勇:要不现在就给又阳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看看?
  
  婆婆尴尬地窘在那里,林又夕一把摁住电话:“小颜是要又阳有自己的房子才肯结婚。”
  
  自己的房子?我一下子跳起来,小颜疯啦,现在房子多贵啊,她以为林又阳是富二代呢。
  
  “其实,她要求也不高。”婆婆环视一下我的房子,又嗫嚅着来一句:“像这套房子这么大就行。”
  
  我哧地一声笑出来,我和林又夕的房子虽然只有60平方米,可这是市中心啊,每平方都过万了,林又阳上班才两年,哪里有钱来买房子。
  
  林又夕头垂得低低的,我心里闪过的一个不好的念头,莫非,他答应要出钱给小叔子买房了。一瞬间,我有点急眼了,结婚6年,我省吃俭用攒出20万,前年公公住院花掉了一大半,剩下那七八万元,我刚刚看好了一辆车,难不成林又夕要为了弟弟的婚事将这点可怜的钱贡献出来。
  
  这样一想,我慎重起来,找个借口跑进卧室,看到存折好好地在那里才放下心来。
  
  从卧室出来,婆婆和林又夕正窃窃私语,看到我,他们戛然止住话头,我这下有点不高兴了,老太太在偷偷游说儿子吧。
  
  我们的钱都给爸治病用了,也没有多余的能力帮又阳啊。不等婆婆开口,我来了个先发制人。
  
  婆婆重重叹了一口气,眼圈红了:“我知道你们没钱,我也没钱。唉,如果不是你爸的病,就是房价再高我们也给又阳买上了房子,但是现在……”
  
  原来婆婆没有打我们的算盘,我长出一口气,正暗笑自己神经过敏,林又夕轻轻一句话,晴天霹雳般炸响在耳边:“妈的意思是,咱们能不能暂时把房子让给又阳,等他结完婚,咱们再搬回来。”
  
  婆婆要我们把房子借给林又阳!林又阳脑袋进水了吧,什么叫“暂时借”,分明是缓兵之计,林又阳婚后赖在这里再也不走怎么办?
  
  回到卧室,我黑口黑面对着林又夕一顿吼,他满脸愠怒:“你以为我愿意呢,可爸爸不在了,妈又没能力,我就这一个弟弟,都二十六七了,总不能因为房子让他的婚事黄了吧?”
  
  我一时无法接口,不过无论怎样,也不能大哥大嫂为小叔子的婚事买单啊。林又夕黑着脸紧蹙眉头一言不发。看他那样子我又有点心疼,冷静下来想一想,多少我也能理解他的难处。长兄如父,没有了公公,他这个大哥难免要替婆婆分担家庭重任。
  
  这样一想,我狠狠心做出让步:如果林又夕实在要买房,咱就出5万元,大不了车子先不买了。
  
  林又夕长叹一声:“5万元够什么啊……”
  
  我这下彻底无语了。
  
  本来,公婆开着一家小超市,每年都有十几万的进账。林又阳大二那年,他们已经决定给小儿子买房了,谁想天有不测风云,签购房合同前夕,公公突然查出肺癌。
  
  婆婆拿出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这还不够,我和林又夕又凑了十几万,饶是如此,还是没能留得住公公。
  
  公公去世后,家里的小超市低价转让出去。婆婆的唯一收入就剩下每月两2000多元的退休金,这点钱在这个物价飞涨的时代,实在毛毛雨得很。
  
  这样一想,我又有点怪林又阳,他都多大的人了还不体谅妈妈的艰难,买房买车,就是榨干老太太骨髓也没有这个能力啊。
  
  “可是他又能怎么办?要知道,小颜是有对比的,凭什么咱们结婚有婚房,到了她这里就一穷二白。”
  
  我撇撇嘴巴哼一声:谁让她没赶上好时候。
  
  “你还别这么说,房产证上写的是老妈的名字,房子说到底还是老人的财产。”
  
  我的头嗡的一下子。林又夕一句话提醒了我,是啊,房子是我们婚前买的,房产证上还写着婆婆的名字呢,要是老太太真的固执己见,我们怎么办?
  
  看我六神无主,林又夕又极力游说:“要我说,咱还是趁早高风亮节一点,主动搬出去,等又阳结完婚,咱再尽快想办法搬回来。”
  
  我狠狠一推他:想什么呢,搬出去?
  
  为了让婆婆看清我的决心,第二天的餐桌上,我极郑重地宣布:如果要我从这套房子搬出去,条件就一个,离婚。
  
  出差一周,和林又夕在电话里吵了N次,回来时我负气没通知他,自己打车回的家。
  
  打开门,整个人赫然愣住,短短几天,我的家已经面目全非了。所有家具都不见了,空荡荡的房间站着四五个装修师傅,又是贴壁纸又是装灯具。林又阳站在玄关那里,看到我,笑得跟朵花一样奔过来:“嫂子,你回来啦。”
  
  林又夕先斩后奏,趁我不在竟然让出了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