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羽毛"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在线娱乐场> 婚姻的羽毛

婚姻的羽毛

时间:2018-06-30 来源:admin 点击:

  一
  
  孟莲想住大房子,想了三四年。终于勉强攒了些首付,可房产政策一再限购,二套房首付大幅提高,她和老公秦力手里的这点钱,再次显得羞涩无力。思来想去,孟莲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离婚,这样就能以首套房的名义买了!立刻备课房产政策,还好,本市对离婚购房暂没有明确限制。买首套房时,秦力正上研究生没工作,孟莲出钱多,房产证上便只写了她的名字,因此离婚后这套大房子恰好能以秦力的名义来买。
  
  听到孟莲的决定,亲戚朋友都劝她谨慎,房子可以再等等,可好好的结婚证变成离婚证,终归是给婚姻翻了阴暗的一页。孟莲自信满满,说:“在感情上有底气的夫妻才敢为了买房而离婚,我对自己的婚姻很有信心!”秦力也不太支持孟莲的决定,说房子还没买,婚就离了,不吉利,最好推迟些买房,反正目前的两居室还能住。孟莲却无论如何不答应,扯着秦力,开上车就去了民政局。
  
  二
  
  婚离了。房子很快选好,倾囊而出交了首付。接下来是等购房资格审定、银行贷款审批,时间过得似乎有些慢。孟莲突然有点担心她和秦力之间出什么事儿,没有了一纸结婚证保护,原本以为会跟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但心中真是见鬼了,就是觉得缺了点什么,担心真出什么事自己的权益得不到保护,又听说房产证上只能写一个人的名字,如果要加名字,得等房贷全部还清。
  
  带着这些担心,孟莲逛房友交流微信群,想找同类讨论。没想到刚逛一会儿就看到一女人哭诉,说离婚买房期间,丈夫劈腿别的女人,她质问他为什么,男人回答:“你把围城的门打开,给了我重新选择的权利,我怎么可能不好好使用这新权利呢?”又有一女的说:在他们离婚后等新房网签时,丈夫多次跟女同事发生关系,他们乔迁新房之喜,那个女同事找到她告之真相……
  
  这些血泪倾诉,让孟莲更加忐忑,她忍不住跟秦力商量:“要不还是用我们两个人的名义买房吧,差的几十万首付可以去借。”秦力有点不耐烦,问她在担心什么,何况网签申请都交上去了,再换太麻烦。孟莲不好再说什么,又开始盘算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拐弯抹角向秦力提出应写一个两人协议,说明首付款是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秦力很惊讶,说:“你这是怀疑我?还是对我们的感情没信心?”孟莲的脸红了,但仍装作理直气壮:“你们男人,变起来太快,我得有所准备!”秦力不屑地说:“理解!那你写,我签字就是!”孟莲不知所措,写吧,担心秦力小瞧自己;不写吧,又害怕自己吃亏。
  
  正犹豫,手机响了,接通,老妈的声音噼里啪啦地响起:“你公公真有意思呢,不就借了他4万块钱吗?说好了明年年底还,他现在就来催。你弟的轮胎店才起步,哪来钱还呀。我跟他说我们亲家日子长,他却说你们已经离婚了!难怪着急要还钱呢!你跟小秦到底怎么了?”孟莲呆住了,公公怎么会知道离婚的事?知道后不是劝和,竟是着急向亲家母去讨债。平日里慈祥亲切的公公,原来这般不念旧情!
  
  谁知公公婆婆是兵分两路,公公讨债,婆婆的劝和电话紧跟着打到了孟莲这儿。想到他们如此着急向自己娘家讨债,孟莲哪还听得进婆婆的苦口婆心,敷衍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掉,然后大声质问秦力:“是你告诉你爸妈我们离婚了?是你要他们去向我妈讨债的?难怪你不愿意改成以两个人的名义买房,原来早有打算!”孟莲不依不饶,一边说一边拿出纸笔来龙飞凤舞地起草首付协议,还去楼下文具店买了印泥,拿起秦力的大拇指重重地盖了血红的指纹。
  
  秦力木然地看着她做这些,突然说:“原来我们的感情这么浅啊,一个假离婚,就让你原形毕露了!”说完,甩门而去。
  
  孟莲瘫坐到沙发上,到底是谁原形毕露?!
  
  直到晚上,秦力才回来。孟莲正蔫蔫地指导孩子做作业,秦力把她拉到一边,悄悄说:“离婚的事,是街道派出所的户籍警告诉我爸的,离婚后我要去派出所改户口本上的‘婚姻状况’才能申请购房网签,那个户籍警的父亲跟我爸是棋友。我妈现在知道了真相,已经跟你妈道歉了,说暂时不必还钱。”孟莲的情绪缓和了一点,但还是很不快,人走茶凉的失落在心中萦绕,人还没走呢,却尝到了这样的滋味。孟莲忍不住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在秦家的地位,又怀疑婚姻的意义。想着想着,就觉得与秦力的情分仿佛浅了,原来并没有那么紧密不可分。房子还没尘埃落定,感情倒像是落入了灰尘里。
  
  三
  
  周末,孩子去了奶奶家,秦力说单位有活动,早早走了,孟莲想问他是什么活动,能不能带家属,可想想自己还算是家属吗?正独自躺着郁闷,同事姐妹在微信上邀约出去玩,孟莲便答应了。
  
  原来是好些同事一起去郊区,她一眼就看到了程建和他的车。去年单位组织旅游,孟莲崴了脚,程建背她,给她揉脚。从那时起,孟莲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儿就有了变化,后来又听说程建和妻子总吵架。要是换作以前,她不会坐程建的车,可现在,她赌气似的特意上了他的车。车上只他们两人,程建问:“你老公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孟莲没回答,程建看了看她,递过来一盒车厘子,说:“怎么,不开心?知道你喜欢车厘子,我特意买的。”孟莲的心顿时一软,虽然一看那包装就知道是水果店打折的那种,可还是让她觉得温暖,毕竟他知道她喜欢车厘子。“我和他离婚了!”这话脱口而出,把孟莲自己也吓了一跳!凭什么要把这种隐私告诉一个毫不相干的男人?程建在路边停了车,问她是不是真的,到底怎么回事。孟莲不再说什么,程建显得更殷勤了。
  
  程建开始频繁地给孟莲发微信,有时深夜还发,孟莲大多没回。秦力倒是挺放心,她洗澡时忘记带手机在身边,就放在那热闹着他也不看看,只是提醒她有人找。孟莲想,难道真是陌生人了?如此不在乎。
  
  因此,當程建约她一起吃晚饭时,她答应了。喝了点酒,程建的胆子更大了,说附近有家酒店很实惠。孟莲竟鬼使神差跟他去了。爬过逼仄的楼梯,进到阴暗狭小的房间里,程建一把搂住了她。孟莲突然一惊,她想起秦力和她的第一次,那时秦力还在学校,深夜给别人画设计图纸赚钱,她去他的房间,两人拥在一起激情迸发时,秦力却控制了,牵着她的手招出租车去五星级酒店订了豪华房间,说哪能在简陋的床上爱自己心爱的人呢?暖流与愧疚潮水一般涌了上来,孟莲落荒而逃。
  
  回到家,秦力一把抱住她,兴奋地说:“老婆,我们的房子,网签通过了,银行马上放贷。过两天我们就可以重新结婚啦!”孟莲也紧紧地抱住秦力,仿佛失而复得的宝贝。
  
  四
  
  几天后,房子的所有手续办妥。秦力立刻请了假,催着孟莲去民政局复婚。
  
  开开心心领了新的结婚证,孟莲心上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可户口本上“婚姻状况”一栏仍旧是“离婚”,她看着很别扭,立刻就去派出所要求改掉。
  
  派出所的大姐给她改了婚姻状况,打出新户口页,孟莲看到“婚姻状况”一栏写着“复婚”,顿时就急了,问:“不能写‘已婚’吗?我是跟同一个人再结一次婚。”大姐说:“是啊,所以是复婚。你以为离婚又结婚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吗?当然不是,离婚是有烙印的,任何形式的离婚都是。”看孟莲还愣在那不愿走,大姐又说:“婚姻是夫妻的羽毛,你拔下来一次,又粘上去,跟原来长在那的,能一样吗?很多人为了这样那样的利益随意拔掉婚姻的羽毛,以为随时都能重新粘上,也不想想,那是会有粘痕的啊。”
  
  大姐说的没错,羽毛拔过的痕迹,终究不太美观。孟莲想起自己这大半年来的忐忑不安、思前顾后,想起公公的讨债电话,想起深夜里她跟程建的那些甜言蜜语,想起程建抱她时的感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她去超市买了一大袋糖,带到公司,大声说:“吃喜糖啊,我又结婚了,跟同一个人!”程建悻悻地接过糖,孟莲当作没看见,她心里想的是,以后要怎样全心全意来爱惜和保护自己婚姻的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