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散的亲情"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走不散的亲情

走不散的亲情

时间:2018-07-06 来源:admin 点击:

  千惠最长的一次有十年没有和哥哥见面。
  
  六股河边有高高的土坡,土坡上有粗壮的古柳,冬日的阳光没遮没挡,六股河上的冰一片白花花。哥哥把一双冰鞋搭在肩上,一只手拉着千惠,千惠看着他蹲在地上绑好冰鞋,然后把后背转过来:“来!到哥背上来。”千惠抽了一下鼻子,很想爬上那宽宽的后背,可又有点怕,“没事儿。”哥哥蹲在地上,用手在后面拨弄小妹妹的裤脚,千惠往上一扑,趴到哥哥后背上,哥哥差点被扑了个嘴啃泥,但他还是笑了,一只手扶住千惠的屁股,一只手撑地,站了起来。
  
  河套的冰不像学校溜冰场的冰那么齐整,可是千志想让妹妹见识一下溜冰是怎么样的,妹妹从没去过城里,也从未见识过穿着冰鞋在冰上飞奔。一开始还滑得小心翼翼,妹妹在后背上兴奋地咯咯笑,后来千志想让妹妹看看自己的技术有多高超,他背着妹妹转了几个圈。——突然脚下一扭,他倏地一下侧卧在地,妹妹被甩出去好远。原来,有一块小木头被冻在冰上,他的冰刀正好碰到。千志顾不上自己摔到哪里,他急忙爬起来,滑到妹妹旁边,千惠的嘴咧得好大,哭声卡在嗓子眼,看着脚踝上一个大口子正往外流血。千志有些惊慌,他一边说着别怕别怕,一边慌乱地掏出一卷纸去擦,千惠还是嘤嘤的哭了。千志用手帕把脚踝包好,脱下冰鞋,说:“来,哥哥背你。”上坡的时候,千惠听到哥哥心脏突突的跳声,还看见细密的汗在他的后颈渗出来,微微的热气从棉袄领溢出。哥哥的呼吸有些粗重,他低声对千惠说,到家别告诉爸爸,听见没?千惠嗯了一声,觉得脚踝又痛了起来。
  
  这个秘密千惠只在好多年后对第二个人说起过,就是老公。
  
  春天的时候,故乡的山野开满了鲜花,姹紫嫣红,后山根的老槐树也开满了花,芬芳洁白,千志喜欢躲在那棵树下读书,这只有千惠知道。千志一个腿上放着英文书,手里捧着厚厚的四角号码大辞典,微皱的眉,很楞很冲的头发,初见棱角的脸颊,嘴角边已见绒须,千惠倚在他身旁,用两根扭不离草自己跟自己斗。千志看累了,扭头看自己的小妹妹,看她玩那么幼稚的游戏,他偷偷地笑。
  
  翻开书页,一只漂亮的蛱蝶标本突然在千惠的眼前。哎呀,真漂亮!千惠眼睛里泛光,这是长这么大,看见的最漂亮的蛱蝶。可是千志不让她拿,只让她在自己手上看,千惠嘟起嘴巴,好吧,千志拿过她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把标本放在她手心,那么脆的东西,仿佛微风就会把那漂亮的翅膀吹走。千惠却害怕地把蛱蝶放回哥哥书上,哥哥摸摸她的头笑了,那年千惠只有五岁。
  
  千惠成年之前最后一次见到哥哥,是在那个下雨天。千惠没有带伞,放学了,哥哥骑着自行车来接她,那天的雨好大,千惠坐在自行车前梁上,哥哥把她裹在雨披里,额上流下的雨滴在她的头顶,凉沁沁。没过几天,哥哥悄然离开家,母亲的死和对爸爸的误解,使他大学毕业后直接去了南方。
  
  ——千惠站在楼门口,看着哥哥GT版的保时捷卡宴慢慢驶进甬道,心中是忐忑迷茫和感慨,十年对一个人的一生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活八十岁,那么便是1/8,如果活七十岁,那么便是1/7。车缓缓停住,一个人走下车来,还未及反应,娇小的自己已被抱住,棉袄里暖香,“小妹。”这一声已经久违了十年,千惠一下忘了前一晚准备好的所有台词,只剩眼泪喷涌而出。
  
  十年弹指一挥间,十年距离的消散只在一瞬间,只因为永远不可能走散的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