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 哑巴亏"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小小说] 哑巴亏

[小小说] 哑巴亏

时间:2018-07-10 来源:admin 点击:

  龚清黎是位十分漂亮的姑娘,她刚进公司那会儿,单身的我就瞄上了她,找各种机会大献殷勤。龚清黎看出我的企图后,当众宣称,想当她男朋友,至少得有一百万元存款。我因为投资古玩一再失败,存款才刚过五万,便对她死心了。
  
  我对龚清黎死心了,可我的好哥们秦怀玉却没“死心”。这天中午,公司的人都坐在办公室里闲聊,中途我去了趟卫生间,回来时就听见秦怀玉说:“唉,龚清黎,李志明要人有人,要才有才,你就不能把条件降低一些?”其他人都附和着,劝龚清黎别一切向钱看了。一个同事说:“李志明是潜力股,现在投资他,将来回报定会极其丰厚!”
  
  面对大伙儿的“围攻”,龚清黎坏坏地一笑,说:“看在大家的面子上,我就降低条件,李志明要能拿出五十万,我就做他女朋友。”
  
  “哎呀,太好了!”秦怀玉一听就大喊起来,“李志明刚花十五万淘到一件乾隆官窑的插瓶,专家鉴定市场价至少值八十万!”
  
  龚清黎嘴一撇:“别吹了,他都没钱吃饭了,哪来的十五万?”
  
  秦怀玉一梗脖子:“我借的!他请我帮他掌眼,我断定是真品,就借钱给他买下了那件插瓶。”
  
  秦怀玉说得煞有其事,可我听得胃里直泛酸。不久前我的确花三万元买了个插瓶,以为是出自乾隆官窑的精品,其實是现代仿品。于是我立马现身,想阻止这出闹剧。谁知我的现身反而让秦怀玉更来劲了,非要让我承认确有其事不可。在那种情况下,我只好承认了。
  
  这一来,大伙儿便“逼迫”龚清黎答应做我的女朋友。龚清黎嚷道:“干吗啊?逼宫哪?咋说也得让我亲眼见识一下那个插瓶,看是不是真有这么回事呀!”
  
  我在大伙儿的要求下拿来插瓶,龚清黎看了就说那是个现代仿品。秦怀玉急了:“咋才能让你相信呢?”龚清黎眼珠一转:“你要拿出李志明打给你的借条我就信。”秦怀玉大手一挥,说:“我俩是铁哥们,还用打借条?”我也慷慨激昂道:“这就叫男人的友谊!”
  
  我和秦怀玉一唱一和,演得跟真的一样,大家也都相信了。
  
  原本是为了一乐,可此后几天,龚清黎对我的态度明显亲切了许多,令我又重拾起信心。
  
  这天,我约龚清黎看电影,其间鼓起勇气握住了她的手,龚清黎则顺势靠在了我的肩上。第二天,我把这一“突破”告诉秦怀玉,他比我还激动,叫我一定要趁热打铁,在最短时间内将生米煮成熟饭。可惜,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把一锅香喷喷的米饭做成了夹生饭。
  
  看完电影没过几天,秦怀玉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了。秦怀玉还没成家,父亲又死得早,除了老母亲,这世上再没其他亲人了,我便承担起料理秦怀玉后事的重任,忙前忙后地跑,直到安葬完毕。
  
  丧事结束后,公司同事一起送秦母回家。突然,一个同事说:“李志明,你是不是该跟阿姨说说那笔借款了?”我疑惑:“哪笔借款?”同事的眼神陡然变冷了,盯着我说:“你为买插瓶,不是跟秦怀玉借过十五万元钱吗?”
  
  我一听,一时不知所措,再看大伙儿的神情,尤其是龚清黎那一脸的鄙夷,明白现在否认已经太晚了,便嗫嚅道:“那十五万元呀,等我把插瓶出、出手了就还。”
  
  这话一说出口,我明白这笔“债务”算是敲死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揣着仅有的五万元存款来见秦母,说现在先还五万,以后每个月还一万,直到还完。秦母听了,眼泪流了下来,拉着我的手说:“孩子,阿姨有退休金,不着急,阿姨希望你能常来看看我。”
  
  我立即答应下来,秦怀玉是我的好哥们,他不在了,我理应承担起照顾秦母的责任,只是得过几天“紧日子”了。这以后,我一有时间便去看秦母,陪她聊天、散步,以排解她的丧子之痛。
  
  转眼之间,大半年过去了。
  
  这天中午,我照例躲开大家来到一家面馆,要了一碗最便宜的素面,正吸溜着,龚清黎端着一碗面和一盘酱牛肉在我对面坐下,并把酱牛肉往我面前一推,说:“你不是无肉不欢么,现在改素食了?”
  
  现在,我早已对她不抱一丝幻想了,所以也坦然面对了,我夹起一块牛肉,打趣道:“扶贫哪?”
  
  龚清黎“嘻嘻”一笑:“你把那个插瓶卖了,立马就能脱贫!”我一听插瓶,胃里直冒酸。不料龚清黎又说:“我认识一个古玩收藏家,愿出大价钱收购那个插瓶。”
  
  我打量着她,心里十分纳闷。前两天,我因为工作的事找她商量,她还爱理不理的,今天咋就突然变得和蔼可亲了?突然,龚清黎又“扑哧”笑了。这时我也吃完了,便找了个借口先走了。对她这种崇拜金钱的女孩,我再也不会因为她的一个笑脸便异想天开了。
  
  谁知这天晚上,龚清黎真带着一位收藏家找上门来。那位收藏家先是眼看手摸,然后用小电筒将插瓶里里外外照了一番,最后断定是真品,说愿意出六十万。
  
  “太好啦!”龚清黎兴奋得两眼放光,“这下你大发啦!”
  
  龚清黎越兴奋,越证明钱在她心中的分量,我心里也就越鄙视她。不过,经收藏家这么一说,我对插瓶的真伪也吃不准了,难道以前的鉴定错了?于是,我提了几处疑点请教。收藏家又看了一遍后,叹息道:“我今天差点就打眼了,很遗憾,它真就是件现代仿品。”
  
  龚清黎一听,脸顿时拉了下来,瞪了我一眼,说:“笨蛋!”
  
  第二天上班的一整天,她都一直瞪着我。我呢,来了个视而不见,心想:啊呸!我就是有五十万一百万,也绝不会娶你这种金钱至上的女孩做老婆了!
  
  一下班,我便赶忙逃离公司来到大街上,这时,龚清黎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笑吟吟地问:“我想看电影,你愿意陪我去吗?”
  
  龚清黎的态度和先前判若两人,我大脑一时短路,便稀里糊涂地跟着她来到电影院。电影开始放映后,她又很自然地将头靠在了我的肩上,我却没敢握她的手。我问她:“你确定你不是在闹着玩?我现在离你的要求可越来越远啦!”
  
  龚清黎娇嗔道:“傻瓜!昨晚你表现出的诚实品格,让我真的爱上你了!”
  
  这解释根本不能打消我的疑虑。之后一段时间,因为我不知道她态度转变的真实原因,她越对我好,我反而越忐忑。
  
  这天晚上,我陪秦母散步,秦母见我心事重重,便问我咋了,我便讲了我和龚清黎之间的事。秦母听后笑了,说:“孩子,那让我告诉你她爱上你的原因吧!”
  
  原来,秦怀玉去世后的一个月里,我按承诺给秦母又送去了一万元。我离开后,秦母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因为秦怀玉刚买房付了首付,已经用光了所有积蓄,再加上每个月要还房贷,他哪来十五万元借给我呢?第二天,秦母带着秦怀玉的工资卡去银行查,也的确没看到提款记录,于是,她便来公司找我,想问个清楚。秦母在公司楼下碰巧遇到龚清黎,龚清黎听罢秦母的怀疑后,再回想那天的情景,便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她劝秦母先不要说穿,理由是我在收藏上浪费了太多金钱,继续让我“还钱”,则能帮我存下一大笔钱。秦母看出龚清黎对我有意思,便答应了。此后,龚清黎也常避开我去看望秦母,所以,我的一举一动她都了如指掌。
  
  最后秦母动情地说:“孩子,是你的真诚和善良打动了她,她对我说,她那些对男朋友存款的要求都是用来吓追求者的,算是她择偶的一个考验。这一年多来,她慢慢发现你是个有担当的男子汉,她是真的爱上了你啊!”
  
  我一听,激动得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