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 划车风波"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划车风波

[新传说] 划车风波

时间:2018-07-11 来源:admin 点击:

  小区最近总传出有人偷偷划车的糟心事,有个叫马大胖的,他的车常“中招”,让他叫苦不迭。
  
  马大胖开着一家修车铺,常开报修车回家试车,但车停在小区内,时不时就被人划花,特别是些豪车,被划得尤其惨烈,赔了不少钱,马大胖气得牙痒。
  
  这天一大早,马大胖下楼办事,碰到邻居张哥正站在他的车边愣神。马大胖上前招呼道:“张哥,早啊!”张哥一哆嗦,抬头见是马大胖,便皱着眉道:“大胖,你看,你的车又被划了啊!”马大胖走近一瞧,车身斜后方又多了一道深深的划痕,看着就让人扎心。
  
  “我来看看监控,到底是谁在跟我作对!”马大胖嘴里骂骂咧咧,掏出手机。张哥一愣,问:“怎么,你装监控了?”
  
  “可不是!”马大胖翻着手机,气呼呼地说,“刚装的,用手机就能看监控图像,就是为了抓划车贼,我就不信逮不着他!”
  
  手机划了好一会儿,马大胖眉头一皱:“气人!真会挑地方,这人站的位置,刚好躲过了摄像头,没拍到他!”
  
  “呼——”张哥像是替马大胖叹了口气,他说道:“大胖,你就该把车停回地下车库,反正那儿有你的车位,你现在停的地方老被人划车,恐怕风水不好……”
  
  马大胖撇撇嘴,道:“停地下车库不方便,早上出门得绕好大一圈,费工夫!”说着,马大胖钻进车里重新调整了监控摄像头的位置,然后他朝张哥挥挥手,就开车出去办事了。
  
  说起来,马大胖的摄像头似乎还有点威慑力,自从那次后,他的车好一阵子都没人敢靠近了。直到那一天,马大胖的倒霉运又回来了,他的车又被人划啦!
  
  那天中午,小区楼下突然传来马大胖的咆哮声:“好哇,终于抓住你了!”众人闻讯赶去一看,只见马大胖揪着个瘦老头,质问道:“我说老头,这么大岁数了你干这个,缺不缺德?”
  
  那老头的手里正攥着把旧钥匙,像是用来划车的作案工具,他的手腕被马大胖的大手紧紧抓着。老头没怎么反抗,只是一直咬牙切齿地碎碎念:“这该死的车……”
  
  马大胖听着更生气了,这时,旁边已有人报了警:“要说这不是大胖一人的事,与咱全小区车主都有关,必须报警!”
  
  派出所就在小区对面,不多会儿,民警小王赶到现场,他一看那“案犯”,差点叫出声,但环视了下四周,又闭上了嘴。
  
  听马大胖讲完事情经过,小王语气挺诚恳:“胖哥,看在老人这么大岁数的分上,咱们私下调解行不行?要不,去所里说?”
  
  “小王,你们派出所可不能和稀泥啊,这事私了后,万一这老头又再犯,怎么办?我可不是头一回吃亏啦!”马大胖显然不乐意了,他掏出手机,说,“小王,你是新来的,可能不太会处理这种事,要不我往你们所里打个电话,让你们郭副所长来办吧!”
  
  “别!郭副所长不在所里!”小王想阻止马大胖打电话,马大胖倒是来劲了,别过身,举着手机,装模作样地说道:“喂,派出所吗?我找郭……”
  
  “别去打扰郭副所长啦,他家出事了!”小王上前按下马大胖拿手机的手,才发现那手机根本还没解锁呢!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马大胖追问道。
  
  小王眉头紧锁,想了一会儿,还是说出了实情:前不久,郭副所长的母亲独自在家时,家中失火了,郭母被困厨房无法脱身。当时有邻居报了警,119消防队的反应也很迅速,第一时间赶到了事发小区,但由于小区内私家车乱停,堵住了通道,消防车卡在小区门口,就是进不来。结果,郭副所长和父亲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郭母命丧火场。意外发生得太突然,郭副所长的老父亲受了刺激,变得神志不清,嘴里一直念叨着:“车不该停这里,这该死的车啊!”
  
  马大胖听着听着,恍然大悟,他重新打量了一下身边的老头,不禁问道:“小王,难道这老头就是郭副所长的父亲?”
  
  小王表情尴尬地点点头。刚才接到报警后,他一眼就认出了老人,为了避免闲话,他想把老人带回所里,尽量减小影响,哪知马大胖不肯让步,还扬言要把郭副所长也叫来,那岂不是让人难堪吗?
  
  突然,小王想起什么,他转过身,低头看了看马大胖停车的位置,立刻神色凛然,道:“马大胖,看看你停车的位置!”说着,小王手往地上一指,只见马大胖停车的道上,明明白白是四个黄漆刷的大字:消防通道。
  
  “這可违反消防法!”小王板起了脸,“你把消防通道当你家的私人停车位,真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
  
  众人目光一下聚在了马大胖身上,有人立时转了口风:“也难怪老人划你马大胖的车,老人家一定是伤心过度,受了刺激,见不得有人违法占用消防通道呀!”
  
  众人听了都觉得有理,纷纷数落起马大胖来。马大胖急了:“这一码归一码吧,老头划了我的车,就不追究了?”
  
  “该追究!”只见郭副所长拨开人群,走了过来,对马大胖说道,“大胖,对不起,我父亲划了你的车,肯定得追究,你的车我负责给你修好,行吗?老人家年纪大了,脑子犯糊涂,这事还请你多谅解。”
  
  原来郭副所长的家就在附近的小区,今天,他休假在家照看父亲,可一个不注意,父亲就独自偷跑了出去。老人平时就爱到马大胖所在的这个小区晃悠,所以郭副所长才一路追到了这里。
  
  见老父亲惹了麻烦,郭副所长连连赔着不是,马大胖却不依不饶起来:“郭副所长,您要真愿和解,就不是替我修一次车的事了,我猜老人这几个月就没少划我的车,这旧账新账恐怕得一起算!”
  
  此话一出,众人一阵唏嘘,马大胖这是抓了人家现行,不肯轻易让步了!郭副所长耐着性子,说道:“大胖,你的心情我理解,可你要知道,我父亲受刺激是半个月前的事,今天也是他犯糊涂后第一次出门,你把先前划车的罪状扣在他身上,恐怕没道理。”
  
  马大胖蛮不讲理起来:“有没有道理我不管,今天我可是抓了现行的!”
  
  现场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突然,人群中有人高声应道:“你那旧账,算我一笔!”马大胖一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邻居张哥!
  
  张哥上前几步,说道:“大胖,我看你明明有地下车库的车位不用,却总霸占着我们楼下的车位,害得我儿子的车总没处停。大家邻里之间,话说重了,面子上抹不开,可我心里有气,所以、所以我划过你的车,想给你个教训!”
  
  马大胖听了,瞪大了眼睛,回想上次在楼下遇见张哥,他好像神色是有些不对劲,难不成上次监控没拍到的“作案人”就是他?还没等马大胖回过神,竟又有人在人群里喊道:“也算我一份!”说话的是小区保安李爷。李爷说,平时他就多次指出马大胖的停车问题,可马大胖每次都没给他好脸色,他气不过,也曾偷偷给马大胖的车来过“一两刀”……
  
  张哥与李爷的大义“认罪”,竟换来了围观众人的一片叫好声。郭副所长见状,摆摆手,让大家静一静,他说道:“今天大家把话说开了,把错都认了,是好事。这事,该赔的还得赔!另外,我也已经联系了停车管理公司,他们会合理规划,为我们这儿的小区划出足够的停车位,以后大家一起努力,让不愉快的事少发生吧!”
  
  再瞧马大胖,把头埋得低低的,脸涨得红红的,半天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