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需要为了恋爱而恋爱"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指定官网> 我们不需要为了恋爱而恋爱

我们不需要为了恋爱而恋爱

时间:2018-07-12 来源:admin 点击:

  “我们谈一场一周就分手的恋爱,好吗?”
  
  在大学里,恋爱的话题经久不衰。兴许是高考之后就彻底摆脱了“早恋”的大帽子,大家乐于放飞自我,一边给自己贴“单身狗”的标签,一边又抓心挠肝地想要脱单。
  
  时间过去了太久,我已经记不清最早是在哪个公众平台上见到这句话。作为一种新型的网络社交,后来者效仿纷纷,“一周CP”像龙卷风一样在高校之间流传开——
  
  由活动方来制造机会从中搭线,每个参与者都有一周的时间,通过活动方布置的任务去认识、了解自己的“CP”,并与ta谈一场恋爱。至于一周之后要不要继续在一起,选择权当然也在参与者。
  
  遵循着这样的规则,大家兴致勃勃地模拟恋爱,进行这场大型的社交游戏。推杯换盏,自得其乐,我没能免俗,也成为了其中一员。
  
  至于原因,当然是应了它那句宣传词——
  
  我想遇见有趣的灵魂,想谈一场不可思议的恋爱。
  
  1
  
  这是我第三次参加“一周CP”。
  
  古语有云事不过三,有了前两次遇见奇葩、中途忍无可忍地结束游戏的经历,这次我已经把对CP的期待值降到了冰点,不指望再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但恋爱这种事,用L君的话来说,“不成功,便成小说素材”,横算竖算,又不会有什么亏损。
  
  所以我兴致勃勃地,加了他的微信。
  
  互相做过自我介绍,我开始叫他朱同学。他跟我同城,大我两岁,一米九二的个子,刚刚毕业在做主持人,养了一条被称为“雪地三傻”的哈士奇。
  
  我看着他发来的话,噗地笑出了声:“我明明还这么年轻,为什么就在相亲了?”
  
  他和善地笑:“初恋不嫌早,目的比途径重要,你说是不是?”
  
  大概主持人们的声音都低沉又有磁性,而我偏偏是个声控,这一段语音听得人心旷神怡,像某场战役一个漂亮的开端。
  
  于是我埋头,笑着说:“是的。”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遇见”本身就是奇迹。
  
  2
  
  一周CP的任务循序渐进,以了解对方为目的,第一天向对方做自我介绍,第二天为对方讲一件开心的事、一起做创意拼图。
  
  行至此处,游戏出奇地顺利。
  
  朱同学跟我之前在这个游戏里遇见的两个男生不太一样,他懂得沟通也会交流,不会生硬地转移话题让人迅速失去兴趣,也不会接不住我抛出的话题。
  
  推杯换盏、礼尚往来,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第三天的任務,是玩一个小游戏:向对方说三件与自己有关的事,一件真事、两件假事,由对方来猜真假,猜错的人要接受小惩罚。
  
  在朱同学面前,我从硬汉变成了纯度百分百的少女,所以思前想后,我决定给他埋个陷阱。发消息时,得意得像只小狐狸:三件关于我的事,我是个学渣;我有社交恐惧症;我不喜欢你。
  
  高情商的朱同学收到消息,突然无措起来。他把前两个顺着猜了一遍,在得到我的否认之后,可怜兮兮地说:“真实的那条,该不会是三吧……可我真的很不想相信三是真的啊!”
  
  我心里浮现出一种诡计得逞后的开心,兴奋得想把狐狸尾巴掏出来摇一摇:“你上当啦,三条都是假的。”
  
  “诶?这样也太不公平了。”他微怔,旋即表现得很委屈,“因为舍不得骗你……我那三条都是真的。”
  
  所以他喜欢吃芝士、能喝酒、曾经玩cosplay。
  
  “这样说起来,我们都没有遵循游戏规则。”我笑眯眯,“这个角度看,还真是很默契啊。”
  
  “那当然。”他从善如流,“互相喜欢的人,向来心有灵犀。”
  
  我却微微一愣。
  
  为了表示完成任务,我们将与任务相关的聊天记录截屏,然后发到这期游戏的大群里打卡——在我看来,就是供大家围观。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一个人感慨“这对CP好甜啊”,就有人跟着感叹“喂得一手好狗粮”,然后无缝衔接地转换成“来群里告个白吧”。
  
  我猜朱同学很喜欢被关注——或者说是,”秀恩爱”的感觉。哪怕那是假的,也要在这一瞬间让别人感受到自己的愉悦和幸福,纵情享受别人的嫉妒。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在大群里发了一段无关紧要的长语音,在末尾缀上了“希望你今年一年都能开心,ya同学”。
  
  我突然对他感到好奇,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对刚刚认识第三天的人说“喜欢你”,在陌生人的注视下享受嫉妒的注目礼,秀根本不存在的虚假恩爱。
  
  然后不受控制地在心里想,大家谈恋爱时,究竟想从恋爱里获得什么呢?
  
  3
  
  我对朱同学的疑问,很快就得到了回答。
  
  一周CP第六天的任务是真心话大冒险,两个人互相掷骰子比点数。我开局先赢,问他:“你最理想的恋爱模式是什么?”
  
  “唔……”他想了想,“我其实很粘人,所以希望能跟她一直在一起,希望她能随时回复我的消息,让我觉得她一直在我身边。”
  
  我不置可否,第二局换他问问题,朱同学把同样的问题,原模原样又抛了回来。
  
  我努力地想了很久,有些泄气:“我不知道。但我其实希望他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既不粘人,又喜欢我喜欢得不能自拔……朋友说我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但我并不知道究竟什么样的相处模式,更适合我。”
  
  他失笑:“我以为写青春小说的作者,实战经验也都会很丰富。”
  
  “我大概是个例外。”我哭笑不得,“对我来说,小说的世界比现实简单很多,时间长了,就不想再去处理复杂的事。”小说里黑白分明,没有现实里无穷无尽的变数,我喜欢的人永远喜欢我,从彼此目光交汇的第一眼,就能看见白头。
  
  “这样的话,我可不可以多问一个问题?”他沉吟片刻,说,“如果游戏结束之后,我还希望和你继续交往,你愿意吗?”
  
  你愿意吗?
  
  朱同学说,我们都知道,世界上不会有“永远”。但我们想要的,从来都只是说出“永远”的勇气,和那一瞬间的心跳。
  
  我也想把“单身狗”的标签撕掉,想要跟男孩子并肩走在学校里,想要过节的时候,买了漂亮的礼物能有可以送出去的对象。
  
  可如果我不喜欢画面里的另一个人,一切都会失去意义。
  
  我到现在才明白,L君是对的,找一个喜欢的人,比谈一场恋爱难得多。因为现实里的情况有无数变种,到头来多的是不咸不淡的”刚刚好”,多的是世俗意义上的互相将就。
  
  我想了很久,坦然地告诉他:“我们是两类人,如果对方是你,我会对自己很没有信心,不知道该怎么建立亲密关系。”
  
  “ya。”他沉默很久,叫我的名字,”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我不是。对我来说,遇到喜欢的女生就去追,开心就跟她在一起。可你不同,你期待爱情。”
  
  “爱情发生在这个星球的每个角落,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遇见它。”他叹息,“祝你能嫁给爱情。”
  
  说完,他把情侣头像换回了自己原先的头像,一枝风骚的黄玫瑰。
  
  我如释重负,发消息给L君:“我好像又失恋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回,心里头竟然有点儿窃喜。”
  
  4
  
  L君表现得很淡定:“从你跟我介绍朱同学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跟他最好的结局,就是你把他写进小说,然后两个人在现实里老死不相往来。”
  
  我乐不可支:“最坏的结局呢?”
  
  “像你前两个一周CP一样,”她耸耸肩,“坚持不到第七天。”
  
  “因为网络跟现实还是很有距离啊……”我想了想,笑,“所以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在现实里也多接触一些不同类型的男生。”
  
  “然后呢?”
  
  我笑眯眯:“充实我的资料库,写小说。”
  
  “心态放端正啊年轻人,这样是不会有男朋友的!”
  
  L君表现得愤愤不平,可我比她还清楚,我们是一样的人。如果站在我的位置上,她会做出跟我一模一样的选择。
  
  所以無论如何,年岁尚早,我还是想活得浪漫主义一点。不为撕掉那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单身狗”标签,不为加入大学同学们轰轰烈烈的恋爱大军,也不为了恋爱而恋爱。
  
  我仍然幻想有朝一日能遇见一个人,小心翼翼地在胸口揣着一只小鹿,抬头时撞碎他眼里的星光,寂静一秒,全世界天地希声,万物复苏。
  
  或许那个人,就是爱情本身。
  
  而彼时我已经足够好,足够包容,也足够宽和。我能握住他的手,对他说:
  
  嘿,原来你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