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轶事] 拿手菜"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闻轶事] 拿手菜

[传闻轶事] 拿手菜

时间:2018-07-12 来源:admin 点击:

  民国那会儿,河南省城开封十分繁华,附近的人都来这儿做买卖。
  
  有个叫刘华的人,住在开封附近的乡下,他想去开封城里找个活儿干,这天一大早就上路了。走了大半晌,离城门不到二里地了,恰好前面有个茶棚,刘华便进去喝杯茶,歇歇脚,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外面有女子的哭声和男子的叫骂声。
  
  刘华平日里就爱打抱不平,一听见声音就把茶碗一推,走了出去。到外面一看,原来女子是卖水果的,那男子说要尝尝味道,拿起一个大梨就咬,女子让他把这梨买下来,男子不但不肯,恼怒之下还掀翻了水果摊。
  
  刘华见状,快步到了跟前,大声说:“一个老爷们儿欺负娘们儿,你丢人不丢人?”
  
  男子恶狠狠地说:“没事儿一边凉快去!”
  
  刘华仔细打量了一下男子,发现对方是个大块头,要是话不投机动起武来,自己还真不是他的对手,于是灵机一动,说:“我是马大眼马爷的卒子,奉他老人家的吩咐到这儿查看查看,有本事你跟我去见马爷。”
  
  馬大眼是开封城里一霸,威名赫赫,刘华在乡下也听过他的名头,此时急中生智,就编了这么一句话。那男子听了刘华的话,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好半天才从兜里掏出钱来,丢到那女子面前,一边走一边说:“你记着,我可是给马爷面子。”
  
  见男子灰溜溜地走了,刘华帮着女子把水果摊整理好,这才重新回到茶棚。茶棚里的伙计小声问刘华:“这位客官,您真是马爷的人吗?”
  
  刘华“哈哈”一笑,说:“我就那么一说,那马爷长啥样我都不知道呢!”
  
  伙计大吃一惊,说:“那您可闯下大祸了!”
  
  刘华奇怪道:“咋了?”
  
  伙计说:“刚才那家伙是个无赖混混,翻不起啥风浪,可您借马爷的名头,怕用不了多长时间马爷就会知道,到时候您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刘华笑道:“我干的是光明正大的事,你别害怕,我不会连累你们,有啥事儿我全扛着!”
  
  说完,刘华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坐在那儿吃了块面饼,把茶水喝完,刚准备结账离开,外面“呼啦啦”闯进一伙人来,其中有个大块头指着刘华说:“就是这小子!”
  
  刘华一看,就是刚才被他用马大眼名头吓跑的家伙。还没等刘华说话,大块头说:“小子,竟然敢冒充马爷的人,你怕是活腻味了。这是马爷的管家程爷,咋发落你就让程爷说吧!”
  
  程管家斜了刘华一眼,冷冷地说:“敢在开封城里冒用我家马爷名头的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了,你小子有种!说吧,是卸你一条腿呢,还是一条胳膊?”
  
  刘华“嘿嘿”一笑,说:“敢情选哪个都不好受啊!我知道马爷好吃一口美食,我有道拿手菜,保准让马爷吃了今儿个想明儿个!”
  
  一听这话,程管家的脸色顿时和缓下来,为啥?马爷不止一次吩咐过,要是遇到能做美食的主儿,想啥法也得把人给带过去。侍奉马大眼这么多年,程管家太熟悉马爷的脾气了,于是他对刘华说:“要是你做的菜不能让马爷满意,可就不是卸条胳膊、腿儿的事儿了!”
  
  程管家领着刘华到了马府,让他在一旁候着,自己先到里面送信。马大眼一听,当即就来了精神:“奶奶的,这几天正为吃一口犯愁呢,把那小子带过来,我先问问。”
  
  刘华被带到了里面,他先给马大眼问了好,偷偷一打量马大眼,心想不愧叫马大眼,眼睛确实够大的,正思忖着,就听马大眼问:“你小子会做啥?”
  
  刘华说:“会做的多了,蒸个馒头烙个饼,炒个青菜炸个蛹,这都在行。”
  
  这话倒把马大眼给逗乐了,他说:“奶奶的,敢情我是问错了,你最拿手的是啥?”
  
  刘华说:“鸡蛋羹。”
  
  一听这话,马大眼脸色一沉:“你小子耍我吧?我还以为是啥美食呢,原来是这么个寻常玩意儿。”
  
  刘华没有丝毫害怕,朗声说:“马爷,鸡蛋羹和鸡蛋羹可不一样,我做出来的鸡蛋羹,保准马爷吃了今儿个想明儿个。”
  
  马大眼一听,不但没生气,反而高兴起来,爱吃的人都明白一个理儿:越是简单的吃食,越考验厨师的功力。于是,马大眼让程管家领着刘华去厨房做鸡蛋羹。
  
  过了约摸半个时辰,刘华端着两只相扣着的盘子走出厨房。盘子被送到了马大眼面前,他掀开盖在上面的盘子,一股鲜香扑鼻而来,再看鸡蛋羹表面,镜面般光亮。他挖了满满一汤匙,放到嘴里一尝,鲜嫩爽滑,滋味非凡,不由得大声赞道:“好,真好!”
  
  马大眼顾不得烫嘴,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盘鸡蛋羹吃了个精光。他把盘子一推,满意地擦了擦嘴,说:“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有一手,能说说这鸡蛋羹是咋做的吗?”
  
  刘华说:“按理是不能说的,绝活都得留一手,不然可就没饭吃了。不过既然马爷问了,我就如实相告,我在蛋液里加了点东西。”
  
  马大眼问:“啥东西?”
  
  刘华侧过身子,靠近马大眼的耳边,悄声地说了几句话。
  
  说也奇怪,马大眼听到后,不觉愣住了,随后竟然流出了眼泪。
  
  当天下午,从马大眼府上驶出一辆马车,车上载着马大眼和刘华,径直向开封城外驶去。府上的人看到后都议论纷纷,不知道马爷这是中了哪门子邪,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子用一盘鸡蛋羹迷住了心窍。
  
  到了第二天,那辆马车回来了,在府里停稳后,马大眼和刘华一前一后跳了下来,随后他们从车上搀扶下来一个农妇,马大眼那恭敬的样儿,真是少见。
  
  府上的人很是不解,有人就上前问马大眼咋回事儿。马大眼把眼一瞪,说:“啥咋回事儿?以后她就是咱家老祖宗。”
  
  这句话更是把众人给闹糊涂了。
  
  马大眼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快去收拾屋子,让你家老祖宗歇会儿!”
  
  后来人们才知道,马大眼当年还是个穷小子时,有一次连病带饿晕倒在一家农户门前,被这家主人发现后,抬到了屋里。那时正闹饥荒,这家人也没有多余的粮食,恰好这家的孩子刚半岁多,女主人的奶水一时吃不完,她就把奶水挤到碗里,喂了马大眼。一连喂了几天,马大眼的病才算好起来。当他得知人家用奶汁救了自己后,当即跪在地上磕头,说日后他要是发了家,定不忘大恩。谁知他一走多年,竟忘了这茬儿。
  
  刘华就是当年救马大眼的那家农户的孩子,父亲去世后,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母亲才说了当年的事。刘华听后就打算去开封城里找点活儿干,顺便看有没有机会能见上马大眼一面,也好寻条活路。可怎么能见到马大眼,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恰好遇到混混欺负人,刘华灵机一动,假称自己是马大眼的人,这才借机进了马府。
  
  这天,马大眼问刘华:“兄弟,你跟哥说句实话,那盘鸡蛋羹里真是人奶吗?”
  
  刘华一笑说:“哥,我那么说是为了让你想起当年的事,你府里的厨房啥没有啊,一点救命的牛奶还能不好找吗?”
  
  马大眼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