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 讨彩头"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讨彩头

[新传说] 讨彩头

时间:2018-07-13 来源:admin 点击:

  都说想发财吧,要会动脑,脑筋好能想出发财的门道,可偏偏有些人啊,一心想发财,却不走正道……
  
  李大强好逸恶劳,整日游手好闲,不干正事,一天到晚动着不花力气、轻轻松松赚钱的歪脑筋。
  
  这天,大强到镇子上去闲逛,遇见一队婚车浩浩荡荡地缓缓驶过。大强瞟了一眼车内,看到新郎手里攥着厚厚一叠红包,大强心里那个馋啊,陡然生出拦婚车讨彩头的念头。当然,这事大强可不能亲自去干,他年轻力壮,人家多半不会买他的账,况且做这种不光彩的事,会影响到他今后的前程。
  
  大强想到了村里头的老光棍李大年,李大年快六十岁了,由于好吃懒做,穷得家徒四壁,别人家早都住楼房了,只有他家还是三间破瓦房,所以媳妇也没能娶到。
  
  回到村里,大强找到李大年。李大年听了“拦婚车讨彩头”这点子,拍手叫好。
  
  大强说:“李大爷,不过咱有言在先,干这事得有一条件,那就是除了不要脸还是不要脸。”
  
  李大年冷冷一笑,说:“老子我窝囊了一辈子,说起来,哪天眼睛一闭,人就走了,我这么个连棺材都买不起的人,还要啥脸面?”
  
  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合,接着便分了工,大强负责打听哪儿要操办婚事,李大年负责拦婚车要钱,成事后五五分成。
  
  第二天,大强开着电瓶车,载着李大年来到邻村的一条主道上,大强早就打听好了,今儿个有婚车打这儿经过。大强藏在一棵大树后观察,李大年站在路中间。不一会儿,一队婚车停在李大年面前,新郎和驾驶员从车里走下来,让李大年别挡道。
  
  李大年先装模作样地向新郎道喜一番,然后说:“新郎官儿,给大爷个彩头吧,要不就让车队的车轱辘从大爷这把老骨头上碾过去,反正大爷活到这把岁数了,已是贱命一条。”说完,他向车头走近两步。
  
  新郎拿李大年没办法,犹豫了一会儿,便掏了两百块钱给他。
  
  干这事,李大年岁数大是杀手锏,再加上不要脸、耍无赖,更是如虎添翼,抓准了新郎和他亲戚朋友的心理:不愿与一个老头子计较,而且大喜的日子不想扫了兴致,再说百来块钱也不算是大钱。
  
  就这样,事情很顺利,个把月下来,大强跟李大年合作,讨到了将近一万块钱。碰到有钱、好面子、爱显摆的人家,还会当众多给个几百块钱。
  
  大强十分得意,最近不仅捞到了不少钱,而且还和一个叫张小莉的姑娘谈起了恋爱。
  
  一天,大强听说有个村里,一个姓王的老寡妇效仿李大年,也在拦婚车讨彩头。大强要李大年去威胁王寡妇,让她不要抢他们的财路,但没想到李大年和王寡妇打了几回交道后,眉来眼去,最后竟然睡到了一个被窝里。
  
  自打李大年和王寡妇勾搭到一块儿后,就把大强给撇开了。大强一下子断了经济来源,十分气愤,可也无奈。大强找张小莉到镇子上去喝咖啡解闷,张小莉耷拉着眉头,也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大强关切地问:“小莉,怎么了?”
  
  张小莉喝了口咖啡,愁眉苦脸地说:“最近,我被我们公司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给摆了一道。”
  
  大强叹了一口气,说:“咋这么巧呢?最近我也被我们单位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给摆了一道。”
  
  大强和张小莉是网友,两人的家离得挺近。张小莉说她是一名公司文员,平时爱好读书、养花。大强可不敢说出他的“职业”,就骗张小莉,说他在一家大工厂工作,平时爱好看电影、旅游。
  
  大强为讨张小莉欢心,做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大度地说:“小莉,咱都是品德高尚的人,咱不跟那种小人一般见识。”
  
  张小莉乖巧地点点头,赞同大强的话。
  
  其实,大强嘴上这么说,心头却一直盘算着如何报复李大年,好解心头之恨。
  
  这天,大强终于逮到了机会,他听说镇上派出所副所长的儿子最近要操办婚事,于是心生一计。他去找李大年,刚开始仍抱着一丝希望,劝说李大年离开王寡妇。
  
  李大年断然拒绝:“老子我踏进棺材之前,好不容易能碰到一个知冷知热的婆娘,真是干柴遇到烈火,久旱遇到甘露,你小子休想来黄我的好事。”
  
  大强没办法,于是把派出所副所長说成大老板,诓骗李大年,说明天有个大老板家的儿子要操办婚事,并且交代了婚车车队的必经之路。
  
  果然,第二天,大强就听说李大年被抓进了派出所。大强早已想好退路,就算李大年向警察交代,拦婚车讨彩头这事是他大强出谋划策的,到时也可以狡辩说是李大年诬陷他。所谓抓贼抓赃,警察没有当场抓住他大强,就没有证据,拿他没辙。
  
  心里高兴,大强就约张小莉出来喝咖啡,一见张小莉,她也是春风满面的样子。
  
  大强一边帮张小莉的咖啡杯里放糖块,一边笑嘻嘻地问:“小莉,看你笑容满面的,遇到啥好事了?”
  
  张小莉乐呵呵地说:“大强哥,前些日子跟你提起的我们公司那个小人,已经遭到了惩罚啦!”
  
  大强“嘿嘿”一笑,说道:“真巧啊,我们单位的那个小人也遭到了惩罚,小莉,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啊!”
  
  大强和张小莉你看我,我看你,都开心地“哈哈”大笑。
  
  这时,旁边一桌的一对男女青年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两人站起来走到大强和张小莉的桌子旁,男青年笑着问道:“两位,听你们聊得那么开心,我倒想问问你们,分别在哪儿高就?”
  
  女青年也一脸严肃地说:“你是李大强吧?你是张小莉吧?注意你们很久了,没想到这么巧,你们两个还谈起了朋友。”说完,她掏出一张警察证晃了晃,把两人带走了。
  
  大强坐到警车里,在两名警察的讯问中,才知道张小莉跟他是一号人,也是个好逸恶劳的无业人员。张小莉听说有一个村子里的老头拦婚车讨彩头搞到了不少钱,于是跟同村的王寡妇商量,也干起了拦婚车讨彩头的事儿。王寡妇跟李大年搭上后,也撇开了张小莉,因此张小莉怀恨在心。她得知检察院一名检察官的儿子要操办婚事,就诓了王寡妇一道。
  
  就这样,李大年因为去拦副所长儿子的婚车而进了派出所,王寡妇去拦检察官儿子的婚车也进了派出所。
  
  听了两个警察的话,平时装作“谦谦君子”的大强尴尬地看了张小莉一眼,平时装作“温柔淑女”的张小莉也尴尬地瞧了大强一眼。两人进了派出所,才知道警察为什么找上了他们。
  
  原来,那王寡妇担心有一天被警察逮住,于是特意和李大年各买了个手机,分别偷偷录下了大强和张小莉跟他们商量拦婚车讨彩头时的对话,两人一进派出所,就交出了这个“证据”。
  
  在派出所里,副所长看了四个人的口供后,不由叹了一口气,说:“这都是些什么事?拦婚车还给拦出两对姻缘来!老的一对干柴烈火,小的一对我骗你、你骗我,这真是‘不是一路人,不上一条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