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 “凶”宅"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凶”宅

[新传说] “凶”宅

时间:2018-07-17 来源:admin 点击:

  阿拉黄小丽是新上海人,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套离公司只有半个小时车程,且价格还在自己承受范围内的房子。这间位于上海近郊的民宅,破是破了点。记得当时房东领着她开门的,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房子里四处布满了灰尘,结着蜘蛛网。但好在,房东说了,这个两居室只打算出租一间,另一间被锁上了。具体什么原因不租,阿拉没问。自打她上大学以后,就从没一个人占有这样大的空间,她乐得清静。
  
  阿拉确定租下房后,就开始打扫,她把房间各处的蜘蛛网扫了一遍,又擦去厚厚的灰尘,地板也拖了好几遍。虽然很累,但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她很是满意。看看天色已晚,随便吃了点东西,洗漱后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半睡半醒中,阿拉听到手机铃声反复响起,顺手摁断好几次后,电话依然不断响起,无奈接起了电话:“大半夜的,谁啊?”
  
  电话听筒里,传来了“女鬼”撕心裂肺的哭嚎声,迷迷糊糊的阿拉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挂断了电话。紧接着,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令人毛骨悚然:“任何听到我哭声的人,都会在睡梦中死去。”她看了看表,凌晨1时40分。
  
  屋外,阵阵狂风,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屋内,阿拉用被子裹紧发抖的身子,她实在是太害怕了,睁着眼睛熬了一夜。
  
  天一亮她就起床到了客廳,仔细观察房间的角角落落,除了那个被锁的房间,其余地方都没发现什么异常,阿拉又用手机拨了昨晚女鬼的电话,一直占线。她心想,昨晚的电话,一定是有人故意恶作剧,便打起精神去上班了。
  
  这晚,阿拉早早地上床睡觉了,迷迷糊糊中,突然又听见手机铃声在响,她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手机,相同的时间,相同的来电号码。她直接摁断电话,接着,“叮咚”一声,又收到了那条可怕的短信,浑身打着冷颤,她用力地裹紧被子,又是一夜无眠。
  
  天蒙蒙亮,阿拉就爬起来,没精打采地出了门,正好遇见隔壁的阿姨晨练回来。阿姨特别热情地向她打招呼,滔滔不绝地介绍起了小区里的邻居、物业等。阿拉灵机一动,向她打探自己那间房以前的房客情况。阿姨以为她爱八卦,压低声音说:“侬住的那间房啊,以前住的是个男孩子,做IT的,刚开始他住得还挺好的,后来临搬走前,也不知道怎么了,成天脸色惨白惨白的。唉,你们年轻人啊,还是要注意多锻炼身体。”说完,阿姨意味深长地打量了一下阿拉。阿拉吓得一哆嗦,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阿姨一离开,阿拉马上给房东打电话,希望退房。房东不明所以,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住得不习惯。阿拉便把闹鬼的事说了一遍,没想到房东哈哈大笑,说世界上哪里有鬼,又说租房合同都签了,不能随便退房。阿拉便说:“那间锁着的屋子,能不能打开给我看看,我也好放心。”听到这话,房东突然支支吾吾起来,说钥匙找不到了。
  
  说了半天,房东不退租,也不给钥匙。阿拉断定,那间屋子一定有问题。她到街上找了一家五金店,买了一整套工具,匆匆跑回出租屋,站在那间被锁的房门前,她轻轻地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会,里面没有一丝动静;她蹲下身子,推了推门,透过门缝,她依稀看到几件很古旧的家具,还透出一闪一闪的光亮。
  
  阿拉跑到客厅,把窗户窗帘全部打开,在阳光的照耀下,她鼓起勇气,开始撬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成功了。深吸一口气,小丽手持大斧,猛地推开了房门,只见房内摆着几件古旧的家具,中间挂着一张黑白照片,看起来好像一个死人的房间,沙发上还堆着各种旧衣物、书籍。
  
  阿拉的心突突地跳着,屋内忽明忽暗,窗帘左右摇曳,阴森森的,她不由地多看了几眼那张遗照,突然觉得遗照上的人一会儿对着她笑,一会儿又变成了哭,表情诡异极了,好像在说,你会在睡梦中死去,死去……她想赶紧离开,脚却像粘在了地上一样,一步也挪不动。
  
  好不容易,阿拉的身体恢复了知觉,她抓起背包,甩上门,飞快地逃离了这个恐怖的地方。到了楼下,她马上给房东打电话,语气强硬地要求立刻退房退租,房东还是不同意。阿拉歇斯底里地喊道:“你这房根本是个凶宅,每天半夜,我都会接到女鬼嚎哭的电话,你上锁的那间房,我看过了,里面的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据。”
  
  房东一听,在电话那头着急地喊道:“我的房子绝不是凶宅!你放心,今天晚上我就过来,一定要查清真相,还我房子一个清白。”
  
  挂了电话,阿拉真是欲哭无泪,但又没有去处,别无他法。
  
  当晚,房东来到出租屋,直接住进了那间阴森森的屋子,阿拉干脆把自己的手机也丢给了她。果然,凌晨1点40分,手机准时响起,房东接起电话,话筒那边刚哭了一声,房东就破口大骂:“你少给我装鬼,老娘不信这一套,明人不做暗事,有种过来单挑……”还没等房东骂完,听筒里就传来了“嘟嘟”的断线声。
  
  房东把手机还给阿拉,说:“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阿拉仔细回想,自己在公司上班,交往的人也不多,想不出得罪过什么人。
  
  两人又上网百度了来电号码,还是一无所获。房东让阿拉仔细回想最近有没有和广东那边的人打过电话。阿拉翻看着手机里的通话记录,突然发现就在上周,还有个广东的号码打进来过。她灵光一现,回想起来,这好像是一个淘宝卖家打给她的。
  
  阿拉马上登录了淘宝网,在已买到的宝贝中,一单一单地查询卖家电话,终于找到了上周打进来的那个广东号码。
  
  这一单是一套床上用品。阿拉想起来了,搬家前,她想添置些床单被罩,就网购了一套,她当时收到后用清水洗了一下,发现缩水很严重,就要求卖家退货,卖家说商标被剪且已水洗,拒不退货。阿拉与卖家商量了好几次,都没有结果,一气之下就给了差评。当天卖家打电话要求阿拉修改评价,被严辞拒绝了,之后她就忘了这件事。
  
  房东说,肯定是这个淘宝卖家为了报复她,就想出了这个“夜半鬼哭”的办法来。阿拉虽然觉得房东分析得很有道理,但一想起那間阴森森的房间,不禁后背发凉,便指着那间房说:“那这个房间你怎么解释?这么恐怖,你还住在里面,不害怕吗?”
  
  房东看了看那间房,又搓搓手,不好意思地笑笑:“别说,装神弄鬼这事,我还真有点经验,算了,今天我也不瞒你了。”
  
  原来,正像隔壁阿姨说的那样,之前这间房子租给了一个IT男,他每天早出晚归,从来不打扫房间。有次房东来收房租,看到房间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墙壁桌子上到处都是灰尘,房东就提醒他,工作虽然忙碌,但也应该注意一下生活环境,稍微打扫下房间。IT男嘴上是答应了,可下一次房东来时,房间却变得更脏更乱了。
  
  看着房子被糟蹋成这样,房东很郁闷,就想不动声色地把IT男赶走。她想了各种办法,涨房租,断水断电,无奈IT男就是不走。后来,一个中介朋友给他出了个阴招,趁着小伙子白天上班的时间,把这间屋子布置成了现在这样,还特意留了门缝,让房东躲在里面,晚上等IT男睡着后,放起了准备好的恐怖音乐,还打开一闪一闪的灯。一连几个晚上,IT男以为房子闹鬼,吓得够呛,很快就退房走了。
  
  阿拉心想,怪不得隔壁的阿姨说,IT男搬走前,脸惨白惨白的,原来真是被“鬼”吓的。这时,她才有点相信房东的话了。
  
  房东继续说,本来想把这些东西搬走的,但是阿拉当时着急搬进来,就想反正房门锁着,也没什么大事,想过段时间再处理,所以就这么搁着了。没想到阴差阳错,竟让阿拉和“夜半鬼哭”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这时,已经是早上8点,阳光照进房间,特别温暖。
  
  为了彻底打消阿拉的疑虑,房东用自己的手机拨了“女鬼”的号码,电话铃只响了一声,便接通了,话筒里立刻传来悦耳的女声:“你好,这里是×××床上用品店。有什么可以帮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