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青春"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青年文摘> 叛逆的青春

叛逆的青春

时间:2018-07-18 来源:admin 点击:

  大多数人感怀高中生活时,提及最多的可能是学习与考试。但是,让人难以忘记的,并不仅是这些。记忆中,那个曾经跟你朝夕相处甚至闹翻过的室友,你恐怕一辈子都记得。
  
  其实,我没有正面跟室友起过冲突,但我们宿舍里的两个同学是“撕过”的。
  
  前些日子,班长组织同学聚会,大家在群里聊天,你一言我一语,很热闹。我忽然发现,当年“撕过”的室友,竟然也能聊得起劲,简直如即将见面的多年老友般兴奋。
  
  即使“撕过”又怎样?也只有在心思单纯、胸无城府的时候,人们才能打架打得猛烈,而后又冰释前嫌。这比今天再遇到的各怀心事却毫不流露的人们,可爱多了。
  
  回想我们宿舍诸位姑娘到底是为什么“开撕”的,恐怕要仔细想一会儿。刚入校时,八个人相处还是其乐融融的,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自习……
  
  每天生活在一起免不了磕磕碰碰。小菁和灵子开始闹矛盾,小菁开始反感灵子的某些行为,这些行为让小菁对灵子渐渐产生了厌恶感。
  
  起初,两人只是不太说话,怒火在各自心里酝酿。某一天,灵子有意无意的一个挑衅,引爆了小菁的委屈。两人立即“开战”,大吵了一架,宿舍其余六人忙着劝架,然后默默地各自站了队。
  
  虽然此后,两人没有再爆发过激烈的正面冲突,但是,宿舍这场“战争”拉开帷幕后,一直延续了好几个月。此间,小菁尽量隐忍,有时也压抑不住原本火爆的性情,突然发作一下。看似温柔的灵子,则用一些古怪的鬼主意,搅和小菁和向着她的三个姑娘,波及范围自然包括跟灵子睡对头的我。
  
  对付经常赖床晚起的我,灵子想到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清晨五点不到就打开床头灯。她的床头灯,就装在靠近我枕头的这面。一开灯,灯光直接照到我脸上,分分钟把我“唤醒”,比闹铃还有效。起初,我忍着暴脾气,换到床另一头接着睡。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被“折磨”的不仅是我,还有小菁。贪睡的我,换到另一边还能继续呼呼大睡。睡眠浅的小菁,见到亮光就再也睡不着。被吵醒后,她每天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后来起床上课。
  
  那天,本就睡得晚的小菁忍无可忍,在灵子又一次打开床头灯的那一瞬间,大喝一声“你够了没有,忍你好久了”。宿舍其他姑娘齐刷刷被吓醒,你一句我一句地各说各理,乱成一片。
  
  自此,小菁和灵子有两年时间没说过一句话,八个姑娘也分裂成两个分队,各自行动。临近毕业,小菁和灵子才开始讲话。有一天,她们竟携手去上自习,引得走在她们俩身后的我们六人感慨万千。
  
  后来的故事就简单了。小菁和灵子和好后,我们宿舍的整体关系大幅提升。毕业前夕,大家又回到了当初那种融洽的时光里。大约是感觉筵席就要散,同住三年缘分不简单,要珍惜相聚的时光吧。
  
  毕业后,小菁去了南方,灵子去了北方的另一个城市,而当初那段时光,也变成了两人聊天的笑料。虽然她们都会想起那段时光,但大约心里都各自唏嘘:一个能正面冲突、坦率“撕过”的人,也是值得珍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