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冥画师破案"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冥画师破案

[传奇故事] 冥画师破案

时间:2018-10-06 来源:admin 点击:

  天启七年夏,京畿五龙岗。应天府的府尹马骏祭拜过父亲的坟茔后,他一摆手,冥画师牛打滚就从他身后走了过来。冥画师就是给死去多年的亡者招魂画像的人。
  
  牛打滚在坟前焚香祷告完毕,他徒弟苦瓜就递过来两片沾着鸡血的桑树叶。牛打滚借着鸡血的粘稠,将桑树叶沾在了自己的眼皮上。
  
  牛打滚随后仰天而倒,抽风一样,在地上连连打滚,等他一连打了九个滚之后这才僵尸似的站了起来,他来到早就准备好的桌案前,右手抓起画笔,疾风骤雨般,在纸上画出了马骏父亲生前的形象。
  
  牛打滚画完了亡者的形象,苦瓜急忙跑了过去,他伸手摘下了师傅眼睛上的两片桑叶,牛打滚这才大叫一声,清醒了过来。
  
  马骏马大人原本是个布衣,自幼失父,直到中年,他才考中了进士,因为屡破奇案,被皇帝钦点为应天府的府尹。马骏的父亲死得早,连张画像都没有留下,马骏今天请牛打滚给自己的父亲画张像,这也算尽一点孝心。
  
  牛打滚不愧为京城最厉害的冥画师。马骏的父亲咽气时,马骏虽小,可是对父亲的相貌却已有印象,牛打滚画的是一位中年的秀士,丰额广腮。手中持卷,双目眺望着远方。这张画像画得非常传神,真的很像马骏的父亲。
  
  牛打滚看着马骏满意得连连点头,他悬在喉咙眼里的心,这才放到了肚子里。
  
  马骏将桌子上的画像卷起,他转头对牛打滚说道:“牛先生神力无边,冥画通幽,本官现在就聘请您当应天府的画师,您还是帮我们破案子去吧!”
  
  应天府主管着京城的治安,责任非常重大。特别是最近,皇宫大内进贼,一块暹罗国进贡的夜明碧竟忽然失盗了。大内、刑部和应天府一起寻找,可是却苦无破案的线索,正需要牛打滚这样的绘画高才协助呢!
  
  牛打滚连连摆手说道:“小民只会画冥画,可不会破案啊!”他讲完话,正欲招呼徒弟溜走,没想到马骏喝道:“将他绑了!”
  
  人要走霉运,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牛打滚就这样被马骏绑到了应天府衙门。
  
  马骏升座后堂,牛打滚跪在了地上,他连声哀求道:“大人,皇宫中丢失的那块夜明碧我真的不知道下落!”
  
  马骏呵呵笑道:“谁问你夜明碧的下落了?”
  
  三天前,京城中有一家陈家粮店,店主就是京城中最大的米商陈半城,他3岁的独生子陈天麟在后花园玩耍时,叫人贩子跳墙给拐走了。应天府的公差已经调查了三天,丢失的陈天麟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牛打滚一听叫他破拐童案,他长长地出了口气,这才稍稍地放下心来,他又故伎重施,一阵折腾后,一幅田庄图就被画了出来——这张图上画的是一个青砖门楼,门旁还生着两株粗壮的龙爪槐,不用想,陈天麟一定是被人贩子拐卖到这家了。
  
  马骏得到牛打滚的图画,真是如获至珍,他急忙叫画师画了多份,然后给京城300里之内的州府县道分发了下去。两天后,公差们果然在100里外的邓家集找到了被拐的陈天麟,花钱买陈天麟当儿子的就是邓员外,邓家就是一个青砖的门楼,门楼外面的空地上,还种着两棵巨大的龙爪槐。
  
  京城里一下子就轰动了,找到儿子的陈半城敲锣打鼓,将一千两赏银亲自送到了应天府。
  
  刑部的王大人听到消息,他急忙坐轿来到了应天府,他对着马骏一竖大拇指,羡慕地说道:“马府尹,你可真的是得到了宝贝了!”
  
  王大人来应天府,是有事相求的。半年前,刑部的公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捕住了飞天大盗玉面狐狸。可是这个玉面狐狸武功高强,竟在当天的晚上,施用缩骨法,卸锁脱枷,从刑部逃之夭夭了。
  
  王大人本来就和东厂的魏忠贤不睦,魏忠贤逮着机会,在熹宗皇帝面前以督查不力为由,狠狠地参了他一本。幸而王大人为官清正,在朝臣中很受拥戴,十几位耿直的朝臣联名作保,当今天子才勉强同意叫王大人戴罪立功。
  
  马骏急忙领着他的顶头上司王大人来到东厢房,牛打滚正蹲在厢房的地上数银子呢。王大人一说要求,牛打滚“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他嘟嘟囔嚷地说道:“马大人,王大人,小人只是一个画死人的冥画师,这画活人,可不是我的专长!”
  
  王大人一指地上的银子说道:“如果你能提供线索,将那玉面狐狸擒捕归案,刑部可有两千两的赏银等你来拿呢!”
  
  王大人讲完赏格,牛打滚想了好—会,才勉强答应一试。可是这个牛打滚在地上连着打了十八个滚,桌子上的画纸还是一片空白。
  
  马骏对一身尘土的牛打滚道:“牛画师,这是怎么一回事?”
  
  牛打滚为难地说道:“如果我要画的人身上带着符咒,不管怎么打滚,我也找不到他!”
  
  王大人已经拿牛打滚当救命的稻草了,他怎么会放过这最后抓住玉面狐狸的机会?他“砰”地—拍桌子,怒道:“你如果不提供玉面狐狸的线索,我就叫马骏永远不放你回家,你要是跟本大人敷衍,我就治你个妖祟蛊惑之罪!”
  
  牛打滚被逼得冷汗直流,最后实在没法,只得一咬牙,用上了损他阳寿两年的阴招,他拿刀割开了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指血涂到了自己的眼皮上,牛打滚这一次打完九个滚后,他终于在画纸上画出了一个巍峨的门楼,门楼外面是九级整齐的台阶,看样子窝藏玉面狐狸的人家,竟是个官宦大户!
  
  刑部的公差成千上万,牛打滚的第二幅画像又被仿画了很多幅,图画被分发到了大明的各地,经过仔细的排查,玉面狐狸却没有现形。
  
  王大人看着牛打滚的原画,他也不由得皱紧眉头,这个牛打滚究竟是个冥画奇人,还是个江湖骗子呢?想到此处,王大人把那幅画卷成一卷,拿在手里。他上了官轿,直奔应天府而去。
  
  马骏把牛打滚找了过来,他指着挂在墙上的第二幅画,说道:“牛画师,天下各地和这副画相像的地方都已经查过,却并没有找到玉面狐狸的踪迹,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牛打滚抹了一把冷汗说道:“两位大人,小人拼着损失两年阳寿,用刀割开了自己的手指,我,我已经是施用全力了!”
  
  王大人皱着眉头看着那幅画,他忽然说道:“马府尹,你看这幅画上面好像飘着一层青烟?”
  
  马骏手举蜡烛,凑到了画前,果见那座大宅予的上空,有牛打滚用毛笔淡扫的墨痕——那岂不就是飘着一层青烟的样子?
  
  牛打滚画画的时候,神志是处在一种游阴的状态,等他明白的时候,叫他解释画上的青烟是怎么回事,他却是一问三不知!
  
  还是马骏聪明,他一拍脑门说道:“我知道了,牛画师画的不是住宅,而是寺庙,那上面飘飞的就是庙里和尚烧香的烟雾!”
  
  玉面狐狸真是狡猾多端,他为了躲避追捕,竟在南华山落发为僧,最后,捕快们终于在南华寺,将玉面狐狸这个飞贼擒获了。
  
  玉面狐狸被关在木笼囚车里,押运进京,牛打滚的威名传遍了大明天下的每一个角落,王大人不仅给牛打滚送来了两千两银子,他还将一块京城名家书写的——天下第一冥画师的大匾,送到了应天府中。
  
  牛打滚见好就收,他在当天下午就找到了马骏,说已经离家一月有余了,他想请假回家,看看自己的老婆去!
  
  马骏呵呵大笑道:“牛画师,你现在已经是天下第一冥画师了,我就是想放你走,当今天子也不会答应!”
  
  牛打滚愁眉苦脸地叫道:“大人,您已经看到,为了完成第二幅画,我都已经折了两年的阳寿,皇宫大内丢失的夜光碧煞气太重,我根本无法捕捉到它的任何信息呀!”
  
  马骏未及说话,就听守门的差人进来禀报,大内总管太监手持金牌来到了应天府,原来当今天子也知道了牛打滚的事,皇帝要夜传马骏和牛打滚进大内。叫牛打滚画一幅关于夜光碧下落的画来!
  
  牛打滚的脸上都是冷汗,他悄悄地把马骏拉到了一边,带着哭音说道:“大人,我就跟您实话实说了吧!”
  
  牛打滚其实就是个大骗子,什么冥画,杀鸡抹血,眼皮上贴桑叶满地打滚等等的一切都是障眼法,他画的冥画,都是根据后人的形象,然后推测出逝世先人的相貌。
  
  第一幅画破了拐童案,第二幅画擒捕玉面狐狸,这都是他蒙的呀!马骏听完也愣住了,听着大内总管一个劲催促他们上路的声音,他咬牙切齿地说道:“牛打滚,你害得我好苦!”
  
  欺君罔上,那是不折不扣的一个死罪,现在箭已在弦,难道还能不发吗?牛打滚说道:“马大人,救命啊!”
  
  马骏想了想,说道:“现在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牛打滚和马骏跟在总管太监身后,来到了皇宫。果然熹宗皇帝是叫牛打滚画一张关于夜光碧失踪线索的画。熹宗皇帝重病在身,透过珠帘,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他正躺在龙床上喝药呢。
  
  君命如山,牛打滚哪敢违抗,他只得重施故技,然后提起笔来,在桌子上的宣纸上画上了一幅画。
  
  牛打滚将画画完,他假装昏迷“咕咚”一声摔倒在地,人事不知了。马骏急忙招呼围观的几位太监抢救牛打滚,他则拿起了桌子上的画纸,两手捧着,递给了等在门口的大内总管。
  
  大内总管拿着这张画纸,呈给了连声咳嗽的熹宗皇帝。熹宗皇帝看了一眼,说道:“明天一早,到金銮殿上,叫文武大臣们辨一辨吧!……”
  
  马骏救醒了假装昏迷的牛打滚,两个人在皇宫中一直等到了五更天,他们俩这才跟在熹宗皇帝的龙辇后面,来到了金銮殿。
  
  牛打滚画的第三张画在文武大臣们的手里传了一遍,最后这张画落到了九千岁魏忠贤的手中,魏忠贤看着那张画眉头一皱,说道:“万岁,这张画,画得怎么像是老奴的府邸呢?”
  
  那张画上的宅子巍峨气派,门口一对石狮子,威风凛凛,对着行人咧着血盆的大口。除了魏忠贤的府邸,谁家的门楼也没有如此的气派!
  
  熹宗皇帝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瞧着也像,可是魏公公一心为国,怎么会盗窃朕的夜明碧呢?”
  
  马骏早就看出牛打滚画的那幅图是魏忠贤的府邸,他昕熹宗皇帝说完,急忙出班跪奏道:“万岁,我回去一定把这张图画成几百份,然后分发到各地的衙门,相信不久之后,定会找到夜明碧!”
  
  就在当天夜里,京城60里外的田庄一片黑暗,一个黑衣蒙面人翻进田庄,他用匕首悄悄地拨开东厢房的房门,他手举钢刀,对着床上酣睡的人就狠狠地砍了下去……藏身院外的马骏高叫道:“来人。抓刺客!”
  
  那刺客一刀砍在被子里的枕头上,他才知道上当,再想转身逃走,却为时已晚,马骏手下的差人恶虎似的猛扑了上来,将那刺客按倒在地,捆粽子似的绑了起来。
  
  这刺客就是魏忠贤九千岁府中的仇教头。盗取夜明碧的就是那巨奸魏忠贤,魏忠贤借着熹宗皇帝有病的机会,暗中正在实施着篡位的阴谋,他府中的十几名工匠正在赶制龙袍龙冠呢。那块夜明碧经过打磨后,将会镶嵌在龙冠的正顶之上。
  
  可是魏忠贤听说牛打滚的冥画绝技后,生怕他会画出什么指向自己的线索,他就命管家魏福带着夜明碧躲到魏家的秘密田庄中。
  
  牛打滚果然厉害,他给熹宗天子画的那幅画就是魏忠贤家的府门。魏忠贤在金銮殿上被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急匆匆地回府之后,决定叫府中的仇教头赶到田庄,杀了魏福,以图灭口……
  
  没想到马骏棋高一着,他已经派人在田庄等着呢。
  
  魏福一见魏忠贤竞要杀了自己灭口,只恨得咬牙切齿,他决定弃暗投明。魏福跟在马骏身后,来到金銮殿上,他刚讲出了魏忠贤的几桩罪恶,魏忠贤就气得鬼叫一声,夺下了金甲侍卫的腰刀,一刀刺死了魏福。
  
  魏福被魏忠贤一刀杀死在金銮殿上,飞溅的鲜血喷了熹宗皇帝一头一脸,这个特别喜欢做木匠活的皇帝吓得一声惨叫,两眼一翻,昏迷了过去,熹宗皇帝被太监抬回后宫,当天晚上就驾崩了。
  
  熹宗皇帝死后,朱由检登基,他登基后,最先办的一件事就是把魏忠贤下到了大狱——魏忠贤最后被流放风阳,死在了阜城南关的旅店中。
  
  牛打滚真是越想越糊涂,最后实在忍不住,他悄悄地对马骏问道:“马大人,小人当时怕被杀头,我给皇帝画的是一座虚无缥缈的深山,可是最后怎么变成魏忠贤的府邸了呢?”
  
  马骏眼睛一瞪,训斥他道:“当时你画的就是魏忠贤的府邸,是你记错了吧?记住你回家后,要干点正事,可不要再做那个骗人的冥画师了!”
  
  看着牛打滚离开了应天府,躲在花厅中的王大人呵呵大笑着走了出来,这从头到尾的一切都是他们两个订的计策呀。
  
  陈天麟和玉面狐狸的下落两个人早就知道。那块夜明碧他们觉得就是魏忠贤盗的,可是苦无证据。他们就根据牛打滚的冥画,把玉面狐狸和陈天麟押送到了和画上的环境相符的田庄和寺庙内……这场戏演下来,京城果然轰动。盗取夜明碧的魏忠贤因为做贼心虚,终于坐不住了,他派魏福连夜出府,把夜明碧藏到田庄那一刻,魏福就被应天府的公差盯上了。
  
  牛打滚给熹宗皇帝画的第三幅画确实是一座深山,可是马骏为了打草惊蛇,他就来了个偷梁换柱,将自己袖子里暗藏的魏府府门图拿了出来。换下了那幅深山飘渺的图画。
  
  马骏抓住了魏福后,他却没有收网,他静等着魏忠贤派刺客来杀他,魏福一见魏忠贤要杀他灭口,他终于要反戈一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