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 送你一件“礼物”"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小小说] 送你一件“礼物”

[小小说] 送你一件“礼物”

时间:2018-10-07 来源:admin 点击:

  歌神要来星城开演唱会了,这可让资深“粉丝”李蕊高兴坏了。当她跟老公宁杰表达想买票看的意愿时,却被兜头泼了瓢冷水:“小孩刚上幼儿园,这个月房贷还没着落了,哪哪都要钱,咱还是省点吧。”李蕊和宁杰都是普通白领,一个月到手加起来不过八千来块,家里开销确实不小。不过现场看歌神是李蕊一直以来的梦想,她也据理力争:“买最便宜的票也就千八百块,就不能破例吗?”宁杰却振振有词:“想看演唱会破例,想买衣服破不破,想换化妆品呢?这是原则问题。”李蕊说不过他,只好悻悻走开了。
  
  李蕊从那天起就魂不守舍,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她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本土品牌“酒仙酒”为蹭歌神这波热点推出了征文比赛,三等奖可获得价值800元的外场门票两张,二等奖可获得价值2000元的内场门票两张,一等奖则可获得价值3000元的酒仙酒陈酿一对。这品牌也很是别出心裁,推广品牌走“夫人路线”,要求讲述丈夫或男友与酒的故事,仅限女生参加。李蕊刚好是中文系的高材生,一看就觉得这征文是为自己量身定做。
  
  宁杰刚好是好酒之人,这天李蕊特地煎了条鱼,温了壶酒,想从他这里讨故事。老公却满脸戒备:“无事献殷勤,提前讲好,要是为买门票这饭我可不吃。”
  
  “瞧你那出息。”李蕊没好气地数落道:“我看你好久没喝了,纯粹只是犒劳你。”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蕊渐入正题,你以前没少喝酒,丢过不少脸吧。宁杰起初不说,耐不住纠缠还真说了一个故事。大一刚进学校,他跟室友去喝酒喝醉了,回寝室的时候,硬要拖人家拴在电线杆上的萨摩耶。
  
  “你不是不喜欢狗吗?”
  
  “我也不知道,室友说我当时嘴里念叨的是‘白龙马,快跟为师去西天取经’。”
  
  李蕊笑得前仰后合,宁杰却感叹道:“要说喝酒,还是当年喝的酒仙酒陈酿最好。”
  
  李蕊顺着话头道:“下次买给你。”宁杰却摇摇头:“不用了,太贵,费钱。”
  
  李蕊又可怜又可气,这老公对她抠,对自己更抠,正因为如此,不让她买门票她也无话可说。
  
  李蕊把老公当夜讲的几个段子精心串联成文,又用心校对了三遍,才忐忑地按下了邮箱的发送键。转眼就到了演唱会倒计时前一周,也就是征文公布结果当天。李蕊成天都魂不守舍,期待电话响起。但一天接了好多个电话都不是征文的事。眼见要下班,活动组委会应该也下班了,李蕊有些绝望了。她刚准备走出办公室,电话就响了。
  
  “喂,是李蕊女士吗?恭喜你入选了我们征文的奖项。”
  
  李蕊忐忑地问几等奖?对方却回道:“具体奖项等到颁奖典礼时才知道。”
  
  三等奖5名,二等奖3名,一等奖2名,按比例来说,李蕊拿到门票的机会相当大。当天她特意收拾了一番来到了颁奖现场,三等奖率先公布,主持人接连念了5个名字,其中并没有李蕊。她心里咯噔一下,很快又长舒了口气,她虽然期待门票,却又更希望拿到更近的内场票。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肯定是二等奖。”李蕊心道。
  
  “接下来是二等奖。我们送出三对内场门票,分别是第一排18、19号、28、29号和38、39号。”随着主持人的话李蕊的心也提到嗓子眼。第一个,不是;第二个,不是;第三个,头一个字是“李”,李蕊心头一喜,接下来也并不是她的名字。
  
  居然中头彩了,李蕊也不知道该笑该哭,她简直是頭脑一片空白从台上领了那对陈酿白酒。
  
  眼看就要散场,李蕊不能坐以待毙,她在心里打定主意,要换奖品。她先是扑到了跟她同姓的那位李小姐面前:“不好意思,我能不能用一等奖换你的二等奖。”
  
  短发小姐不解:“一等奖更贵,你干嘛要换。”
  
  李蕊双手作揖:“我更喜欢歌神,看在本家的份上,能不能帮个忙。”李小姐说,等我问问我朋友。有门,李蕊期待着,但等了半天却只等来一句不好意思。
  
  另一位获奖者也不肯换,李蕊赶忙拦住了门口要走的妇人。
  
  妇人也有些诧异,“你岂不是要吃亏?”李蕊忙说:“不吃亏,不吃亏。”
  
  好容易妇人同意了,到头来李蕊却打起了退堂鼓。门票是自己想要的,但酒是老公喜欢的。她想起宁杰说起陈酿那吞口水的可怜样,又心软了。两人的心愿只能满足一样,那还是让老公过过瘾吧。
  
  “对不起,我改主意了。”李蕊说道。
  
  李蕊失魂落魄地回了家,老公却喜笑颜开地凑了过来:“送你一样礼物。”
  
  “什么礼物?”李蕊没好气地说道。接过来一看,却是两张门票:“你哪来的?”
  
  宁杰很是得意:“砸锅卖铁买的。”
  
  李蕊正准备感激涕零,仔细一看,正是第一排28、29号,这是奖品啊。李蕊忙问怎么回事。一问才知道宁杰也投稿了,为了获取资格是用女性口吻写的,那位李姓小姐正是代他领奖的同事。
  
  宁杰说着还叹了口气:“我听同事说,还有个得一等奖的傻帽想用酒换我的票。我犹豫半天,给忍住了,怎么样?感动吧。”
  
  “等等,我也有礼物送给你。”李蕊这时也把身后的那对酒拎了出来。
  
  宁杰一脸诧异:“这酒哪里来的?”
  
  李蕊说:“我就是那个想换票的傻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