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走请穿平跟鞋"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指定官网> 跟我走请穿平跟鞋

跟我走请穿平跟鞋

时间:2018-10-09 来源:admin 点击:

  勇往直前的高跟鞋战士
  
  从他认识她起,她就是高跟鞋战士。21岁,她是校学生会主席;28岁,她是世界500强大企业里最年轻的中层;37岁,她升任华东区副总裁。
  
  争强好胜的前半辈子,她永远踩着高跟鞋去开会、谈判、加班、训人。那一双双闪闪发亮、永远走在潮流前端的高跟鞋,好像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她永无止息的战斗力的一部分。
  
  她得理不饶人的气势,严于律己、苛以待人的威风,完美主义心性,不把事情做到100分决不罢休的执拗,既让她步步高升,也让她在朋友圈里四面楚歌。
  
  曾经,她与儿子的班主任较真,弄得儿子和班主任都下不来台。曾经,她毫不客气地指出婆母娇惯孙儿的做法不对,说宠溺突破了她的规则,把老人气得回了老家。曾经,她斥责丈夫对小叔子的援助是“好心养了一个长不大的熊孩子”,让小叔子和丈夫一脸尴尬。
  
  好友得知这些冲突的真相,调侃他,“哥,你怎么娶了一盏不省油的灯?这样容忍她,到底欣赏她哪一点?”
  
  话音未落,就听见高跟鞋蹬地一阵爆响,她来了,瞪视对方,“我这灯,灯芯粗,油盏大。人家是茶杯口大的油灯娇娇弱弱,我这是水缸大的油灯磊磊落落。人家光辉三五年,我能灿烂一辈子。我自带油来的,又不费你哥一滴油。姐就这样,你休想改造我!”
  
  她旋风一样走了,留下两个男人面面相觑。他苦笑着对好友说:“看,这就是她的真性情,麻利爽脆,坚强能干,绝不拖泥带水。”
  
  自打20岁穿上高跟鞋,她就是战士,如今简直已经晋升为战将。她可以穿着高跟鞋去跑步,去拔河,去打乒乓球……看看她小腿上绷着的那股劲,每根韧带、每条肌肉都好像在开誓师大会……想想都替她累得慌,在单位既运筹帷幄,又身先士卒,回家还要操心费脑,永不消停。既然她已经下班回家了,为何不脱下战靴,回复柔软呢?
  
  好友想了想,“你买几双平底鞋给她换脚呀。她一回来,你就在大门口拦住她,半蹲下来当换鞋小厮。”
  
  这个主意倒不是玩笑,好友说,他在心理学的书上看过,美国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做过一项实验,让同一组女士分别穿上鞋跟高度为7厘米、5厘米、1厘米的鞋子,让她们自行选择与鞋子匹配的妆容、打扮。20分钟后进实验室检查脑电波,结果发现,穿7厘米高跟鞋时,她们神经系统的警觉性、紧张度,分别比穿1厘米、5厘米鞋跟的鞋高出1。9倍和3倍。
  
  不再踮脚的平底鞋生活
  
  做丈夫的果然去买鞋了,出差意大利,花去一大笔欧元,替她买了一双平底罗马鞋。她看到鞋就苦笑,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绑带,谁会系呀,谁耐烦系呀。他迅速蹲下,握住她的脚腕,“别动,我帮你穿。我特意在意大利跟女店员学过。”
  
  她刹那间安静下来,任由他在脚背、脚腕上穿系那些复杂带子,纤长的皮条穿梭打结,让脚腕内侧麻酥酥的。她猛然记起自己怀孕七个月之后,也穿过一阵子平底鞋,他也是这样半蹲着,帮她系好球鞋鞋带。
  
  她的心迅速软下来,从现在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到他头顶心冒出一茎白发,孤零零一小撮,像一株特别敏感的芦苇,抢先嗅见了深秋的气息。她嘴上依旧不服软,“穿了这么多年高跟鞋,一换上这种,走路都找不着重心了。万一磕绊,你负责?”
  
  他已经打好漂亮的蝴蝶结,立起身,上下打量她两眼,笑说:“原来我老婆也没有世人想象的那样居高临下。请问你身高有没有1。62米?”
  
  “是1。59米。”
  
  好像戳破了一个有趣的秘密,夫妻俩忽然齐声大笑。他的身高有1。82米,这会儿,他们呈现的简直是“最萌身高差”。
  
  出门散步。因为猛一换鞋,找不到走路节奏,她始终紧挽着他的臂膀。看她前所未有的小鸟依人,他忍不住撸了一把她的头发,“我们人类,从猿猴进化来的时候,就不曾天天踮着脚过日子,现在,你也尝尝返璞归真的滋味。”
  
  她不作声,暗中承认他讲得有理。
  
  给你换根细灯芯
  
  现在,每当她在家与婆母、儿子针尖对麦芒时,他就过来,不容分说拉她离开,拉她换鞋,拉她出门散步。
  
  她感受到脚原先在尖头高跟鞋里挤胀得不成样子,伸进宽绰平底鞋中多么舒畅。就像紧紧团捏的小馄饨下进汤里,脚弓上的筋肉舒展开,瞬间接到地气;又像奄奄一息快翻肚皮的鱼,游进了熟悉的水里。
  
  舒服呀,她能感受到仲秋的风在每只脚趾上拂过,夜晚的凉爽浸透了完全放松的脚腕。是的,只要换上平底鞋,她就能感觉到从膝盖到脚腕,从足跟到脚趾,每一缕肌肉都不再剑拔弩张。相应的,她看世界的视角也宽展、平易、柔情荡漾。一直燃烧着的神经,一直吹毛求疵的大脑,一直放不下的求胜欲,都调整到休假状态。
  
  她与他在明净月色下走,嗅见了木芙蓉特有的干爽、温润香气。他感慨说:“忽然秋意就浓了,一年又要过去了呢。”
  
  她也莫名有了感伤:“转眼人到中年……我这不省油的灯,就这样烧掉了半缸油,是不是太快了点儿?”
  
  他斜睨她,“忽然反省了?”
  
  她停下脚步,瞅定他,认真问:“我晓得自己的毛病。工作上严苛待人惯了,也把这种命令人的毛病带到了家里。你有没有嫌弃过我?”
  
  “没有。我就是想把你的灯芯换根细的,让你烧得久些。”他忽然握紧她的手,“能得100分你决不许自己得95分,把自己置于那样六亲不认的境地,很伤身的。我可不乐意我80岁的时候没有你陪。”
  
  她再次嗅见木芙蓉温婉的香气。他不会说甜言蜜语,这句话,已经是表达的极致。这些年,他们各忙各的,很少有这样心灵交融的时刻。
  
  不能再过一盏油灯同时燃两三根灯芯的生活,与和他相伴这事比起来,那些奋不顾身与人斗、与自己斗的好胜心,显得多么乖张,多么没必要。同样的目标,也可以换一种温婉、宽展、平易近人的方式去解决。为何不从今日起,在内心深处也换上一双平底鞋?她静默地想着这些,微笑爬上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