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 红色绝杀令"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红色绝杀令

[中篇故事] 红色绝杀令

时间:2018-10-10 来源:admin 点击:

  1
  
  1929年8月24日,这是上海特别闷热的一天。这天下午周恩来要去参加一个秘密军事会议,胡雄一早就对出行的汽车进行了特别检查,确定没有差错,才放下心来点了根烟。胡雄是周恩来在上海的保卫,他原本是“红队”的一名副队长,每次周恩来在上海工作,他临时抽调来做外围保镖。时近中午的时候,周恩来把胡雄叫去,说他临时有件重要事情要处理,不能去参加会议了。他让胡雄去开会之地,把这个情况告诉同志们,并有一份重要文件传达给大家。
  
  秘密会议在白鑫家召开,白鑫是当时中共中央军委秘书。白家在上海一条僻静马路边上的石库门。胡雄陪同周恩来去过白家,拐进小路穿过弄堂前面就是白家了。大暑天带来的热浪让胡雄挥汗如雨,知了没完没了的聒噪,让胡雄有种不祥之感。凭着职业的敏感,他隐约发现弄堂四周有一双双窥视的眼睛和游荡的身影。他放慢了脚步,走出弄堂时,他确定身边有不少特务。他心中一惊,对面就看得见白家的石库门大门,两扇漆黑的大门静静的关闭着。他的双脚迟疑地停下了,是进去把这个情况告诉里面开会的同志们,还是暴露自己把敌人引向自己,给屋里的同志报警。就在胡雄犹豫的一瞬间,突然警笛大响,大批军警和特务涌向了白家,站在外面的胡雄,隐隐听见里面特务喝斥的声音:“谁是周恩来?谁是彭湃?谁是杨殷……”
  
  胡雄惊出一身冷汗,特务是有准备而来,而且指名要抓捕周恩来。幸好今天周恩来临时有事没来参加会议,要是来了,也难逃敌人早就布好的这张网。看着里面的同志一个个被押上警车,胡雄第一反应,他要赶紧把这情况报告周恩来,让他迅速转移。
  
  周恩来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惊。马上找来中央特科负责人陈赓,要他赶紧查清事情的原委。
  
  就在这时,正在门口警卫的胡雄见一辆黑色轿车急驶面来,“吱”一声停下。胡雄正想上前盘问,只见里面拉着的窗帘后传来一阵吟诵声:“小园芳草绿,家住越溪曲。”
  
  “杨枊色依依,燕归君不归。”胡雄赶紧答道。这是紧急联络暗号,胡雄赶忙打开车门,只见一个戴着礼帽,一身雪白西装的男子,用帽子半遮住自己的脸匆匆往里面而去。胡雄认出了那是我党安插在国民党高层的特工杨登灜。没有火烧眉毛之事,他是不会亲自出马的。
  
  “是不是党内出叛徒了?”周恩来见着杨登灜第一句话,就需要答案。杨登灜点点头:“是。”
  
  周恩来和陈赓也不和他寒暄,要他直接报告彭湃的情况。杨登灜带来的消息是:白鑫叛变,以在他家召开秘密中央军事会议为由,诱捕开会人员。要不是周恩来这天有事,他也差点被捕。周恩来一掌狠狠拍在桌上。被捕的彭湃同志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农委书记兼任江苏省军委书记。杨殷和颜昌颐、邢士贞也都在中央军委担任重要职务。白鑫曾经在周恩来和彭湃身边做过秘书。
  
  “现在首要的任务……”周恩来刚要布置任务,杨登灜急切地打断说:“现在首要的任务,我怕这个叛徒还知道你们的住所,你要赶紧转移,他们的目标可是盯着你。”
  
  “好,我马上安排。”陈赓应声就往外走,周恩来叫住了他,转身对杨登灜说:“老杨,你马上了解彭湃关押地点,陈赓作好营救准备。”
  
  杨登灜沉默一会说:“蒋介石已经下了命令,就地枪决彭湃等同志……”
  
  “什么时间?”周恩来问。杨登灜答:“8月30日……”
  
  “拿地图来。”周恩来手一指,陈赓已经把地图摆在桌上。
  
  8月30日是个大热天,一早火辣辣的太阳照得人脑袋发晕。在从外白渡桥去龙华的一个十字路口,到处可见特务的明岗暗哨,沿途重兵把守,这是彭湃等同志押赴刑场必经之路。突然,吵吵闹闹来了一队电影摄影队,他们推着拎着各种摄影器材和道具,在马路上摆开了阵势。就在导演一声令下叫开拍的时候,突然一辆大卡车摇摇晃晃开过来,抛锚在路中央,拍电影的和卡车司机当场争吵了起来,一个要他开走,一个说汽车坏了没法开走。一帮警察用枪顶着让他们赶快让开路,导演和卡车司机与警察对上眼了……站在不远处的茶馆二楼窗户后面的陈赓正瞧着这一切,胡雄突然心急火燎跑来,伏在陈赓耳旁报告:“今天一路上都布满了军警特务,检查特别严格,那辆装着枪杆的板车根本进不来……”
  
  原先的计划是,由于敌人盘查严格,人车分开走,人先进入埋伏地点,然后枪枝再运进来。现在看来情况有变。
  
  陈赓听得胡雄这么说,还没发声,十字路口又一片喧哗,只见大批警察涌了过来,说是沿路戒严,强行把停在路中间的卡车给推走了,拍摄电影的那拨人也被他们用枪顶着赶到路边,紧接着又大批军警沿线布警,如临大敌。
  
  一声声尖锐的警笛由远渐近,一辆铁甲般的囚车在众多摩托和军用卡车、吉普车“前呼后拥”护送下,隆隆开来。陈赓的脸慢慢转青了,他举着的右手停在空中,迟迟不能往下挥去——这是他发出营救命令的行动暗号。可是,现在枪枝运不进来,面对荷枪实弹人数超过他们几倍的军警特务,他不能让同志们的血肉之軀往敌人枪口上撞。可是,他又怎么忍心瞧着自己的同志就这样被押赴刑场,英雄就义。陈赓举着的手在发抖。
  
  胡雄着急地低声发吼:“再不下命令来不及了……”
  
  囚车发出轰隆的声音,震动着石子路,连茶楼的窗户都在微微颤动。陈赓张开的手慢慢紧攥成拳,狠狠砸向桌子……
  
  周恩来得知彭湃等同志在龙华被杀害,极其悲痛。彭湃是我党早期重要领导人,他含泪向陈赓下了死命令:“迅速查清叛徒的行踪,定杀不赦!”
  
  陈赓把这次行动命名为“红色绝杀令”,他让胡雄带“红队”执行。“红队”是周恩来在上海组织的中共中央特科第三科行动队的别称。
  
  2
  
  范公馆是一幢巴洛克风格的欧洲别墅,他的主人是国民党上海党部情报处长范争波。别墅外面和普通的住宅没什么区别,里面却是明岗暗哨,守备森严,叛徒白鑫就躲在里面。
  
  上海八月的天气又闷又热,楼顶的三层阁太阳直直照下来,到了晚间像个蒸笼,热得透不过气来。白鑫在此待了一个多月了,越待心里越是发慌,半夜不是睡不着就是不断被噩梦惊醒。他知道他出卖了彭湃等同志,罪不可赦。
  
  白鑫是湖南常德人,早年凭着一腔热血加入了革命队伍,1926年被黄埔四期录取,参加过南昌起义。1929年初被组织派往上海,任中央军委秘书。大革命失败以后,敌人对共产党人进行大肆屠杀,那天他在接头的时候被特务追杀,瞧着和他联络的同志倒在敌人的枪口下,他吓得尿了裤子,回到家里还颤抖个不停。他想寻个出路保住自己的性命,他的哥哥在南京被服厂当厂长,认识上海党部的情报处处长范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