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疼我的人"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世界上最疼我的人

世界上最疼我的人

时间:2018-10-28 来源:admin 点击:

  星月秋风,夜深人静,脑海中的妈妈,澎湃我的思潮,触痛我的心灵,勾起了我深深的眷念……
  
  妈妈的身体一直很健康,我认为她起码要活到90岁以上。没想到2013年4月份无意中发现她患了淋巴瘤,治疗无效,自发现到去世仅五个多月的时间,享年80岁。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我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生命就像被抽空了似的,我的保护神没了,精神支柱没了,我心神俱焚,泪如泉涌,彻夜无眠……
  
  她要我们懂得感恩,不忘众乡亲
  
  妈妈给了我生命,给了我整个世界。子欲养而亲不在,我再也看不到妈妈在村头迎接儿女时骄傲的笑容,再也看不到妈妈忙碌而愉快的身影……我欠妈妈的太多太多,后悔莫及,无以回报,也许天下所有子女都报答不了妈妈无私的爱。
  
  妈妈善良、心地好。妈妈有着和善的外表、温顺的性格、宽广的胸怀,对待乡邻热情礼貌,对待子女宽容慈爱。小时候,村里有外来逃荒的、卖艺的或有路过家门的人,渴了、饿了,妈妈都毫不吝啬地给他们食物,临走还给他们带上一些粮食和零钱。村里谁家有大小事务或缺吃少穿,妈妈都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助之手。邻居之间、亲戚之间有矛盾,她也会主动去调解,有时为了消除双方隔阂,自己赔上许多财物、受了许多委屈,仍是乐此不疲。
  
  我们兄妹在外地工作,每次回家,妈妈总是把我们带的东西挨家挨户分给乡邻尝一尝。逢年过节,妈妈一定会让我们去贫困人家、老弱病残人家走走看看,给点钱,慰问一下。她要我们懂得感恩,不管飞多高、走多远,千万不能忘记众乡亲。
  
  妈妈勤劳、能吃苦。我生于上世纪60年代初,在家排行老二,下面还有四个弟妹。在我的记忆里,妈妈每天起早贪黑,忙里忙外,既要上生产队劳动挣工分,又要承担一日三餐、缝补浆洗,还要养些鸡、鸭、鹅、猪。那个时候,正是困难时期,物质匮乏。爸爸是医生,在外地上班,工资微薄,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但是,妈妈省吃俭用,总会把家里打理得很好,让我们无忧无虑地生活。一家老小苦中有乐,其乐融融。
  
  分田到户前,妈妈还是生产队的劳动模范。直到晚年,她仍然闲不住,用心经营自己的“小园田”,村里人都夸她田种得好。我们常常分享妈妈的劳动果实,即便是在北京上海的弟弟妹妹每次回家,临走时妈妈都要想方设法让他们捎点东西走。妈妈用毕生的实践,诠释着天道酬勤的哲理。
  
  她提醒我们公道做事、正派做人
  
  妈妈明理、识大体。妈妈没有上过学,但十分支持儿女的学业,让我们先后接受了高等教育。她总用质朴的言行感染我们。只要我们看书学习,妈妈从不让我们干农活、做家务,她总会说“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有时我们考试取得好成绩,得意之时,正在烧火做饭的妈妈会说“火要空心,人要虚心”。有时我们贪玩,懒散懈怠,妈妈总会教导我们“人勤地生宝,人懒地生草”、“少年不知勤学好,老来方悔读书迟”。
  
  我高考失利,感到很失落,是妈妈给我信心,帮我重整旗鼓,东山再起。走上工作岗位,妈妈叮咛我们“好男儿志在四方”、“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让我们好好工作,报效国家。当社会上出现一些不良风气的时候,妈妈又会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路不平,众人踩”,提醒我们公道做事、正派做人,为老百姓办好事、办实事。
  
  唯一通往老家的路由于没钱修,还是泥泞小道,出行很不方便。妈妈说:“要致富,先修路”,常对我念叨修路的事,要我把村里的实际情况跟上面反映反映。后来在省委驻地方扶贫工作队和县乡领导的关心支持下,泥泞路变成了水泥路,乡亲们多年的梦想实现了,连夸党的政策好,妈妈很开心。我深深地感到,做群众工作一定要带着真感情,要从解决群众最关心的现实问题做起。妈妈,正是因为有您的教导,有您的嘱托,我们才会走到今天,走向未来。
  
  妈妈无私、讲奉献。妈妈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而且不求回报。妈妈把我们六个子女抚养成人,又抚养孙子、外孙以及曾孙,一家人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时期。从我记事起,村里的大妈、婶子生孩子缺乏营养,孩子瘦成皮包骨,妈妈都会主动抱来喂养,并且让别人家孩子先吃。
  
  妈妈一直住在乡下老家,生活条件好了,我们多次要把她接到城里住,可她说什么也不答应,说是不习惯、不方便,实际上是不愿给儿女添麻烦。几年前,爸爸突发脑溢血,治疗后留下了后遗症,行动不便,妈妈说什么也不让儿女分心,承担起独立照顾爸爸的责任。妈妈病重期间,总是闹着回家,我知道,那是怕影响我们的工作,不愿让儿女为其治疗多花钱。快开学了,妈妈拿出自己平时积攒的零花钱给孙子、曾孙上学用……妈妈的心里永远装着我们儿女,想着我们儿女,就像春蚕吐丝、蜜蜂酿蜜一样,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
  
  她是那样的干净,那样的坦然
  
  在最后五个多月的日子里,在妈妈的身边是幸福的,也是痛苦的。检查、诊疗、护理、服侍,我竭尽所能,爱人、子女全力以赴,我终于真正体会到了孝敬妈妈的快乐,尽了做儿子的一份责任。我工作之余,不离妈妈半步,每天晚上临睡之前必须见上一面心里才踏实。看到妈妈的快乐、微笑,我的心里才有一丝丝的安慰。每当看到妈妈高烧不退、病情加重、烦躁不安的情形,看到妈妈与病魔抗争日渐消瘦的身影,我的心里总有说不出的疼痛。面对痛苦中的妈妈,我万般无奈、寝食难安,常常心神不定、提心吊胆。我最害怕就是接听爱人和陪护的人的电话,随时担心意外情况的发生。即使在妈妈病重医院表示无能为力时,即使在妈妈奄奄一息弥留之际,我们都没有放弃一线希望。
  
  妈妈走了,从此告别了她赖以生存的家园,告别了她心爱的儿女和朝夕相处的乡亲,她是那样的干净,那样的安详,那样的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