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 留守女"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留守女

[新传说] 留守女

时间:2018-11-04 来源:admin 点击:

  元宵节一过,上刘庄的男人都先后外出打工去了,村里一下安静了下来,但总也有戏。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们编戏几乎也都在早晨,早晨最热闹的当属在河塘的长青石板上洗衣服的场景。叽叽喳喳,嬉笑怒骂什么都有。许多张家门前李家屋后的趣事都诞生在这里。女人堆里,数樱桃、春妮、春红这三位女子话少点。多年在外的打工生涯,留给她们更多的可能是对生活的一种感慨。
  
  樱桃一边搓着衣服一边对另两位说:“其实我们这代人是最苦的了。当年出生时也没啥好的条件,现今条件是好点了,但这条件好都是家里男人外出打工赚来的,要么我们自己不在家,要么老公不在家,唉,让我们这些人都跟着守活寡啊!
  
  “桃说的对!还真是这样。你们看看哈!现在这城里房价涨得都没边了,真要租个全家能住下的房子,那至少一个人打工的工资得贴上去。还有,夫妻俩一起出去,地谁种,孩子谁管?不守活寡怎么办?抛下孩子夫妻俩都出去,这心也不定呀。盼着孩子早点儿长大。可一看自家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了,上学了,还必须要回去一个人陪着孩子读书。不管怎么着,谁家不是盼着孩子长大有点出息吧!”春妮接过樱桃的话说道。
  
  其实樱桃、春妮、春红回到家乡作的是长远打算,是下了决心的。然而,大概是外面的世面见得多了,这乍一回到家,到底是很不习惯。一个家没个完整性,不像个家,就是家里那块地靠自己的力量也实在翻不过来,索性荒一半种一半。就是种的那一半,也亏了村里仅有的壮年男丁刘云常给撑着,要不恐怕蒿草早就长出人那么高了。
  
  云杨村男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但就是有个不错的男人刘云常还留在村里,刘云常今年三十五,还是光棍一条。不是不想娶媳妇,关键是他打小落下的肺结核病总除不了根。三年五载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犯一次。他高二时就回家种地,不为别的,由于家里还有两个弟弟都已经上初中了,紧赶在他后面,那时候家里正揭不开锅。他自己想过,即使自己考上了大学,也没啥用,指不定啥时候老天一不高兴就会收他走。再说了,自己这病根一时半会儿不会好。外出打工也不适合,一旦死在外面,不就成了孤魂野鬼了。索性扔了书包,种起地来。
  
  云常是个有脑子的人,他不想同老一辈种地人一样,只盯着水稻、小麦、油菜籽。他弄了几个大棚,种起蔬菜。两三年的工夫,手头上攒了些余钱。就买了台翻地的拖拉机,樱桃、春妮、春红家的地就是云常用业余时间给翻的。其实,农民种地,就是春种秋收时忙活点,还是有较多的时间空着无聊。三个女子为了感激他,就帮他大棚里忙活着,诸如除除草,摘摘茄子西红柿什么的。大家也算互补自己的短处。
  
  连天累月地这样相互帮衬着,彼此相处得很融洽。樱桃是个“快嘴婆”,也是个闲不住的人。夏初的时候,她养了20只鸭子,鸭子光吃草是长不大的,它不像鹅,吃草也能长肥。鸭子要吃荤的,所以必须要去捉虫子。而小的虫子又不容易捉到,唯一的办法是在夜间到田野里抓青蛙。樱桃胆子小,只好常带着10岁的儿子一起去。小孩子的瞌睡大,往往到了最后孩子就睡在田埂上,末了还是樱桃背着他回家。
  
  夏夜的天空是明朗的,夜虽然暗,但天空还是湛蓝的,星星眨着眼,笑盈盈地看着地面上,好似对地面上的每一个生物都有好感。月亮的光芒是皎洁的。只有青蛙不甘寂寞,在欢快地歌唱着,时不时有跳到水里做了个“嘣嗵”声响。樱桃的手电筒今儿的电力不足,暗黄暗黄的光,即便是照着了青蛙,它也会跳进水塘里或稻田中,很长的时间只能抓几个小青蛙,儿子实在支持不住,选了个开阔地睡去了。也管不着蚊子来叮咬,反正农村的娃都皮实得很。樱桃突然看到不远处,一道明亮的手电筒光柱,“刷!”地来回闪烁着,正向着她这个方向而来。她有些紧张,她怕晚上遇上坏人,这样的旷野里,就是喊破嗓子也没人能听得见。眼看着这光柱越来越近……
  
  “谁?”
  
  “是我。”
  
  那人走到樱桃的面前,樱桃用她的手电筒朝那个人的脸上照去。昏黄的灯光下,一张黄而黯黑着的脸呈现在樱桃的面前。
  
  “是云常啊!你吓死我了!”樱桃松了口气道。
  
  “是我,你也在抓青蛙呀!抓到多少啦?”
  
  “今天手电筒没电了,大一点的一个都抓不着,你怎么也抓青蛙?家里也养着鸭子?”樱桃问道。
  
  “没有,老爷子缺下酒的菜,抓两只吃吃。”云常说着就去看樱桃的篓子,篓子里只是几个青皮小青蛙,还有两只黄皮的土青蛙。
  
  “就这几个?”
  
  “嗯!就这几个。”
  
  “那,我这些都给你吧!你早点回吧!”云常说着就把自己的篓子口对准樱桃的篓子口倒了下去。
  
  “这,这多不好……”樱桃向后退了一步,一不小心,脚踩到稻田的缺口里,一屁股坐在田埂上,手中的篓子掉到田埂下的稻田里。云常一看不好,扔了手中的篓子,伸手就去拉。樱桃的一只手支撑在地上,见云常的手伸到她的胳膊上,樱桃觉得身上如触电似的,她觉得云常的手很硬,捏得她的胳膊生痛。樱桃就轻声喊了一下,死鬼,捏疼我了,说着,还伸出粉拳在云长胸前打了一下。云常忙说:“哎哟,怪我,没轻没重的,捏疼你啦?”说着,就在樱桃那只被捏过的胳膊上轻轻抚了几下。樱桃就势来了个顺手牵羊,拉起了云常的手,人也靠在了云常的身上。不一会儿,他俩就倒在长满青草的田埂上……两个篓子里的青蛙早就跑得无影无踪,月亮也开始朦胧了,被那薄薄的云彩遮掩住。星星依然闪烁着,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云常背起熟睡了的樱桃的儿子,樱桃提着两只空空的篓子回家了。往后的许多天,樱桃不再带着儿子出来抓青蛙了。儿子很纳闷,一次问道:“妈!我以后不瞌睡了,你还是带着我去吧!”
  
  “不行!在家呆着。”说完樱桃提着篓子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