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古墓石怪"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古墓石怪

[传奇故事] 古墓石怪

时间:2018-11-04 来源:admin 点击:

  1。石凶
  
  明末,魏忠贤专权,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年,平州城突然调来个新任知县魏步云,据说此人是魏忠贤的远亲。魏步云的到来,使得县府师爷刘重义愁得一夜间生了许多白发,他真不知该如何与新知县相处。
  
  魏步云刚上任没几天,平州城就出了一件奇事。平州城外有一片小树林,这天有人入林竟在一个树洞中发现了一具男尸。经人辨认,死者是城中的泼皮越远。越远自幼父母双亡,又无亲友照看,及至成年就成了一个专靠偷鸡摸狗为生的无赖。经仵作验尸,越远是被人用石头击中后脑而亡。在现场,仵作还从越远的尸体旁发现了一件玉坠。经查,玉坠是越远的好友赵七常戴在身上的。
  
  很快,赵七就被带到了大堂上。经审讯,赵七承认他确与越远一起到那片林中去捕过鸟,但越远却不是他杀的。
  
  据赵七说,当日,两人入林不久,他就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了。他爬起来后,恼怒地看了一眼石头就迈步向前走去,谁知刚迈出第二步,就又被绊倒了,令他气愤的是,绊倒他的还是那块石头。一怒之下,他就想捡起石头把它扔掉。谁知石头竟像长了腿一样躲开了。接下来,更加怪异的事情发生了,怪石像滚雪球一样在林中仅滚了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大石球。随着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从石球中传来,石球突然一声爆裂后,就有一个五官俱全的石人破壳而出。两人恐惧至极都以为遇到了妖怪,撒腿就往林外跑。赵七腿快躲过一劫;越远人胖,没跑几步就被石人擒住,用石拳击中后脑倒地身亡。逃出树林后,赵七本想报案,但又担心到了官府有口难辩,这才心一横回家了。
  
  对赵七的供述,魏步云自然不信,他惊堂木一拍:“大胆刁民,竟敢在本大人面前信口雌黄。衙役们听令,给我大刑伺候!”
  
  眼看几种大刑过后,赵七已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魏步云依旧催促衙役们动用更重的刑具,来对付依旧口呼冤枉的赵七。
  
  虽然刘重义对赵七的话也不大相信,但一向就反对刑讯逼供的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忙赔笑对魏步云道:“大人,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大刑之下,此人不肯招供,说不定石人为祸未必就是他在凭空臆造。况且,至今尚无凭据证实他就是杀人真凶,不如先把他押下去,等查到真凭实据再审不迟!”
  
  魏步云不屑地看了一眼刘重义,一声冷哼:“鬼神之事,我素来不信!想必师爷已有成竹在胸,不动刑具就能令此贼招供。明日在大堂上,我倒想看看师爷是用何手段令此贼招供的?”然后他对衙役们喊了声:“把人犯押下去,退堂!”
  
  看着魏步云渐行渐远的身影,满头是汗的刘重义只好迈着有些不听使唤的腿,步履蹒跚地向大堂外走去。
  
  2。虚惊
  
  回到家中,刘重义饭都没吃就和衣睡了。躺在床上,他却辗转反侧。不知不觉,天已破晓,刘重义只好胡乱地用过早饭后,揣着颗惴惴不安的心来到了衙门。眼看一天就要过去,令他不解的是,魏步云竟对赵七一事只字未提。终于熬到了衙役们陆续离去,魏步云却突然满脸堆笑地拉着刘重义的手:“小弟不才,初来乍到,还有许多事情有赖师爷相助。今日天色将晚,我已令管家在府中备下薄酒,不知师爷肯不肯赏脸光临我寒舍一叙?”
  
  刘重义琢磨了半天也没明白魏步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好客套了几句随魏步云到了魏府。几杯热酒下肚,两人说话就都随意起来,刘重义的心也不再狂跳不止。两人扯了一会儿闲话,魏步云突然话锋一转扯到了再过几个月要给魏忠贤送寿礼的事。看着魏步云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来回在自己身上打量,刘重义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刘重义清了清嗓子吞吞吐吐地道:“平州城小民穷,在下虽在平州多年,也实在想不出此地能有什么宝物可配孝敬九千岁的。”
  
  魏步云突然脸色一沉,随手从那个被布包着的盒子里取出一物递到刘重义手中:“谁说平州无宝,这是什么?”
  
  看着刘重义吃惊的表情,魏步云呵呵一笑:“昨晚,是赵七的妻子将据说是他家家传的此物交于我手的。依我之见,越远被石怪所杀应该是确有其事。我看不如就把赵七放了罢,不过……”
  
  一向就机敏过人的刘重义马上猜到了魏步云的心思。但让他依旧不解的是,赵七到底是因怕被冤杀才破财免灾的,还是为替自己洗脱罪名才厚礼相送的呢?面对魏步云咄咄逼人的眼神,他略作思考就想出了一条妙计,然后附在魏步云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魏步云点点头:“刘师爷不愧是再世诸葛,此事我就全赖师爷相助了。”两人把酒言欢,一直聊到很晚才尽兴而散。
  
  仅仅过了三日,平州地面上就谣言四起,人们都在纷传着石怪一事。但人们不知的是,其实这些谣言都是刘重义派人秘密散布的。魏步云看看时机成熟,便把赵七无罪释放了。自那以后,刘魏二人常在忙完公务后把酒论诗,亲如兄弟。
  
  3。石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