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爱的幸福"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施爱的幸福

施爱的幸福

时间:2018-11-05 来源:admin 点击:

  朋友来电话说:“你来看看我吧,我想你了。”
  
  我问:“既然是你想我,为什么你不来看我?”他呵呵地笑,说:“忙着照顾老父亲呢,他那病。片刻离不开人的。”
  
  朋友才四十多岁,当年他放弃了大公司部门经理的职位和七八万元的年薪回家做了农民。他曾红着眼圈说:“父亲这一病,才把我彻底从梦中惊醒过来,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忙工作,没时间顾家里,实在欠父母太多了。”
  
  从城市来到乡村,我的耳目为之一新。他早已笑吟吟地站在村头的大柳树下迎接我的到来,草帽布衫,已经一副纯粹的农民形象了。
  
  他招呼我的饭菜很简单:地里刚割来的韭菜炒鸡蛋,大块的猪肉烧粉条在盘子里堆成一座“小山”,唯有一瓶刚打开的西凤酒,还彰显着主人曾经不错的经济地位。他热情地招呼我落座,我环顾四周问:“老人呢?”
  
  正说话间,老人走进了院子,我赶紧起身打招呼,老人没理我,绕了一个弯走到墙根,转过身去脱下两只超大的鞋子,从里面倒出一捧小麦,倒在一个坛子里,还时不时转过头来,警惕地看着我。
  
  我欲言又止。朋友呵呵地笑:“想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反正他已经听不懂了,他得了老年痴呆症。”
  
  我问朋友:“伯父这是在干什么?”
  
  朋友长长地叹了口气:“父亲当年就是这样养活我们全家的。那时候家里孩子多,生活困难,父亲就让母亲给他做了双大鞋子,每天借为生产队晾晒粮食的机会,灌一鞋子粮食带回家来,让我们能多喝上一碗稀饭。你可能觉得这总归是小偷小摸行为,但对于我们来说,那可是活命的粮食啊。”
  
  我纳闷:“现在早就实行承包制了,生产队早没了,他还从哪里去弄粮食放到鞋子里?”
  
  朋友呵呵地笑:“所以我很忙啊,没时间去城里找你们叙旧。我每天要推一袋麦子到麦场摊开,然后让他一遍遍地折腾。你看他,神色警觉,动作麻利。现在哪里带有半点老年痴呆症的症状?当年父亲经常倒了满桌的豆子,教我们一颗一颗地数数,现在轮到我为他摊一麦场的麦子了。”
  
  我还是不解:“你这样做,不是总在提醒大家回忆他当年的‘不光彩’吗?”
  
  朋友摇摇头:“当年他为了儿女小偷小摸,也是源自一个父亲对儿女的爱,源自一个男人对家庭的责任,没人敢因此而小看他。现在他能每天随心所欲地表现自己这份爱和责任,也许该是幸福的吧?”
  
  吃饭的时候,老人慈爱地拿着馒头往儿子手里塞:“你多吃点,多吃点啊。”朋友应了一声,给父亲夹了一筷子菜,说:“您也多吃点。”
  
  体内的酒精突然就涌了上来,我心潮难抑。我端起杯说:“我敬你们父子一杯。”老人嘻嘻地笑着不理我,朋友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
  
  朋友是睿智的,他以他的孝心为父亲营造了一个美好的氛围,让父亲充分享受到施爱的幸福。其实,他又何尝没从自己对父亲的爱中得到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