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请神容易送神难"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请神容易送神难

[民间故事] 请神容易送神难

时间:2018-11-07 来源:admin 点击:

  章丘城里有一个财主,名叫高广进。他年过三旬,膝下还没有一儿半女,为此他没少请名医给妻子诊治,却没一点作用。
  
  这天,高广进听说附近来了个神婆,人们向她求神问卦,十分灵验,高广进就把神婆请了来。
  
  神婆围着高家转了一遭,说:“我看出来了,问题不在尊夫人身上,而在你家的神堂。”
  
  高广进特别信神,家里有一间专门的神堂,供着关公。关公在当地是财神,高广进供关公,一是敬仰关公的忠义,二是想让关公保佑自己发财。他就问神婆,哪里出了错。
  
  神婆说:“关老爷能保着你家财源兴旺,却不管子嗣之事;再说关老爷拿着大刀,这么厉害,那些投胎的也不敢来呀!”
  
  高广进觉得有道理,就问神婆怎么办。神婆说:“你不如把关老爷的神像撤了,请观音菩萨来吧。观音菩萨有求必应,能保佑你早得贵子,诸事皆顺。”
  
  神婆这一念叨,高广进动了心,真就把关公的神位给撤了,撤下来的神像不知怎么处置,就放在左边的门后头。然后,他从外面请来观音菩萨,在神堂里供了起来。
  
  供起观音菩萨后,不到半年,高广进妻子的肚子就大了起来,高广进高兴坏了。几个月后,妻子生了个大胖小子,高广进对这个孩子视若珍宝,恨不得把一切都给他,可孩子生下来后经常生病,一夜一夜地哭,请了大夫也不管用。
  
  这时候,高广进听说城里来了一个道士,据说会看风水,还能治病。高广进也是病急乱投医,就把那个道士请来了。道士在院子里看了看,又给他儿子相了面,说:“看你儿子的相貌,注定与我道家有缘,可你家里却供着菩萨……”
  
  高广进忙向道士讨教,怎么才能救他儿子。道士说:“说来也简单,只需把我教的太上老君请来,你儿子便能平安无恙。”
  
  高广进听了道士的话,又见儿子哭得可怜,一狠心就把观音菩萨给撤了,放在右边的门后头,又请来太上老君,享受他家的香火。
  
  说来也巧,没过几天,高广进的儿子就不哭了,高广进越发相信是太上老君在保佑他家了。
  
  太平日子过了没多久,高家又出事了,家里经常着火,不是前院着火,就是后院着火,还有几个店铺也不明不白地着了火。高广进又迷信起来,暗想,是不是惹着哪位神灵了?正好当地有个算卦的很灵,他就去找了。
  
  高广进把家里火灾频发的事说了,算卦的掐指一算,说:“太上老君有炼丹炉,里面略微掉下点火星来就够你呛的,难怪你家里经常着火。”
  
  高广进就请教有什么办法。算卦的说:“你家里请的神真不少,但没请到一个正神呀!”
  
  高广进问,什么神才是正神。算卦的说:“你别忘了,我们是山东的,当然要请我们山东本地的神。泰山上有泰山奶奶,道号碧霞元君,保佑山东百姓平安,比那些杂七杂八的神都强。”
  
  于是,高广进又请了泰山奶奶来,可太上老君往哪里放呢?只好让他屈尊一下,放到泰山奶奶的神像后面了。
  
  高广进请了泰山奶奶后,家里果然没再失火过。他放心了,看来泰山奶奶是请对了。
  
  这天夜里,高广进正睡觉,一个家人神色慌张地跑来,没头没脑地说:“老爷,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高广进问:“谁打起来了?”
  
  家人说:“就是神堂里那四位呀!”
  
  家人告诉高广进,刚才他从神堂前路过,听到有动静,探头往里一看,就见里面关公、观音菩萨、太上老君、泰山奶奶正打得不可开交,他们各拿法宝,横眉怒目,谁也不让谁。
  
  高广进听了大吃一惊,慌忙赶过去,就听屋里“叮叮当当”,还有火光闪烁。他吓得没敢进去,这神仙打架的事,凡人也管不了呀!
  
  第二天,高广进就去请高人。道士、高僧、神婆、法师……能找的都找了,可都不敢接这个活。有人对高广进说:“请神容易送神难,当初你怎么请来的,现在想扔个家伙似的一送了之,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从此以后,高家的神堂里天天闹个没完,全家没一天安生。
  
  这天傍晚,有个穷秀才敲响了高家的大门,说他去省城赶考,錯过了宿头,想在这里借宿一晚。
  
  高广进没心情招待客人,就让家人腾出一间房子,让秀才住下。这个秀才虽然穿得寒酸,谈吐却不一般,他吃过饭,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就问那个家人:“你家里怎么老是‘叮叮当当’的,莫非晚上还要打铁?”
  
  家人苦笑着说:“什么打铁呀,那是神仙在打架呢!”接着,他就把事情经过跟秀才一说。秀才想了想,对家人说:“请告诉你家主人,我有办法把那些神仙送走。”
  
  家人不相信,那么些高人都不敢接这活,他一个穷秀才能行?高广进听了家人的话也半信半疑,但还是把秀才请了来。
  
  秀才姓张,高广进问道:“张先生,你有什么办法把神仙送走?”
  
  张秀才胸有成竹地说:“凭我三寸不烂之舌,就能把他们说走。”
  
  高广进心想,现在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就和张秀才去了神堂。等到了神堂,里面正闹得欢呢,高广进悄声对张秀才说:“张先生,全靠你了!”
  
  张秀才点了点头,站在神堂门前,清了清嗓子,对着里面喊道:“神堂里的诸位听着,佛家讲的是‘六根清净’,道家讲的是‘清静无为’,你们却为了点香火闹得乱哄哄。关老爷,人们敬你为神,是因为你忠义千秋。当年你挂印封金,现在怎么为了一个神位,跟人家争得脸红脖子粗?观音菩萨,太上老君,你们身为一教首领,不以身作则,有什么脸面去教导属下那些僧道?泰山奶奶,大家供奉你,因为你能保一方平安,今天你却在这里闹得天翻地覆,让人家不得安宁!”
  
  张秀才声音洪亮,一番话字字如铁打的一般,在安静的夜里传得格外远。话音未落,神堂里面“叮叮当当”的动静就消停了。
  
  高广进很高兴,看来张秀才真有两下子!可没高兴一会儿,他就听到神堂里一片“乒乒乓乓”破砖碎瓦的声音。高广进吓得跌倒在地,惊慌地说:“张先生,这下坏了,你惹恼了神仙,他们要拆我房子呀!”
  
  过了一阵子,里面又没了动静,高广进不知所措,张秀才却淡定地说:“进去看看吧。”
  
  家人打着灯笼,慢慢推开神堂的门,只见里面只有一堆泥块,神像却不见了。
  
  高广进不明白怎么回事,张秀才笑着说:“这是刚才我的那番话把他们说得羞愧了,他们就毁了自己的泥胎。真神早就走了,放心吧,他们不会再来了。”
  
  高广进却又一屁股坐在地上,说:“张先生,你可坑苦我了!我让你送神,可没让你把他们都送走呀,现在他们走得一个不剩,以后谁来保佑我呀!”
  
  张秀才“哈哈”大笑,说:“这个好说,我给你请一尊最大的神来!”说着,张秀才就让家人准备笔墨,在纸上写了一个字。高广进一看,是个“心”字。
  
  张秀才说:“天下的神都是让人守住自己那颗心的,守不住心,请多少神来都白搭。”
  
  高广进听了,似有所悟。等张秀才走后,他就把那个“心”字挂在神堂里,每天都去静坐一会儿,还坚持每天做一件善事。
  
  以后,高广进家虽然没再供神,日子反而比以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