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 弹头汤"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小小说] 弹头汤

[小小说] 弹头汤

时间:2018-11-08 来源:admin 点击:

  弹头汤,顾名思义,就是用子弹头熬的汤。那能喝吗?答案是肯定的,能喝!我就有过一次喝弹头汤的经历,那滋味,我终生难忘。
  
  时间要追溯到1997年春天,那时候,我还是一名入伍不到半年的新兵。连队的生活,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安排得满满的,没有一点儿个人时间。我感觉自己像一台开到极限的机器,随时都要崩溃。那些摸爬滚打的训练科目更是让人浑身酸痛,叫苦不迭。
  
  當时,我们部队的专业基础科目有:战术、攀登、捕俘、射击等。我动作不够规范,爬行时总把肘部和胯部磨得血肉模糊,一觉醒来,常会染红雪白的床单。而楼房攀登更让我们这些新兵头疼不已,攀登的楼墙面是水刷石,如锉刀一般,经常把我们大腿内侧的迷彩服划破,难受得不行。至于捕俘训练就更不用说了,被人摔来摔去,浑身像散了架,欲哭无泪!
  
  唯一让我们喜欢的科目就是射击了,爱枪只是一个因素,重要的是,训练时可以趴在地上偷会儿懒。
  
  好事说来就来,这一周就是射击训练课,这让我们几个新兵的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趴在地上练瞄准,那才是真正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不睡着了,没人能看得出来你在偷懒,轻松拥有片刻的休息时光。可惜好景不长,转眼连队就要进行实弹射击考试了。
  
  那天早上八点,吃完了早饭,我们准时抵达射击训练场。现场部署严密,发弹员、安全员、观察员、报靶员迅速就位。
  
  这时,我们班长进行了简单的训话:“大家一定要好好打,记住动作要领,表尺开到‘1’,准星、缺口、目标三点一线,食指紧扣,有意瞄准,无意击发,懂了吗?”
  
  班长再次强调了动作要领后,没忘记补充一句:“打得好的有奖励,到旁边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练瞄准;不及格的人,做倒功训练,前倒、后倒、侧身倒,每个动作做20遍,而且回去时每人给我挖10颗弹头,中午加一个菜——弹头汤。”
  
  一听这话,我们几个新兵的心里一阵抽搐,早就听老兵们说过,连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射击训练不及格要喝弹头汤,就是把自己打出去的子弹头再挖回来,放到自己的汤碗里,算是惩罚。想想弹头上还裹着土呢,乖乖,那还能喝?
  
  时间在煎熬中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们班的几个新兵被排在了同一轮,伴随着发令员熟悉的口令:“取弹匣——跪姿装弹——开始射击!”一阵“砰砰砰”的枪声响过,我们总算是挨过了“煎熬”。不知道是因为过于紧张,还是因为平时训练真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班的四个新兵居然全都没及格。
  
  这下子,班长真的火了,他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青筋暴跳,他大声吼道:“全都给我听好了,倒功预备!”
  
  我们不敢怠慢,就在射击训练场的硬地上练起了倒功。
  
  所谓倒功,就是专练倒地的功夫,以各种姿态倒地而不受伤,在危险时刻能够保护自己。
  
  前倒、后倒、侧身倒,5次、10次、20次……我感觉魂儿都要离开躯体了。更加要命的是,到了训练结束后,班长居然没忘前言,真的让我们每人挖了10颗子弹头交给他。我们心想:完了,这回真的是完了!
  
  中午开饭时,我们几个新兵的面前都多了一碗黑红黑红的汤,上面还漂着些豆皮儿。这就是传说中的弹头汤吗?想想那股味道都想吐,更别说喝了,我们面面相觑。
  
  班长黑着脸,脸色跟汤的颜色没啥区别,他严肃地说:“喝吧!这是专门给你们几个预备的。”
  
  到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别说是弹头汤了,毒药也得喝,军人是要服从命令的。我们极不情愿地端起碗……
  
  咦,怎么是甜的?而且很好喝!我们愣住了,不解地看着班长。班长笑着说:“慢点喝,这是红糖黑豆汤,练了一上午倒功,给你们补一补,都多喝点儿。记着,下次再不及格就没这好事儿了……”
  
  或许是离家太久,又或许是平时看惯了班长严肃的表情,骤然来临的温暖撞击到我们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那一刻,我们几个新兵再也控制不住情感的闸门,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进热腾腾的汤碗里,我们端起碗,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训练时再也没偷过懒。在又一轮考核中,我们全都打出了90环以上的良好成绩。
  
  如今,我已经转业离开部队有十个年头了,而那碗汤的记忆却始终在心底深藏着。就在上个月,我们几个老战友一起去了一趟班长的家,他的家乡离我们并不远,不过几百公里的路程,这些年以来,大家一直各自忙碌,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去看望他。
  
  班长在县城里最好的饭店请我们吃了一顿饭。提起这段往事,他笑着说:“其实啊,这弹头汤我也喝过,是我的班长给我准备的,当时的老兵们大多都喝过,之所以大家说难喝,一来是吓唬新兵,二来是因为它承载着一种特殊的情结!”班长的眼神里透出光芒,我们的眼睛再一次湿润了,似乎又回到了那段热血沸腾的岁月。
  
  饭快吃完时,忽然上来一道甜汤。我们惊讶了,这不就是当年我们喝的弹头汤吗?抿上一口,甜甜的,沁人心脾。
  
  这时,老板进来了,笑着说:“弹头汤可不是你们部队的专利,好多部队都有这一说法。我也是一名退伍老兵,转业后开了这家饭店,刚才无意中听到你们的对话,特意做了这道汤送给你们。咋样,还合口味吧?”
  
  我们都笑了,连忙邀请老板入席,谈笑间,带着弹头汤的记忆和甜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