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共享"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客户端登录> 爱情共享

爱情共享

时间:2018-11-14 来源:admin 点击:

  一块石头,不,准确说一汪海水,只有在潮落时才露出礁石,礁石上搭起了一个平台,平台上矗立着一座高脚屋,上面有三位军人驻守,分别是班长大葛,战士小刘、小王,这就是我国第一代南海守礁人。
  
  不要小看了这块潮落时才露出水的礁石,它可是祖国的南大门!
  
  这天三人格外兴奋,因为补给船要来了。高脚屋太寂寞了,只有补给船来的时候才能见到人。
  
  说起守礁的寂寞,那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寂寞到什么程度呢?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有次补给船带来了一条狗,陪伴守礁战士解除寂寞,可没过一个月狗竟然憋疯了,进而跳海自杀。
  
  中午时分远处终于出现一个小黑点,三个人脸上乐开了花,小刘小王更是高兴地蹦了起来。
  
  快乐是短暂的。卸完货物补给船走了,高脚屋又恢复了平静。小刘小王凑到大葛面前,伸出手说:“快拿出来!”
  
  “拿什么?”大葛明知故问。
  
  “还装糊涂。”小刘小王边喊边搜起了身,痒得大葛直喊:“抢劫啦,杀人啦……”大葛嘴里喊着手上却乖乖交了出来,是封厚厚的情书。
  
  小刘小王边接情书边笑眯眯地说:“早这样不就得了。”说罢开始拆信。大葛不甘心,底气不足地说:“私自拆信是犯法的,小心我告你们。”小刘小王可不管犯法不犯法,拆开信就乐滋滋看了起来。
  
  大葛气得鼓鼓的,又无可奈何。守礁人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管是谁,来了情书一律公开,还起了时髦名字——爱情共享!
  
  小刘小王是刚满十八的新兵蛋子,正是好奇年龄,边看信边嘻嘻哈哈,还不时向大葛挤眉弄眼,大葛则怜爱地看着两人。其实大葛不让看情书是装出来的,礁上太寂寞了,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书信是唯一寄托,他从心底愿意让两个小家伙分享自己的快乐。
  
  好不容易看完了信,大葛刚要收回来,忽然小刘嬉皮笑脸地说:“班长,我有个要求。”“说。”大葛虎起脸。“这信要看三天,我得好好学习学习。”说罢小刘竟吊在大葛脖子上撒起了娇。没办法,只得答应,这下小王不干了,也要看三天。大葛无奈长叹一声说:“好好好,一人三天,到了第六天可不许耍赖。”大葛对两个新兵蛋子真是又气又爱。
  
  当天晚上等大葛睡着了,小刘偷偷找到正在放哨的小王,小声嘀咕起来,脸上满是焦急。原来这是大葛女朋友写来的分手信,两人为了拖延时间才说要每人看三天,目的是让大葛晚点知道。
  
  可过了初一过不了十五呀,六天之后呢?两人今晚要商量对策。他们俩知道,大葛和女朋友从小青梅竹马,感情甚笃,这样说吧,女朋友就是大葛守礁的精神支柱,现在突然提出分手,这不要大葛的命吗!
  
  还是小王鬼心眼多。信密密麻麻写了十几页,前面都是回忆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只是到了最后一页才提出分手,因为实在受不了相思之苦。现在把最后一页“贪污”了不就得了!
  
  但很快发现这个办法行不通,因为最后一页的开头和前边一页的末尾是一句话,也就是两页的内容是相连的,如果“贪污”了最后一页能看出来,这样会“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可咋办?这可咋办?两人急得直搓手。说话间明天就是第六天了,两人一筹莫展,就在这时一阵海风吹来,小王惊喜地叫了一声:“有了!”喊罢附在小刘耳边嘀咕起来,小刘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天渐渐黑了下来。等到大葛接了班,小王在一旁指指点点、说说笑笑地欣赏情书,还不时地调侃大葛几句,大葛呢,则木雕泥塑一般手握钢枪,目视前方,守卫着祖国的南大门。
  
  忽然一阵海风刮来,只听小王喊:“坏了,坏了。”
  
  “怎么了?”小刘赶紧跑了出来,小王指指大海:“情书刮到海里去了。”小刘故意喊:“那还不赶紧捞。”
  
  这时两人的余光扫向大葛,只见他的身子明显一震。这是两人故意挑选的时间,就是趁站岗时让风把信纸吹进海里,否则大葛见此该下海捞了。要知道礁石四周的海水并不深,完全能捞上来。两人还装模作样下海去捞,哪还能捞着,不一会就给海水卷走了,消失在茫茫大海里。
  
  这种方法虽说残忍,可眼下是最好方法,两人长出一口气。等到大葛交了班,便把情书归还了,只是缺了最后一页,因为它“落海”了,这也是两人事先商量好的。
  
  两人自以为事情圆满解决,没想到却朝相反方向发展。只要大葛不值班了就下到海里,找呀摸呀,一天两天三天……看样子不找到誓不罢休,问题是永远找不到呀!
  
  要知道礁上有三高,高温、高盐、高湿,眼见大葛背上的皮肤晒裂了,最要命的本来因为高湿就得了风湿病,这一整天泡在海水里,走路都开始一瘸一拐的,小刘小王心急如焚。
  
  这天两人鼓足勇气规劝大葛,说掉下去早让海水卷走了,退一万步就是没卷走也泡烂了,上哪去摸?大葛苦笑一下,说他也知道摸不到了,但就是控制不住,总觉得就躺在海底向自己招手……听得小刘小王两人泪水涟涟。
  
  生活在陆地的人不知道,守过礁的深有体会,书信,尤其是恋人的情书,那简直就是生命,不,比生命都金贵,大葛的所作所为也不稀奇。
  
  就在小刘急得团团乱转的时候,小王说他有办法。“啥办法,快说!”小刘催促。小王变戏法似地拿出一张纸,小刘定睛一看,正是掉进海里的那页情书。原来掉进海里的是张白纸,小王见语句优美,来了个偷梁换柱。
  
  “怎么不早拿出来,看把班长急得。”小刘责怪道。小张指指最后那句“分手”的话,小刘明白了,怕刺激大葛,怎么忘了这点!
  
  商量來商量去,最后还是决定完璧归赵。看着大葛整日泡在海水里,身体会垮的,还是先顾眼前吧,没准大葛意志坚强,还能挺过这一关呢!
  
  归是归还了,两人心里更加忐忑不安。过去有个守礁战士接到恋人的分手信后竟然疯了,不知道大葛……
  
  说来也怪,自从得到了最后一页情书,大葛脸上整日笑呵呵的,有时还哼几句“老调”。大葛来自河北保定,老调是地方戏。
  
  有时两人竟这样想:是不是装的?但仔细看看不是,快乐是从心底溢出,装是装不来的,两人这才知道担心是多余的,终于放下悬着的心。
  
  蓝天、白云、碧水,还有成群的海鸥和鱼群,真可谓人间仙境!可守礁的人知道,这种风景偶尔欣赏行了,可时间一长……小刘小王开始扳着手指算日子。可就在一天晚上出事了:海面刮起了狂风,为了保护小刘小王,大葛永远长眠在了大海里。
  
  大葛走了,可守礁的任务还得继续,连长亲自带了两名战士提前来换班。可小刘小王死活不走,说要守大葛最后一程,到期了再来轮换。见心意已决,连长只得答应。
  
  当天晚上,两人哭着告诉连长,大葛是带着遗憾走的。“遗憾,什么遗憾?”连长惊问。两人便把大葛女朋友和他分手的事说了,同时拿出了信,信是从大葛枕头下面找到的。
  
  不过两人又安慰连长,说遗憾是遗憾,但大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悲伤,相反还乐呵呵的,或许是终于解脱了吧。
  
  “你们说大葛知道了女朋友说分手后没事?”连长追问。两人坚定地点点头。连长又拿起信仔细看了一遍,好久好久才说:“你们错了,其实大葛根本不知道分手的事。”
  
  小刘小王糊涂了,大葛整天捧着信看,信的最后明明白白写着分手,难道没看见?
  
  “对,就是没看见。”连长沉痛地说,“知道什么叫‘家书抵万金’吗?老守礁人都是这样:他们不是看信,而是品信,每天只品一行字或一句话,这样就能快乐一天,怎么能舍得一下把信看完!”
  
  听完连长的话,两个新兵蛋子陷入了深深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