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那场长别离"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客户端登录> 她的那场长别离

她的那场长别离

时间:2018-11-16 来源:admin 点击:

  我们一行八人去游丽江,在一个纳西民居庭院式客栈住下后,大家各自分头行动。
  
  略事休整,我和丁丁去了拉市海,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回来。一进客栈,发现大家全在周格的屋里听她说话,她讲得眉飞色舞,一副被丽江氤氲气氛催眠的样子。原来,她有奇遇。
  
  头天深夜,她在镇子的小广场上游荡,看到一个相貌异常英俊的男孩。男孩躲在广场角落里,瑟瑟发抖。她鼓足勇气上去搭话———要在我们城市里,她绝对不敢,但那是丽江。
  
  她于是知道了男孩的来历。他是河北沧州人,20岁,家在农村,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到昆明来学厨子,结果,一下火车,打电话报平安的瞬间,行李不翼而飞,他的证件钱财全在里面。凭着身上剩下的一点钱,他到丽江来找老乡,却没找到。钱终于花光,到那晚,他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也再没能和家人联系。
  
  周格于是坐在广场上,和他聊到了凌晨一点,吹风,看星星。她走时,还回头望了一眼,那男孩躺倒在纸板上,准备睡了,“像一只小狗”。
  
  今天,她又去了,男孩还在,她又是和他聊到刚才才回来。她激动地重复着的,无非“可英俊了”、“睫毛特长”、“人特聪明”。
  
  文艺女青年的终极梦想,大概是和水手、卡车司机、流浪汉发生凄美的相遇。当然,这流浪汉务必要帅。如今,给她遇到了一个活的,怎能不激动?
  
  然而我们都想到一个问题:“你没请他吃点东西么?”“那样会伤他的自尊的,再说了,他说他不饿。而且我后来请他吃了冰淇淋。”
  
  自尊!冰淇淋!我们简直被吓傻了,眼前闪过一个画面:坐在丽江的星空下,她快乐地荡着双腿,而旁边是奄奄一息的小流浪汉,勉力在接受她浪漫却也残酷的慰问。
  
  我和丁丁决定去看看那个流浪汉。在广场附近一个走廊里,我们看见了蜷缩着的他。
  
  周格描摹别人外表的能力真不差,眼前这个男孩,短发,英俊,长手长脚,尽管落魄,却很整洁。我们和他聊起来,二十分钟之后,我们可以确定,他说的全是真的。他饿了四天了,四天里,只吃了别人送的一笼包子、半袋面包、一点果子。我们问他,家里有电话吗?他说,他家旁的小卖部有电话。我和丁丁同时递上了手机。
  
  电话通了,他却还是报平安,丝毫没提及境况,随后羞涩地向我们道了谢。
  
  我们有点后悔自己来晚了,丁丁说声“跟我们去吃饭”,拉起他就走。饭后分手时,丁丁还塞给他一把钱,足够他回家。
  
  回家之后,我们知道周格一定会写博客讲这件事,于是天天去看。她终于写了,标题借用了杜拉斯的,叫《长别离》———那篇小说讲的就是一个女人和流浪汉的故事。在博文末尾,周格写:“她知道他们再也,再也不会相见,一种活在尘世间,却生死相隔的感觉突然袭来。那是在丽江的第五天。”
  
  后面的留言里,有人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那么,你请他吃饭了吗?”我们没法不爆笑。是的,吃饭是头等大事,即便在一个与流浪汉有关的凄美故事里,别离之前,女主人公也最好先请他吃个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