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的链条"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母女的链条

母女的链条

时间:2019-01-31 来源:admin 点击:

  我越来越像母亲了。早上起床,我醒来后躺在床上,第一个念头就是母亲,母亲的形象飘进我醒来的思绪里,伴着我醒来。总是这样,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母亲在北京的公寓里早晨起床前躺着的样子,我能想象得出来她的姿势、她看着窗外的样子、她的侧脸上的阴影、她的眼睛、她的鼻子……我能看得见每个细微的地方,历历在目。几分钟后我像模仿她一样起床,去厨房烧开水,打开收音机——iPad里面的电台,一边听广播,一边等水烧开,然后泡咖啡,泡茶。同時我还莫名其妙地咳嗽几声,声音完全像母亲,我惊讶:“难道母亲的灵魂进入了我的身体吗?是我下意识地模仿母亲?还是我真的在慢慢地成为母亲?”
  
  世界上的母亲和女儿是不是就是这样血肉相连环环相扣的呢?生命的链条环环相扣,一环掉了,另一环接上,生生息息地相传下去。记得有一次我带母亲去Medford市政府,为妹妹办理一个文件,那是夏天,天气热,母亲站在外边等我,我匆匆地走出来,远远地看见树下站着的母亲,一刹那我竟愣了,我竟以为她是我的姥姥,我母亲的母亲。她们那么相像,包括站的姿势、仰头等着我的姿势,我跑过去,对母亲说:“啊,您可真像我的姥姥。”母亲点头:“人老了都像自己的妈。”我现在也开始像我的妈了。将来呢?我没有女儿,不会有一个女人在50年后像我此刻这样,感觉她就是我,我的生命将在我死后彻底停止。
  
  自母亲去世后,我深刻地感觉母亲的生命就在我的身上,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在延续母亲的生命,我在逐渐地成为我的母亲。看镜子,看镜子中的我,我试图找出自己和母亲相像的地方。我像母亲吗?她年轻的时候比我漂亮,她有一双明亮晶莹的眼睛,她的大眼睛让她明眸照人。我没有母亲的美貌。
  
  母亲出生在北京。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一次她带着我去看她出生的地方——东四十条的一个大院子。大院门在路南,我们没有进去,她讲他们院子里的故事、北京城里的普通市民的故事、他们家的日本邻居的故事。记得她说日本邻居喜欢要她帮他们打扫家庭卫生,每次打扫完,他们就给母亲一些打扮的东西,比如口红。母亲说自己抹了口红回到家,姥姥气得拿起火筷子打她。
  
  姥姥和母亲的相像是我在母亲六十多岁后才发现的,现在我也开始像母亲了,我咳嗽的时候,有时自己会惊怵地停下来,想是谁在咳嗽?我还是母亲?我甚至有时故意咳嗽,为了找回母亲的感觉,听到自己的咳嗽声,我好像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好像感到母亲真的在我的身边,我用这种方式感受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