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 核桃与水蜜桃"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核桃与水蜜桃

[新传说] 核桃与水蜜桃

时间:2019-02-07 来源:admin 点击:

  29岁的黄晓蕾是个“白骨精”,白领,单位的骨干加精英,眼光自然也高,所以不自觉地就成了“剩女”。母亲虽急,她自己却不急。她按揭买了套房,生活条件优越,因此也不愿降低自己的要求。
  
  这天,黄晓蕾和闺密李蓓相约在海天酒楼吃饭。一见面,李蓓就说自己年底要结婚了。黄晓蕾为她高兴,也为自己伤感。这时,手机响了,一个自称张海的人打来电话,想请黄晓蕾吃饭。黄晓蕾这才隐约记起,母亲曾经介绍过,说张海是大学教师,品貌端正……黄晓蕾说:“好啊,你过来吧,在海天酒楼二楼。”
  
  挂了电话,她和李蓓开始点菜。吃了一会儿,张海来了。他四处张望了一下,走到黄晓蕾面前:“请问你是黄晓蕾吗?”黄晓蕾点点头:“坐吧。”说完,黄晓蕾又继续和李蓓边闲聊,边吃菜。
  
  张海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插话都没机会。好半天,他才说:“请问这位是?
  
  黄晓蕾扭头对他说:“这是我朋友,怎么了?”
  
  张海想说什么,但还是咽了下去。李蓓看了他一眼,说:“别愣着啊,该吃就吃你的吧。记得最后买单就行了。”
  
  张海默默无语地吃了一会儿,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他抽出一支烟,点上。
  
  张海的举动立刻引起了黄晓蕾的强烈不满:“公共场所不能抽烟,基本规则你都不懂吗?”张海急忙说:“不好意思,我到外面去抽。”
  
  二十分钟后,吃饱了的李蓓突然问道:“抽烟那人呢?”黄晓蕾电话打过去,张海说:“我有事先走了。不好意思,你们想让我买单的计划恐怕落空了。”
  
  黄晓蕾气恼地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是风度的问题。你还是个男人吗?”但她话还没说完,对方早将电话挂了。
  
  黄晓蕾抓狂地说:“他居然认为我想占他一顿饭钱的便宜,太可恶了!天下没有一个男人经得起考验吗?”
  
  李蓓说:“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刚才你那样对人家不理不睬,一般的男人还真的都受不了。我刚才旁敲侧击,希望提醒你,不要让人家来只是为了买单,要和人家说几句话。可是你……”
  
  黄晓蕾说:“我一向认为,女人有两种。一种是水蜜桃一样的女人,她们是很温柔,也很容易征服,但骨子里却是个硬核,想进一步发展会很难,一起生活也不会像开始那样甜蜜。另一种女人像核桃,虽然有一个硬硬的壳,但只要你能持续不断地付出真心,就能化解掉她刚硬的外壳,受益无穷,一辈子和和美美。可惜,现在的男人,都是目光短浅的人,没有耐心和诚意,只对水蜜桃有兴趣。”
  
  几天后,黄晓蕾又一次在海天酒楼相亲。男主角沈宝维长得帅气逼人。黄晓蕾故意让沈宝维点菜。沈宝维没有让她失望,又把菜单递给她,很有风度地让她挑自己喜欢吃的点,并说,她喜欢吃什么,他都会跟着喜欢。
  
  吃菜的时候,沈宝维低调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背景,在外地开了一家公司,正准备在这里开个分公司。因为一直忙于事业,加上不喜欢公司那些幼稚的小女孩,所以到现在还是单身,他最喜欢的就是成熟理智大气的女人。
  
  这些话说得黄晓蕾心花怒放,不由得对沈宝维多了几分好感。
  
  吃过饭,黄晓蕾和沈宝维去逛街。路过一家珠宝店,沈宝维要给黄晓蕾买钻戒,黄晓蕾不肯要。沈宝维说,那就帮他选个。黄晓蕾没法推辞,一同走进店里。
  
  黄晓蕾还从来没戴过钻戒,当她看到一款标价三万元的钻戒时,眼睛直了。这个钻戒简直和她梦中的一样。沈宝维直接拿出信用卡,要买这款。服务员热情地介绍说:“先生真有眼光,这款钻戒是限量销售的珍藏版,全市只有这一枚呢。今天是我们店庆三周年,这款钻戒打9。6折,您只用付两万八千八就行。”
  
  沈宝维大手一挥:“不用打折,我付三万。”
  
  黄晓蕾和服务员都愣住了。有钱也不用这么浪费吧?
  
  沈宝维解释说,什么都可以打折,但爱情不能打折。钻戒是爱情的信物,怎么可以打折呢?
  
  听了这话,黄晓蕾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她原本以为,商人都是很迷信很贪财的,两万八千八这个数字很吉利,没想到……
  
  当天傍晚,黄晓蕾和沈宝维在湖边畅谈了许久。天晚了,沈宝维送黄晓蕾回家。送到家门口的楼下,沈宝维把钻戒递了过来。黄晓蕾犹豫了一下,说:“我还没准备好,下次吧。”沈宝维点点头:“我可以吻你吗?”黄晓蕾羞涩地闭上了眼睛。沈宝维轻轻在她额头吻了一下。等黄晓蕾睁开眼睛,发现沈宝维已经离开了。
  
  黄晓蕾失眠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第一次有些心不在焉。她不时地掏出手机查看一下,生怕漏掉什么电话或消息,但一直到下午下班,手机也没有一点反应。她急忙拨打10086,确定手机没有欠费后,她有些怅然若失。
  
  一连一周,沈宝维都没有和她联系过。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因为当初的拒绝伤了他的心?可是她明明说过,下次就可以啊,难道他没听到?黄晓蕾忍不住给李蓓打电话,让她帮忙分析。李蓓把各种可能都说了,但却和没说一样,让黄晓蕾更加茶不思,饭不想。李蓓劝黄晓蕾主动给沈宝维打个电话问问情况。黄晓蕾拉不下面子,思来想去,失眠的她在深夜给沈宝维发了条短信。短信刚发出去,电话就响了。
  
  电话是沈宝维打来的。他告诉黄晓蕾,由于近来太忙,所以没顾上给她打电话,刚才正准备打电话呢。听到沈宝维这样说,她很高兴,表示不介意。两人相约第二天在海天酒楼见面。
  
  沈宝维依旧是风度翩翩的样子,手捧一捧鲜艳的红玫瑰等在那里,黄晓蕾激动地接过玫瑰,沈宝维趁机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说:“我好想你啊。你想我了吗?”黄晓蕾羞涩地点点头。
  
  两人点了菜,互相望着对方。沈宝维掏出钻戒盒子,打开,然后伸手拉过黄晓蕾的手,戴上。一切都那么自然。黄晓蕾也没有抗拒。
  
  吃过饭,走出酒店大门。沈宝维深情地望着黄晓蕾说:“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一段时间,大概三个月以后会再来这里。到时再请你吃饭。”黄晓蕾急得差点掉泪:“你怎么刚出现就要走啊,不能多陪我一会儿吗?”沈宝维耐心地解释:“我真的有急事。不过我向你保证,三个月以后,我可以天天陪你。”黄晓蕾还要说什么,沈宝维紧紧地抱住她:“相信我,宝贝!”
  
  第一次被人叫宝贝,黄晓蕾产生了幸福的眩晕。为了能多呆一会儿,两人步行回去。路经一个偏僻的地方时,突然跳出来四个大汉,虎视眈眈地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为首一个刀疤脸奸笑着说:“听说你本来买好火车票要跑的,没想到却突然又拐回来,原来是来会情人啊?哼哼,看来这女人对你还蛮重要的。好了,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立刻还钱;要么把你情人先押在我这里,等你还了钱,再还给你。”
  
  沈宝维急忙将黄晓蕾护在身后,说:“我只是一时资金周转不灵,晚几天我会多加利息还给你。这事跟她没关系,她和我只见过两面而已。求你们千万不要为难她。”
  
  对方哈哈大笑,说:“都这样了,还说没关系。骗谁啊?兄弟们,给我上。”
  
  一群人冲过来将沈宝维按倒在地开始拳打脚踢。黄晓蕾急忙大喊:“你们住手,他欠你们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