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 一心只想嫁大款"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一心只想嫁大款

[新传说] 一心只想嫁大款

时间:2019-02-08 来源:admin 点击:

  朱梅是个漂亮的姑娘,但不怎么爱读书,勉强上到初中毕业,就不愿上学了,去南方打了几年工;后来又嫌打工太累,于是去学了一门理发的手艺,回家开了个美发店,日子倒也过得去。
  
  转眼就到了该结婚成家的年龄,朱梅开始用心选择老公了。其实这些年她也谈过几个朋友,但都是玩玩而已,她可看不上那些打工仔。她要找一个大款,哪怕是不论岁数,不论名分做二奶都行,只要给得起钱。朱梅还把标准都定好了:至少50万起步。
  
  这天,朱梅的店里进来一个潇洒帅气的小伙子,他是来理发的。朱梅看他的模样就有些喜欢,边理发边跟他拉家常,得知他叫吴平,在附近一家单位上班。朱梅知道那单位不错,还是什么事业单位,不干什么活,一个月都能拿2000多块钱,舒服死了。虽然还不知道他手里或家里有没有50万,但就冲他那份体面的工作,朱梅就有些仰慕,所以很用心地给他理了个发,吴平感到很满意。
  
  没过多久,吴平又来了,这次是来洗头的。朱梅也算是久历风月的人,她一眼就看出来,他来洗头是假,打她主意是真,这也正中她下怀。两人在一起眉来眼去,很快就成了恋人。
  
  朱梅在没有确定他是否有50万的时候,还是逢场作戏的成分居多;但吴平却动了真感情,他迷她迷得神魂颠倒,两人在一起还不到一个月,就把她领进了家门。吴家对朱梅也很满意,认为她人漂亮机灵,又有个手艺,所以第一次见面,就给了她一个2000元的红包。
  
  可是,朱梅还是义无反顾地跟吴平“拜拜”了。
  
  为什么呢?对这个选择,朱梅经过了认真的分析:虽然吴平工作单位好,又是家中独子,可凭感觉知道他家里没钱。他家住的是不知哪个年代建的老房子,阴暗潮湿,下雨天还漏雨!朱梅第一次去了就直皱眉。吴平的父亲是个退休职工,一个月也就600多元钱,母亲无业无收入,两人辛苦了一辈子给吴平也攒了点结婚的钱,可只有3万多块,这点钱好做什么?朱梅的美发店都值5万呢!嫁给他,只能过清贫的日子。
  
  吴平痴情一片,仍然对朱梅死缠烂打、穷追不舍,反正工作轻闲,每天都要到她店里来几趟。这可不行,妨碍生意事小,妨碍了她找大款事就大了。朱梅有些着急,就搬来了救兵——她初中的同学,夏小佩。
  
  夏小佩也是个心大的女孩,当年她知道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就咬紧牙关,一口气读到了大学。可大学毕业,却找不到理想的工作,现在一家私营企业打工。在朱梅眼里,夏小佩简直就是恋爱专家,分析男人能把人听得一愣一愣的,朱梅常怀疑她上大学在干什么,好像全是在研究男人和谈恋爱。她和朱梅的理想一致,就是坚决要嫁个大款,但因为她的学历高,起点定在了100万。
  
  朱梅给夏小佩打电话:“佩佩,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我这玩了?”
  
  “不在忙着谈恋爱吗?”夏小佩说,“对了,我今天晚上有个约会,正想去你那里做个头发呢。一会见!”
  
  不一会,夏小佩就打车来了。一见面,夏小佩就故作唉声叹气地说:“有个大款非要娶我,我们老板也对我有意。唉,这有钱的,要么一个看不见,要么一下子就来几个,真是烦透了!”
  
  朱梅兴奋了:“要不分给我一个嘛!”
  
  “这倒可以考虑。”夏小佩说,“可我还没选定,等挑剩下的就给你吧。”
  
  朱梅有些生气,要不是有求于她,就要骂她几句了。她把吴平的事对夏小佩讲了,问怎么摆脱他。正说到这里,吴平又来了,他捧着一束玫瑰花进来,递给朱梅,她冷着脸不收,他就把花放在镜子前的几案上,然后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
  
  他一来,两人就不能乱说话了。朱梅边给夏小佩弄头发边对吴平说:“你先回去吧,我这里有顾客。”
  
  吴平也不敢反驳,怏怏地走了。夏小佩不屑地说:“一看就是个穷小子,现在谁还送玫瑰,得送汽车、钻戒、红宝石!不就是对付他吗?这好办,今天你跟我一起去约会,我把我们老板介绍给你,让他天天把他的车停在你的店门口,看他还敢不敢来。”
  
  朱梅高兴坏了,认真地打扮了一番,跟夏小佩去约会。刚下车,居然又碰到了吴平,夏小佩笑说:“真是冤家路窄。”朱梅恨恨地说:“谁知道你们约会定在这破地方,他家就住在这条街上。”吴平可怜兮兮地凑过来,朱梅说:“看见没有,我今天是来约会的——不过不是你,是她给我介绍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两人进到一家豪华酒楼,吴平自然被挡在外面。找到包厢,里面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姓张,就是夏小佩的老板。张老板一看到朱梅,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夏小佩把朱梅介绍给他,说:“这是我同学。”三个人聊了一会,夏小佩借故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就剩下朱梅和张老板。两人聊了一个晚上,朱梅对张老板很满意,连家也没回,直接就跟张老板去了宾馆……
  
  朱梅终于找到了期待已久的梦想,还有点担心吴平再来搅和她的好事,就让张老板把车停在她的美发店门口。没想到这一招真有用,吴平立即就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了。
  
  张老板对朱梅也是一见钟情,没多久就让她把美发店转租了,还给她弄了一套房子,一个月给她2万块钱,算是把她给包了起来。朱梅想想也不错了,这样被包三年,也达到自己的标准了,而且她还能再嫁。
  
  这样过了三个月,朱梅忽然接到夏小佩的请柬,她要结婚了,而她的新郎却是吴平!这令朱梅大吃一惊。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再或者根本就不是她的那个吴平,可给夏小佩打电话一问,就是那个对她痴心一片的吴平。她不明白了,眼高过顶的夏小佩怎么会看上吴平呢?
  
  朱梅缠着夏小佩非要说清楚,夏小佩说:“这事可不能怪我呀,都是你自己没文化、没眼光。你不知道,吴平可是个宝贝啊——人年轻帅气,工作又好,最重要的是他住的老房子马上就要拆迁了。按那里的地价,如果拆迁,吴家就能得到200多万元的补偿,吴平又是独子,那钱还不都到了我手里,哈哈……”原来,在夏小佩把朱梅介绍给张老板的那天晚上,她听说吴平就住在那里,当时就知道那里的老房子会拆迁,后来一打听,果真如此,她连忙找到吴平,凭她的姿色,还有朱梅无法比的大学学历,吴平能不束手就擒吗?
  
  一听到这个消息,朱梅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悔得肠子都青了!要说这事还真不能怪人家夏小佩,只怪自己没长眼睛。但夏小佩也做得不对,明知道有这种好事,为什么不提醒她?真是良心太坏了,朱梅就跟夏小佩断了交,还让张老板辞退了她。可夏小佩已经不在乎了,乐得在家里玩着等钱到手。
  
  夏小佩算得还真准,那片老房子说拆就要拆了,朱梅还在电视上看到关于老房子拆迁补偿的公告。
  
  这天,张老板到朱梅这里来,脸色不太好,还痛骂夏小佩。朱梅忙问怎么了,张老板说,他最近跟几个朋友联合准备开发一块地皮,就是吴平所住的那片老房子。拆迁时,很多家都很配合,拿了钱就走了,只有吴平一家坚决不让拆,要拆就得多给钱,吴家开出的价钱是300万。而那块地根本就值不到那个价,房子拆不了,耽误了工期,他们几乎是束手无策,按现在的政策,房子不能强制拆除。
  
  “这都是夏小佩那婊子想出来的主意,心太贪了,弄急了老子做了她!”张老板恶狠狠地说。
  
  又过几天的一个深夜,张老板又来了,还带来了两个人,说是要让他们暂时住这里。朱梅看到那两个人身上还有血迹,她隐隐感觉到不妙。果然,第二天她出去时,听到街上人在议论纷纷,说昨天夜里老街一户不愿拆迁的人家被歹徒袭击,两位老人被吓病了,他家的儿子被砍断了一条腿,媳妇被刺成重伤,送医院不治身亡……
  
  朱梅心惊肉跳地回了家,她知道张老板这下完了,她要把藏在家里的存折拿走早点走掉,以免引祸上身。可她回到家,张老板就不让她走了,让她在家里做饭。过了一个星期张老板他们才走,可却把她手上所有的钱和存折都搜走了。
  
  张老板和那两个杀手终于没能逃掉,还是被警方抓住了。警方一审讯,又以包庇罪把朱梅也逮捕了。
  
  法庭上朱梅两眼呆滞,已经傻了,她只会说一句话:“我被自己害了,我被自己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