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谋离婚"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鹿鼎娱乐客户端登录> 密谋离婚

密谋离婚

时间:2019-03-03 来源:admin 点击:

  我出轨了。
  
  说出来没人会相信,因为我长着一副良家妇女的模样,一看就是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女人。我自己也曾坚信这一点,直到遇上高俊,这个男人把我29年的修行毁得乱七八糟。我们首先是网聊,然后在现实里聊,最后不可避免地聊到了床上。
  
  其实刚开始,我只是因为寂寞。方晓明总是加班、出差,而且他这个人没什么趣味,知识面也窄。跟他聊政治他不懂,跟他聊八卦他茫然,总之两个字:费劲。
  
  高俊是另外一种男人,在我面前,他仿佛是换掉西装皮鞋就能背包走天涯的那种人。我们可以一下午都卧在茶楼的大藤椅里,谈人生、谈理想、谈未来。
  
  1
  
  高俊的妻子是个泼妇,这个词从高俊嘴里蹦出来,他一点儿都没有难为情。“我不爱她,就算没有遇到你,我也想离婚。”他说,“当然,我的孩子很可怜,他只有10岁。如果没有遇到你,也许我会为了孩子拖上10年20年。”
  
  高俊的话,让我对未来有了无限的把握。从那之后,我的时间就变得有点儿不够用了。我总是想见到他,可有时候我不太方便,有时候他又不太方便。还有,我担心见面太频繁,高俊就会多花钱,在他老婆那里必定交待不过去。
  
  高俊断定那个女人只会和他吵架,而他们有什么好吵的呢?结婚12年,他说他惟一精熟掌握的本事,就是在女人的尖叫声里安之若素。我安慰他:“你这个人品性淡泊。”
  
  品性淡泊,好优雅的词,搞得高俊不好意思起来。他说:“如果你知道我家里是怎样的乌烟瘴气,就不会这么说了。
  
  能乌烟瘴气到什么程度呢?我想象不出来,于是就不想,乐得把自己当一个天使。
  
  2
  
  向方晓明提出离婚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因为他没有过失。我要是忽然对他说“我不爱你了,我们离婚吧”,会不会显得很无情?
  
  我把这个顾虑对高俊讲了,他说:“实在不行你就装病。心脏病、抑郁症,什么病折磨人就装什么病,他耐不过,你就顺势提离婚。”我问他是不是也打算对老婆来这一手,他说:“我和她没感情,离婚用不着这么迂回。”我赶紧说我对方晓明也没感情,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心虚。爱情没有,亲情总是有的,怎么能赖得一干二净?
  
  高俊的方法并不好使。首先,我不知道去哪里搞一张心脏病的诊断证明;其次,方晓明经常不在家,我抑郁给谁看?
  
  我陷入困顿,方晓明却毫无知觉。他在书房上网,一会儿叫“老婆,茶”,一会儿叫道“老婆,烟缸”。他好不容易在家里待两天,要是放在过去,我是很欢喜的。可是现在看着他的背影,我心烦意乱。他明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拼命抽烟;明知道我想怀孩子,却不打算戒烟。这么自私自利的男人,活该被抛弃。
  
  我这边还没提离婚,高俊却告诉我,他向我提供的方法,他本人率先实行了。因为他想,老婆再讨厌,面子还是要给的。“我们离婚吧”这句话,他和我一样说不出口。他说,除了喜欢吵架、嗓门特别大之外,他老婆别的地方倒还及格,至少她把儿子养得又白又胖。最穷的时候,她宁愿自己不吃饭,也不让儿子少吃。不过,尽管这么克扣自己,她仍然慢慢发福成一只“水桶”。
  
  高俊的刻薄话只要用到他老婆身上,便像刀子一样的锋利无情。我只好不作声,因为不知道是该反对,还是该附和。
  
  高俊也搞不到心脏病的诊断证明,装抑郁症更是觉得麻烦。他说,他在老婆面前装阳痿。他曾说过,他老婆如果还念着他惟一的好处,就是床上这点事儿了。如果一个女人喜欢的东西被断了供,她是不是会逃得远远的?
  
  3
  
  凌晨3点,我接到高俊的短信:怎么办?她叫我去看医生。她说,就算我一辈子不行,她也不嫌弃我,让我不要有思想包袱,真他妈麻烦!
  
  高俊在处理“麻烦”,我倒有了柳暗花明的机会。离婚的事忽然被摆上了桌面,而且是方晓明主动提出的。当时我脸都吓白了,脑子里拼命想自己被他抓住了什么把柄。
  
  方晓明告诉我,因为金融危机,他被公司裁员了,而要找到一份与之前工资水平相当的工作是很艰难的。这就意味着,从此他可能无法提供给我无忧的生活了:“你从小就过着安逸的生活,我不想让你跟着我受苦。”
  
  方晓明还说,房子归我,存款归我,他净身出户。我脑子一下就乱了,因为乱,我半天无法给出答复。然后,我终于理清了自己,对方晓明说:“我不离婚,就算讨饭我也跟着你。”这不是我的真心话,可是此时此刻就算明知道错失了大好良机,我也不得不成全自己的人格。
  
  高俊在网络那端说:“我理解你,没有人在这种时候下得了狠心。”
  
  虽然不能看见他的脸,我还是感觉出了他的失落。为了鼓励他,我向他描绘我们的未来。我相信方晓明的低谷期不会持续太久,等他找到新的工作,我再提离婚也不迟。只是,我不会让他净身出户,我没这个脸。到时候,净身出户的将是我自己。
  
  我没想到高俊会反对。他可能真的急了,顾不得矜持,赤裸裸地说:“你不要房子怎么行,我们以后住哪里?”
  
  我问:“你不是有房子吗?”
  
  他说:“那是留给我老婆和孩子的,我总得让他们有个住的地方。”
  
  谈话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沉默而尴尬着。
  
  4
  
  我从来没觉得高俊想算计我的房产,可是他执意认为我这么想了,并觉得自己丢了脸。他不再找我,偶尔在网上遇到,也只是打个招呼。
  
  我们再也没有热火朝天地约会过。
  
  原来现实就是这样赤裸,简直连迂回都没有。我过惯了宽松的日子,而高俊已年近40,我们有什么底气断定:彼此甘愿在出租房里实践我们伟大的爱情?
  
  现实就像一条铁链,将我们绑住无法前行。而我直到现在才开始考虑现实的问题,可见,我是一个多么愚笨的女人。
  
  我知道,如果高俊要离婚,以他老婆的暴烈性子,只会要尊严,财产方面根本不会计较。是他想要净身出户,把保障留给妻子和孩子。感情是有惯性的,只是因为太过习惯,反而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我在方晓明失业时,还是选择了留下。难道仅仅是为了心安吗?不,只要想到一旦我离开以后方晓明会如何伤心,我便不舍得。
  
  5
  
  我怀孕了,我很高兴,方晓明更高兴。也许是宝宝给我们带来了好运,方晓明找到了新工作,待遇不错,还不用经常出差。他有了许多时间陪我,人也积极起来,连烟都戒掉了。我想,我很幸福。
  
  周末,我在友谊大厦门口看见高俊了。我挺着大肚子,和他狭路相逢,很惊悚的感觉。高俊大约也吓了一跳,他没有和我打招呼,眼神匆匆溜过我的肚子就逃跑了。我想,他心里会狠狠地熬煎一下吧,说不定还心虚了。
  
  后来想想觉得好笑,人家凭什么心虚呢?纵然有过那么一段,也是你情我愿的事,只不过是彼此眼前的一片流云,掠过去,就过去了。
  
  看见高俊那天,我猜他正要去接儿子,因为他儿子的学校就在附近。他手里拎着盐酥鸡,大约是他老婆爱吃的。这个男人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或者说,这就是他本来的模样。
  
  说实话,我心里不酸是假的。可是酸过了我才发现,我一点儿都不讨厌现在的高俊,相反,我觉得那个样子的他很男人。但愿他也认为,大着肚子安守婚姻的我很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