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时间:2019-04-01 来源:admin 点击:

  以前,父母对我和弟弟的疼爱不分厚薄,“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自打我出嫁后,一切就都不同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句话让我有了切肤之痛。
  
  那天回娘家,我大包小包买了一堆东西,既有老妈爱吃的五香鱼,又有老爸爱吃的坛子肉。一进门,弟弟和弟妹打了个招呼就钻进书房玩游戏去了。我和老妈挤在热气腾腾的小厨房里忙了半天,一大桌子菜终于弄好。
  
  吃着饭,我提起城东新开的楼盘,抱怨自家那套60平方米的小房子:“一到夏天,电扇成天开着人都汗水涔涔的,我这次说什么也要换房子。”
  
  弟弟和弟妹对视一眼,加快了吃饭速度,然后放下碗筷直奔书房而去。也好,他们不在场,我正好和父母说说体己话,我今天回娘家可是有任务的。
  
  我和老公看中了一套新房子,首付10万元。婚后我们省吃俭用,积攒了3万元。婆家已经明确表态,只能支持我们2万元。老公和我东拼西借,又凑了3万元。现在还剩下2万元的缺口,我想求助于父母。
  
  闷头大嚼坛子肉的爸爸听到我的话,猛然停顿,头都没抬就嚷了一句:“我可没钱。”妈妈端着碗愣了半晌,嗫嚅道:“要不我帮你去借?”
  
  我的脸立刻就黑了,虽然嫁出去3年了,可家里的底细我还是清楚的:爸爸每月工资四五千元,手头有不少积蓄。前段时间弟妹怀孕,爸爸二话不说就掏出1万元,让儿媳补身体。可我怀孕的时候,爸爸连只鸡都没给我买过。当时,弟弟和弟妹笑眯眯地拿着钱走了,我还半开玩笑地指责爸爸偏心。爸爸慢条斯理地抿下一口茶:“你别不服气,你生的娃娃姓陈,你弟妹生的姓吕。”我无话可说。
  
  爸爸继续大嚼坛子肉,我忽然问:“爸,你这么爱吃坛子肉。我弟他们给你买过几回?”
  
  爸爸细嚼慢咽地吞下一口肉,拿起纸巾擦擦嘴:“我们是一家人,他买和我买有什么区别?”
  
  我的眼泪再也憋不住了:“你们是一家人,我就成外人了?”
  
  爸爸有点慌了:“你哭也没用,你弟弟马上要买车了……”
  
  我起身摔门就走,住着大房子的弟弟买车是为了提高生活水平,爸爸有钱给他;我买房子是为了改善生活环境,可爸爸没钱给我。
  
  我心寒至极,从那之后,我很少回娘家了。既然爸妈把我当外人,我还赶着去凑啥热闹。
  
  不过,弟弟倒是经常给我打电话:“姐,后天是父亲节,你可别忘了,你看怎么安排?”我简直要喊出来:“有你这个好儿子,还找我这盆泼出去的水干嘛?”可是,我到底没有喊出来。父母做得再不对,毕竟也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我怎么能和他们记仇呢。
  
  我给老公打电话,他在电话里沉吟片刻:“你看着安排吧,怎么办都行。”
  
  接到我请客的电话时,老爸笑得很开心。我知道,街头巷尾和人家唠嗑时,老爸肯定又会得意了:“看我闺女,请我在饭店撮了一顿儿呢。”
  
  放下电话,我的内心怅然:对于老爸来说,只有在向人炫耀时才能记起我是他的女儿吧。
  
  父亲节的大餐很丰盛,老爸吃得眉飞色舞,笑着说:“你弟妹怀的是个男孩。”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爸爸又笑对弟弟道:“等孙子生下来,过两年你们再给我生个孙女,咱老吕家就功德圆满了。”
  
  一家人开怀大笑,惟独我,火气憋了又憋,最终还是没憋住。我看着笑呵呵的弟弟,咬牙说了一句:“我建议你就生一个,千万别再生个丫头,否则日后女儿长大出嫁了,她会因为你的偏心而寒心的。”
  
  弟弟的笑容僵住,爸妈也听出我的弦外之音。我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心情复杂地夹起菜放到爸妈面前,等他们的面色渐渐缓和了,我的心才踏实下来。
  
  回家的路上,我问老公:“你说我怎么就狠不下心对家人呢?”老公笑说:“打断骨头连着筋,他们什么时候都是你的亲人啊。”我将头埋进老公的怀里,是啊,无论父母怎样将我当成泼出去的水,我依然无法抗拒血脉中天然的亲情。
  
  两个人睡在一起很容易,但要和和美美地睡在一起,总得经历一些磕磕碰碰。
  
  认识不到半年,一见钟情的章回和我就迫不及待地结婚了。童话中,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童话外,我却觉得这幸福慢慢生出了缺陷。
  
  章回的公司在市中心,他天天早上6点钟就得出门。很多时候我早晨醒来,身边已是空空荡荡。日子长了,我心中便有了些许惆怅。
  
  那段时间,我们公司里正有人事变动。其实和我无关,但我很愿意同章回讨论这件事。那晚,章回勉强听着,没多久就睡着了。我伸手挠他的手心,又用头发戳他的鼻孔,他醒过来,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你干嘛,我都睡着了!”
  
  我说话的兴致还在,顾不得章回的态度,继续白话公司的八卦。谁知章回猛地用被子蒙住头,给了我一个后背。我有点不高兴,但缓一缓,我还是悄悄探出小手指,在他后背上划来划去,我是用这种方式向他求和呢。章回一翻身,粗鲁地推开我的手:“我很累,你让我好好睡一觉行不行?”我错愕地看着他,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
  
  那晚,我没睡好,旁边的章回更是翻来覆去烙了一夜饼。
  
  第二天,我恹恹地坐在电脑前,快递员突然送来一束玫瑰,章回的小字隐在怒放的花束中:“老婆,对不起啊。”
  
  刚刚还阴霾的心情。蓦地晴朗了。
  
  晴朗归晴朗,事隔不久,一个残酷的现实还是摆在了面前。章回有严重的睡眠问题以及由此引发的“人格分裂”——白天的时候,他脾气很好;晚上他睡觉时,我不能看电视,不能说话,不能在屋子里走动,甚至不能翻书……否则,一只温顺的绵羊会马上变成一只暴怒的雄狮。
  
  我有时觉得很后悔,为什么当初接受求婚时,不知道他有这个毛病。
  
  那天,电视节目采访王志文,说到对婚姻的定义,王志文的一句话深深打动了我。他说:“我觉得婚姻就是无论爱人睡得多深,只要我一碰她,她就能立刻醒过来陪我说说话。”我无限帐然地看着电视,是啊,真正的婚姻,不就是找一个随时可以陪自己说话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