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锁"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换锁

换锁

时间:2019-04-10 来源:admin 点击:

  今年冬天特别冷。这天晚上,我和妻子小华呆在暖气充足的新房里看电视,突然想起老家的父母。我给父母打了个电话,问他们那边冷不冷。接电话的是母亲,她的声音有些嘶哑:“家里不冷,你不要挂念我们。”随后,话筒里传来一阵咳嗽声。通过断断续续的对话,我这才知道原来父母舍不得交取暖费,人家停供暖气了。
  
  打完电话,我心情沉重地坐在沙发上,心想:总不能任由父母在家里受罪吧,不行,我得把他们接来。于是,我试探着问小华:“咱家的房子这么大,空着也可惜,我想……我想把我爸妈接来过冬。”
  
  小华一听,脸色就变了,我忙赔着十二万分的小心:“我知道你想要二人世界,可现在我真的不忍心让爸妈受冻,我向你保证,等开春天气一暖和就让他们回去。”
  
  小华虽然有点任性、自我,但本性还是挺善良的,她考虑了一下说:“接来也行,但我有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大喜,忙说:“好老婆,别说一个条件,十个条件我也答应!”
  
  小华想了想:“他们来住没有问题,但我不想让别人乱碰乱动房间里的东西。所以,咱俩不在家的时候,要把卧室的门锁上。”
  
  “上锁?”我一听就急了,激动地说,“哪有自己爸妈在家还锁门的,他们肯定会寒心的。再说,大家都是明理的人,你不喜欢别人动你的东西,跟他们说一声就行了,犯得着锁门吗?”
  
  小华也提高了声音:“那要是不小心动了怎么办?我这人有洁癖,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有点不服气:“前些天你妈来的时候,你为什么让她用卧室的厕所?”
  
  小华理直气壮地回答:“那不一样,那是我妈,我不嫌弃她!”
  
  我本想恶声恶气地反击,但想到万一闹翻了,事情就更不好办了,因此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改口央求道:“老婆,不上锁好吗,有没有别的办法?”
  
  小华仍然很坚持。
  
  我挠了挠头,看来只能答应她的条件了。可是每天出门前,要在父母面前锁上卧室门,那场面想想都尴尬啊,怎样才能化解这种尴尬呢?
  
  想来想去,我突然眼前一亮,兴奋地对小华说:“行,我答应你,我明天就换锁。”
  
  小华一头雾水,惊讶地问:“换锁?”
  
  我点点头,得意地说:“对,换锁,我想换成那种老式的碰锁,门关上后,只能从里面打开。外面想进去的话,必须用钥匙开门。这样,只要咱们离开家的时候,假装无意中把门关上,门就自动上锁了,爸妈自然不会进去,这样又能避免彼此多心。”
  
  小华“哼”了一声,总算同意了:“你要是不嫌麻烦,你就换吧!”
  
  我大喜,立即联系人来家里换锁。为了不露痕迹,我干脆把家里所有的门锁都换了一遍,省得父母起疑心。然后,我就把父母接了过来。
  
  第二天一早,我和小华出门时,假装若无其事地将卧室门带上,“啪”一声轻响,门被锁得死死的,而一旁的父母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我和小华相视一笑,放心地上班了。
  
  傍晚,我下班打开家门,发现父母在客厅里急得团团转。见到我,母亲如释重负:“你可回来了,赶快把卫生间的门打开!”
  
  原来,两个老人在家里随手关门,结果到最后把所有房间的门都锁上了,连厨房和卫生间的门都关得严严实实,他们又不知道钥匙在哪里,只好在客厅里呆了整整一天。
  
  父亲责怪我:“你怎么装这种锁呢,虽然防盗,但用起来很不方便。人家都是装在外面大门上的,家里面怎么能用这种锁呢?”随后,父亲疑惑地看着我:“是不是贪图便宜啊?你啊,房子都买了,还舍不得买几把好锁吗?”
  
  我心中有鬼,脸一红,吱唔:“爸,这都怪我,忘了提醒你们。其实,只要把这个键拨下去,锁舌就固定在里面,门就不会锁上了。”我拉开一扇门,示范给父亲:“你们如果觉得进出不方便,就把这个键一直拨在下面好了。”但这样一来,问题又出现了:这个键如果老在下面,锁就失去了作用,门根本锁不住。
  
  当晚,小华在单位加班,我不知不觉在卧室里睡着了。忽然,我听到一声惊叫,接着是一连串拍打房门的声音。我慌忙跳下床打开房门,只见是小华,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她都来不及拿钥匙开门了。我忙问:“你慌什么,出什么事了?”
  
  小华指着父母的房间,又羞又恼地大声说:“他们怎么能这样,睡觉不关房门,简直太没礼貌了!”
  
  我一听,赶紧捂住她的嘴:“小声点儿,你这样大喊大叫,难道就有礼貌了吗?”
  
  安抚好小华,我蹑手蹑脚走到父母房间门口,只见房门大开,父母在床上睡得正酣。我松了口气,暗自庆幸小华的话没被他们听到,否则多窘迫啊。我伸手轻轻将房门带上,不料刚离开两步,房门又自动开了。原来,并不是父母不关房门,而是锁舌被固定后,门锁完全失去了作用。
  
  我探手到门后,将锁背上的那个键拨上去,锁舌立刻弹了出来。我再次关上房门,“吧嗒”一声响,门锁上了。
  
  门关上的一瞬间,我看到父亲的身子动了动,隐隐约约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我一惊:父亲肯定被吵醒了。
  
  又过了两天,我下班回家,进了门直奔卫生间,一摸门把手就觉得不对——门锁换了!
  
  我大惊,扫了一眼其他房门,除了卧室门,其他房门竟然都换上了新锁。我心里暗暗叫苦:肯定是父亲换的,卧室门父亲打不开,不然的话一准也给换了。
  
  父亲见我惊讶的样子,乐呵呵地说:“怎么样,样式还漂亮吧?我和你妈每天做饭收拾卫生进进出出的,还是用这种锁方便。”
  
  我强作笑脸:“爸,真是的,你花这些钱干啥呢?”说完,我拿出钥匙去开卧室门,心中怦怦直跳。生怕父亲说也要给这扇门换锁。
  
  我正担心呢,就听父亲说:“你们房间的锁……”
  
  我的手一抖,钥匙掉在了地上。
  
  父亲接着说:“你们房间的锁就别换了,反正我们也不进去。”顿了顿,他又说:“锁我已经买好了,等我们回老家后你自个儿换上吧。”说完,他转身回了房间。
  
  我一怔,看着父亲苍老的背影,心头猛地一热,醒悟:原来,父亲心里什么都明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