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故事] 赌场诡道"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赌场诡道

[海外故事] 赌场诡道

时间:2019-04-10 来源:admin 点击:

  卡特是赌城德斯拉市最大一家赌场的老板,二十年前曾一举击败华裔赌王何大旺,成为赌城新一代最年轻的赌王。
  
  这天晚上十点多钟,卡特照例通过监控室大屏幕,密切注视着赌场内发生的一切。忽然,大堂内一个目光呆滞、神情漠然的华裔青年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那男子站在6号轮盘赌台前并不下注,嘴里却不停地自言自语。轮盘停住了,新开出的号码是9,那男子神情沮丧地摇摇头,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十元的筹码,递到轮盘操作员手中。
  
  6号轮盘女操作员对那男子说:“先生,您要下注,请把筹码直接放在轮盘上。”那男子说:“不!这不是下注的筹码,是我上一盘输掉的。”操作员不解地说:“可刚才我没有看见您下注呀?”那男子认真地回答:“我是在心里下注的,我在8号下注十元,可开出的是9号,差一点我就赢了。”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哄堂大笑。轮盘操作员看到他痴呆的表情,断定这人是输光了家产、精神出了问题的“神经病”,因为在赌场中,这样的人她见得太多了。于是,她有意逗那人道:“先生,您是全世界赌场中最诚实的赌客,看在您这么诚实的份上,这十元筹码我收下了。”那男子听到操作员夸奖他,忽然咧嘴一笑,露出孩子般天真无邪的笑容。
  
  轮盘又开始转动,那男子再次盯着赌台念念有词,新号码开出来,是11。男子捶胸顿足哭道:“天哪,怎么会是11号呢,这一次我可是在心里下了大赌注的呀。”说着,十分痛苦而又不情愿地拿出二十元筹码,交给操作员。众人见他所说的“大赌注”原来是指二十元,再次哄笑起来。
  
  操作员不无同情地说:“先生,您要是真想玩,就直接在轮盘上下注好啦。”那男人突然凑近操作员耳边,神秘地说:“我是赌神,我讨厌别人看到我下注,然后再一股脑地跟着我下。”他自以为声音很小、别人听不到,其实赌台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赌客们笑得前仰后合,连操作员都被他逗得忍俊不禁。
  
  卡特通过大屏幕也看到了这一切,然而,他不仅没有笑,反而眉头紧皱,表情凝重。突然,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随即惊恐地对着对讲机大喊一声:“6号操作员,别收那男子的钱!”
  
  可是,已经晚了。女操作员耳机里传来卡特的指令时,她已收下那男人的二十元筹码,而且众赌客已下注完毕,轮盘已开始新一轮转动。她想,这一盘开出后,就把刚才收那个可怜男人的筹码全部退还他。操作员这么想着,轮盘渐渐停了下来,白色小球进了号码槽。
  
  就在这时,那个受人嘲笑的男人猛地跳了起来,兴奋得发疯般地大声喊叫道:“天哪,我赢了。我就知道这一盘准开17号,我心里在17号上押了10万元呢!”
  
  根据赌场规则,轮盘单单赌一个号码是1赔36的赔率,这个男子下注10万元,赌场要赔他360万元。女操作员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她一时被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大堂领班闻讯赶来,弄清情况后对那男子说:“先生,根据我们赌场的规则,赌客必须在轮盘上下注,你心里在17号上下注10万元是无效的。”
  
  那男人一反刚才的萎缩、憨傻,淡定而从容地答道:“你们赌场先前是没有这个规则的,但从操作员收下我输掉的10元筹码的那一刻起,就等于接受和默认了我‘在心里下注’的博弈规则。既然是赌博,就有输赢,我输了,你们收钱,我赢了,你们当然要赔付给我。我想,就是将来到了法庭上,法官也一定判我赢的。当然,就目前来说,这个新规则,只在赌场与我个人之间有效。”
  
  大堂领班据理力争道:“即便是‘在心里下注’,你也要有足够的筹码,你衣袋里有10万元吗?”那男人一笑道:“谁说我的筹码一定要装在衣袋里?”说着,他从赌台下拉出一只皮箱,打开来,里面装有整整10万的筹码。
  
  事已至此,谁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有备而来,他早已为赌场设好了陷阱。那领班恼羞成怒,冷着脸威胁道:“你是什么人,敢来赌王的赌场挖坑、下套?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住口!”领班猛地听到一声威严的低吼。他转过身,发现老板卡特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他身后。
  
  卡特对那男人说:“敝人就是这家赌场的老板,能请教先生您的大名吗?”那人道:“在下何雄飞,刚从澳门来到德斯拉市,本人此刻能一睹赌王的风采,比刚才侥幸发点小财更感到荣幸。卡特先生,我刚才赢的那360万元,您认为应当赔付吗?”
  
  卡特说:“当然,我马上派人去结账。不过,明晚八点,我想在这里单独与你赌一局,您有兴趣吗?”何雄飞满不在乎地说,随时奉陪。
  
  第二天晚上,何雄飞准时来到卡特的赌场,他专门请了德斯拉市博彩业最有名望的保罗先生,为他与卡特博弈做仲裁。
  
  何雄飞进门,就将两张面额分别为360万元、1000万元的支票,同时放在赌桌上说:“卡特先生,这张360万元的支票,是我昨天从您这里赢来的;另外,我还带来了一张1000万元的支票,我想把它们同时作为我的赌注,与您一赌输赢。不知您这里最高投注限额是多少?”
  
  卡特说:“何先生,既然您是个不喜欢按游戏规则行事的人,我们何必讲究什么最高限额?今晚我们一局定输赢,赌注就是1360万元!”说着,亲笔签署了一张同等数额的支票,交给仲裁保罗先生。
  
  何雄飞问:“那我们玩什么?是掷骰子还是牌九?”卡特故作大度地说:“这赌场、赌具都是我的,要是玩这些普通的项目,即便我侥幸赢了,别人也会说对你不公平。我们要玩就玩一些有异于凡夫俗子的新花样。何先生,我出个题目您敢应战吗?”何雄飞说:“悉听尊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