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新科状元"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新科状元

[民间故事] 新科状元

时间:2019-04-13 来源:admin 点击:

  宋仁宗皇佑元春月,又值开科大比。一时间,卞京城里的青云客栈爆满,许多举子就是睡在过道、露宿天井,也愿入住这里。他们看中的是店招牌,图的是“青云直上”的彩头。
  
  这一日,青云客栈又来了个白面书生,虽青衫补缀,布履蒙尘,却也不减精神头儿。店老板问他姓名,来自何方,书生施礼道:“小生姓柏名亘,象州人氏。”老板一听,连忙婉拒:“敝店已无插针之地,还请自便。”柏亘只得遗憾地离去,但奇怪的是,后来找了好几家客栈,一通报姓名,都吃了闭门羹!无奈之下,他只好在街头屋檐下暂且栖身。
  
  第二天早上,又出了奇事,闹市中忽然飘下几幅红绫,都写着这么几个大字:“今科状元属石桐!”接着,街头巷尾盛传:护城河边的一块大石板上,密密麻麻的红丝蚂蚁牵线而来,也组成了这么几个大字!中午,许多举子卷起包袱,纷纷还乡。柏亘问了几位书生,为何弃考?他们说:今科状元非石桐莫属,考也白考,不如趁早走人,不但能從店老板那里领到退还的住宿费,还能领到打赏的5两银子盘缠呢!
  
  柏亘饱读诗书,史上记载,楚霸王项羽于乌江边自刎身亡时,也曾见过蚂蚁组字,那是刘邦使人暗中用蜜糖诱蚁而成,倒不足奇。让他茫然的是:天降红绫,从何而来?这石桐是什么人?想自己家道贫寒,苦苦攻读,实指望金榜题名,有个锦绣前程,难道天意已定,此番蟾宫折桂无望?不过,他还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要去报考,一来想试试自己的学问,二来也练练胆识,哪怕是名落孙山也不枉此行!
  
  柏亘来到礼部登录处,只见来报名的考生稀稀拉拉,正中的太师椅上,坐着个满脸横肉的二品官员。一打听,方知此人是当朝的张国舅。今科督察主考的宰相富弼到河南赈灾放粮尚未回京,一应科考事务暂且由张国舅代理。
  
  柏亘在一旁候着。国舅在询问几个报考的书生,有胆小的一时嗫嗫嚅嚅,被他喝斥:“这等口吃,如何为官处理公务?回家去吧!”有长相差点儿的,被他羞辱:“我大宋官员,仪表堂堂,像你等歪瓜裂枣之辈,怎能做官?免了!”这时,又来了一位相貌英俊的书生,国舅问他:“姓甚名谁?何方人氏?是否书香门第?”书生口齿伶俐,回道:“学生姓柳名知春,福州人氏。曾祖父曾做过七品县令,祖父、父亲亦是乡间秀才……”不待说完,国舅挥袖插道:“柳生听着:张贵妃身怀六甲,不日将产下龙种。安国寺慧永大师上书皇上,小太子天命属水,凡杨、柳、柏、李等姓,皆属木,木吸水,木水相克。故皇上有旨,这四姓生员,一律不许报考。你趁早归去也罢!”
  
  简直是一派胡言!自古五行中只有“木生水”,哪来“木克水”?柏亘不由得一阵心寒,再看那位柳姓仁兄,已垂头丧气地走了。他哪还敢报名,也悻悻离去。
  
  过了两日,柏亘又来到登录处,抬眼望去,正中坐的是一位白眉银须的老臣,想必是督察主考的宰相富弼回来了。他赶忙施礼,呈上州府解元文凭。国舅争着接过一瞧,见这文凭上写的是解元白桓,象州人氏,又见他一副穷书生模样,便鄙夷地将文凭一掷,道:“这等穷酸书生,必定才疏学浅,何苦来凑热闹?回家安心喝粥也罢!”那老臣制止道:“国舅哪里话来!自古英雄不问出身,何况沙中埋金,璞中藏玉。待老夫试他才学。”国舅这才收敛怒容,尴尬陪笑:“富相爷所言极是。”
  
  时下,正是桃红柳绿的季节,富相爷透过窗棂,瞧见院里一棵歪脖子桃树花开正盛,蜂飞蝶舞,便给“白桓”出了个上联:“弯腰桃树倒开花,蜜蜂仰采。”摇身成了“白桓”的柏亘也朝院子一看,正好有一对喜鹊飞落到一棵石榴树上,即开口应对:“歪嘴石榴斜张口,喜鹊踏勘。”喜得富相爷击掌叫绝,把张国舅气得差点没咬碎大牙!
  
  你道国舅为何气恨这些书香门第和柏姓举子?原来,他的外甥石桐也要参加今科大比,争夺头名状元。半月前,他做了一梦,梦见一株青翠柏树,披红挂绿,祥云缭绕,便请安国寺的慧永大师解梦,为外甥卜个凶吉。慧永大师说,此梦是不祥之兆,今科状元当是一位姓柏的举子。于是,他在代理富宰相主持科考报名期间,花费银两打点负责考试的官员;又暗中请工匠高手制作“孔明灯”,这些灯升上高空后,自行燃烧,将写有“今科状元属石桐”的红绫降下,以此蛊惑人心,并以打赏盘缠为诱饵,劝退了许多举子;为保万无一失,他坐镇登录处,趁举子来报名注册之时,用执掌之权,排斥柏姓和那些书香门第的考生,为外甥尽量扫清仕途障碍。柏亘因为国舅不让杨、柳、柏、李四姓举子报考,这才花了些银子,让坊间高手造了个假文凭,改名换姓,将“柏”字的“木”字旁移到“亘”字之前。也多亏了富弼宰相,他才得以报考注册。
  
  柏亘兴高采烈,住进了一家小客栈。翌日就要开考,当天夜里,他伴着青灯,在房内温书,不觉过了三更,上下眼皮子直打架,便伏案睡着了。谁知道此时,一个蒙面黑衣人捅破窗纸,用竹管吹入迷药。五更时分,住店的考生都起了床,洗漱打点停当,忙去赶考,他还在沉沉入睡……
  
  却说考生陆续入了考场,国舅没有看到“白桓”,心中暗自高兴。昨夜,他派人施放迷药,就是让柏亘弃考,这么个才华出众的举子,终是心腹之患。谁知,离考试前还有半个时辰,柏亘匆匆赶到——多亏店老板查房发现,以为他暴病死在店中,一探鼻息,方知有气,急找隔壁的老郎中用针灸、解药救治,才没误事。国舅见了“白桓”,大吃一惊,只恨当初没有痛下杀手!他本想节外生枝,加以阻挠,恰巧富相爷的八抬大轿已到,只好放过柏亘,恭敬迎接。